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的妈妈2电影

      现在来说说我吧。

      这得从另一个很有名的阴使说起。阴界的人都尊称他为使尊,我却习惯称这位使尊为“他”。

      他可能是阴界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阴使,因为现任阎皇就是他收割来的。

      现任阎皇本是个弃儿,命数上应该死于毒酒。

      但他出现了,不仅让那个弃儿替换掉了上代阎皇,还让他在此之前顺便做了人界的皇。大家因此公推他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阴使。不出意外的话,没有之一。

      但更使整个阴界意外甚至惊恐的是,他自己并没有在那次收割中死掉。

      要知道阴使要想收割出一个次王,也基本要以自己作为献祭才可能行,而次王上面还有王、次皇以及最顶点的阎皇。

      没有人知道他怎么做到的,只知道他确实没死,甚至还和一个人界女子生了一个私生子。

      阴界有规定,阴使不能生育后代,更别说是和人界女子生育后代。孩子出生后,他便消失了,没有谁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有谁知道他是否还存在。

      接下来所有的惩罚,都落到了那个可怜的人界女子一人身上。据说她被折磨得直接灰飞烟灭了。

      但那个私生子并没有死,还在五岁那年被直接从人界纳入阴界,成了一名没经过任何考核的阴使。

      别的阴使都是死去的亡灵所化,而那个私生子却是留着人界肉体的阴使。

      我就是那个私生子。

      这也造就了一个问题,我所指的并不是什么私生子。是不是私生子不重要,重要的是谁的私生子。

      众所周知,我是使尊的儿子,而天赋异禀的他可以替换掉阴界的任何一位权贵,这显然不为大家乐见。谁能保证这孩子身上,没有遗传他的某种异禀?

      虽然我成了阴使,但我比谁都清楚,若不是他的存在,我早就死在某个角落了。之所以没死,那是因为我是阴界权贵某一天的人质罢了。

      但他已经几百年没出现过了,这点我也很清楚,阴界权贵们更清楚。

      如果被要挟的人不在了,那人质还有必要吗?

      他不出现的时间越久,我的处境就越危险。

      最近我感觉已经有人跃跃欲试了。就在上个月,我被人跟踪。我选了个僻静角落将其反杀了,我说的不是收割,是杀掉。收割,只是换了个世界,而杀掉就什么也没有了。

      那个跟踪者临死前什么也没肯吐露,但他左袖口散发的气味出卖了他。那是体内外溢的肥脂,受极纯正的阴气滋养出来的气味。

      那种气味只有权贵们身上才有。

      这早在我意料范围之内,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跟踪我的居然也是个阴使,而且我和他还有过几面之缘。

      阴界权贵同阴使的矛盾由来已久,那并不奇怪,毕竟对于权贵来说,阴使既是一种资源也是一种危险。

      不久之前就有一个高等级阴使与某个次王交恶,高等级阴使想重新收割一个次王取而代之。

      结果那个次王联络了三个次王外加一个王,抢先一步除掉了那个阴使。但像这种阴使与权贵联合起来,针对另一个阴使的情况几乎很少见。

      此前我还一直以为,自己和其他阴使关系不错,在阴使中的名声也很好。眼下看来全不是那么回事。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阴使也开始选择依附权贵了?要知道,曾几何时,那些权贵可都是阴使收割来的。简直可笑!

      “阴使受命于权贵,而权贵又是由阴使收割来”每每想到这点,我都禁不住要问“这个世界先有权贵还是先有阴使?”

      阴界使尊,即使所有阴界权贵们已经虎视眈眈了,你也还是不打算出现吗?

      我的时间不多了。

      要打破这个局面,唯一的办法就是提升我的阴力。

      至于阴界的考验能不能过,天界能不能册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别忘了,我是那个五岁没经过任何考核,成了阴使的阴使,还是使尊唯一的私生子。

      即使不通过、不册封,我也能得到阴力。

      不过,表面上我还只能假装,假装自己同其他阴使一样,受着阴界和天界法规的限制,不然我可能会死得更快。而且那时候,想让我死的可能就不只是阴界了。

      一年前,我假装拼尽全力才通过166天收割的考验,然后假装接受了天界166天收割的阴力。

      虽然那已经算高等级的阴力,但同等级的阴力我其实早就有了。我现在的阴力,收割并不是166天,而是101天。

      在我所知的阴使里面,能超过这个等级的,一共有19个,都是阴使界的长老。但其中6个被杀,5个自杀,3个自残。除此之外算上不知是生是死的使尊,一共还剩5个。

      到达这种等级的阴使长老,表面很受阴界权贵的器重,被公开称为国之重器,还被被灌以“功成名就”之美名,但基本不会有被派出收割的机会。

      他们的发展方向被调整为修炼提升,以做后辈标杆。实际则是被软禁、监视。稍有不慎,就会被秘密处理掉。

      这层窗户纸,我们彼此心知肚明。

      正因为如此,这几个阴使行事极为低调,几乎都不怎么露面。哪怕是在百年一度的阴使阴会上,也只是派个代表半遮半掩的露一下面。

      即使阴界有重大争端,他们也不见得会出面干预。

      大伙都说他们在各自的宫殿里修炼。但不知为什么,我有时候会觉得,他们就藏在周围某个角落。

      希望他们不会调转方向与我为敌,至少在我成长得足够强之前不与我为敌,不然我不堪设想。

      如果我还能活得够久又足够幸运,我的等级还可以再提升。等再提升二十个等级,就能达到传说中的1天收割。至于突破那最后的1天达到瞬间收割,我就不奢望了。即使是使尊他自己,也没达到那一级。

      行了,先不说了。我现在要分出一个身,去我的藏身之所修炼。后面的事,下次再慢慢讲给你听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