当前位置:首页>西方魔幻>

      五千多年的华夏古国,先贤们创造了诸多的人类文明。

      从春秋时期到明代,祖辈们在这片水源充足的土地上勤奋劳作,文明耕种,生息繁衍,生活富足。

      在河流的帮衬下,又开展繁忙水运,商贾云集,经济繁荣,是一个知名的边疆重镇。

      殡仪文明,是先人们在这边镇里创造的又一重要文化。

      带路的村民马布说道:“古僰人去世时,要装棺下葬。”

      棺木主要有船形和长方形两种,大多选用非常坚硬的木雕打造而成。

      下葬时,采用麻布裹尸身,仰体直肢,装入棺木。

      富裕的人家有金、银、珠宝、玉器等贵重随葬品,普通人家陪葬的有青铜器、陶瓷罐器、杯子、木枕、木梳、木竹器、铁器和麻织品、丝织品等,均放置于棺木两边。

      在请巫师或者道士做完道场后,就组织人力将千余斤的棺木,悬挂在高达几十米至百米之上的断壁悬崖上,尸棺横陈、凌空悬置。

      顺着马布手指的方向,乔星雨看到,在悬棺旁边的悬崖上,大多刻有太阳、月亮、稻谷、锅碗、房屋、牛马家禽等壁画,内容丰富,构图简练,形象逼真。

      “你们看,悬挂棺木的方式,有的是木桩式,就是在峭壁上凿两至三个孔,楔入木桩后支托着棺木,有的是凿穴式,就是在岩壁上凿横穴或者竖穴,用以盛放棺木,还有的利用岩壁间的天然洞穴、裂缝,盛放棺木。”

      乔星雨问道:“那么僰人为什么要将这些悬棺高挂在千仞绝壁之上呢?”

      “考古学家认为,僰人的意思是悬棺入云,吸收日月之精气。

      选择葬在靠山临水的地方,表示对山水的依恋和寄托之情。将棺木放在高处,可以防潮保护,也可以防止人兽侵扰。”

      “古人又是如何将这一些悬棺放到悬崖峭壁之上的呢?”

      “考古认为,古人是通过修栈道将棺木运到悬崖峭壁或洞穴中,或者采用悬索下柩的方法,将千斤之物挂上悬崖。

      还有的,用在作战时诸葛亮指挥将士使用的绞车架,将棺材绞上悬崖。

      就是在绞车上架起高台,石匠站在高台上,往岩石上打出两个碗口粗的洞,往洞中塞进两根粗木,然后又用绞车把棺材吊上去,横放在两根粗木上。”

      马布介绍道:“据《平夷图》、建武时期《平蛮碑》碑文、宋代石刻记载,历经宋、元、明等时期的一系列战乱,僰人四处迁徙,长期隐姓埋名,与其他民族融合后自然消失。”

      他们唯一留下的,就是那些挂在悬崖峭壁上,数千具尸棺。

      梅队站在一块石头上,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那几大片悬崖,又将望远镜递给乔星雨。

      乔星雨像一位战场指挥官一样,双手举起七倍侦察望远镜,拇指和食指不停在旋动调焦,仔细地观察着横陈在悬崖上,那一具具稳定得像完整地生长在石壁上的悬棺。

      那些威风凛凛的黑色悬棺,像举着一把把古代文明的火炬,在高高的悬崖上,一燃就是数千年。

      这些悬棺隐藏在云雾缭绕的峭壁之中,经历了数千年风吹日晒、雨水侵蚀,却仍然牢牢的挂在了空中,充满了生命的神秘色彩,是人类文化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体现了炎黄古人的智慧。

      风雨沧桑,古老民族僰人曾经灿烂辉煌的文明,现已难觅踪迹,悬棺俨然成为僰人留给现代人类的最后文明。

      马布知道乔星雨他们是来侦查破案的,作为古镇后人,马布也希望引起公家重视。

      马布加重语气说道:“因为长期的风化、雨浸、虫蚀和偷盗,僰人悬棺面临腐损坠毁的危险。”

      “为了保护悬棺葬考古学、人类学、民族学的国家级文物隗宝,有关部门积极申报世界人类历史文化保护项目,让僰人悬棺成为巍峨岩石中永不凋零的山花,永远散发中华历史与文化的沉香!”

      这一代的僰人悬棺,被称为世界之最、西南一绝。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被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又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时到今朝,古代僰人悬棺的棺木、随葬品,甚至尸骨,以及留存在悬岩上的岩画、石堡寨这些千年古董,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梅队来到刑警大队后,破了一起案件,就是嫌疑人不但盗卖古僰人的头骨,还将悬崖上的字画拓印后,进行高价倒卖。

      这年代的人,什么都想得出来,什么东西都变着法子的想去卖钱。

      凡是沾点“古”,带点“古”的,就是“钱”的节奏。

      也许上面的那几个案子,就是有人想钱想“疯”了后,又“疯”想了钱,然后作的案子。

      那么,悬挂棺木,高八尺、力大如牛的古人都那么困难,盗墓贼又是怎么爬上这么高的悬崖峭壁的呢?

      难道这些盗墓贼、嫌疑人,都是飞禽走兽?能常年穿梭于深山悬崖,游离于峡谷河道之间?

      几年来,木棺岩、虎白岩、石瓦岩这些悬棺密集的地方,偶尔会发生悬棺被盗案。

      涉及案件的几个派出所,联合全县甚至邻县的公安机关,进行全乡村、全方位、全覆盖的连续清查,都难以发现盗墓贼的线索。

      这让民警们很是头疼。

      现在又连续发生几起案件,综合分析、检测结果,都与悬棺有关。

      ……

      梅队、乔星雨、“疤队”、子杰跟着马布不断穿行,一边敬仰僰人悬棺的悠久历史,一边细致地观察着悬棺周围的动态情况。

      来到虎白岩,马布指着悬崖上的洞孔和树枝,说道:“有的盗贼会飞檐走壁,轻轻依着那些洞孔和树枝,就可以在悬崖上行走如飞。”

      “你们看,那些洞口大一些的、短一些的悬棺,被盗贼盗过多次,不仅将尸骨偷完,还将棺木的木板、钉子、木屑、以及横木都拿走。”

      乔星雨观察到,这些洞口周围,确有人爬走过、拖动过的痕迹,在下坡的草地上,还有被踏过的迹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