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直播软件ios破解版

      “这老头又疯了!”肖恩尝试着砸门,外面却什么反应也没有,只有老人的呓语声。

      他掏出手枪,想要向门锁射击,忽然觉得一阵头晕眼花。

      一阵熟悉的感觉涌了上来,肖恩踉跄了几步,自言自语道:“我们曾经到过这里……”

      在他的眼前,一幕幕主观视角的回忆闪过。

      蓄着夸张八字胡的卢尔斯·弥尔顿老师,再次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他摘下了自己头上的探险者帽,走入房中,脸上难掩激动之情:“希尔斯,关于上次说的古代梦境信仰,我终于找到记载祂的古籍了!

      他从包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了一个,用描绘着符文的软牛皮包裹着的事物。

      打开软牛皮包袱之后,露出了一本封皮为深绿色、似乎沾染着各种污物、寄生着藤壶珊瑚之类海生生物、带着彻底锈蚀的黑色门栓与大锁的书籍。

      即使穿越岁月,即使只是通过记忆在观看,肖恩在看到那本书之后,依旧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似乎来自本能的反感和厌恶……

      “那本书有种奇异的力量……”一边回忆着,肖恩朝着此刻空空荡荡的书架走去,“似乎在诱惑我们去实践其中记载的知识。”

      弥尔顿老师的脸再度闪现在眼前,他在喃喃念着什么:“这本书也应该放在那个书架上……”

      “那个书架……”肖恩皱眉,“那个书架?”

      他搜索着不知属于谁的记忆,头颅微抬:“我明白了。”

      记忆中的画面跳转,此刻的自己独自站在还未发生沉降事件的这间房内。

      双手下垂,自己漫无目的地走在房间中,心里没有半点想要找寻什么的想法,只是头脑放空地走着。

      保持着这种状态,他走到了那个空空的书架前,如同光的折射造成的幻觉,他用余光忽然看到了放在书架上,那本墨绿色的书籍。

      不属于肖恩的记忆继续播放着。他将墨绿色的书架打开,开始贪婪地阅读起来。

      在书中翻到了一个邪异的符文,他使用某种动物的血,在地下室各处划下了那个不对称的、会让人发自本能地厌恶的那个符号……

      然后,在某个深夜里,作为弥尔顿学生的自己,开始念诵书上记载的邪恶祷文……

      地下室上方的排水渠发出激流声——图书馆外面下起了如同大海倒倾般的暴雨……

      “远古的、来自群星之间、主掌梦境的神祇啊,这个时代呼唤您的到来!”

      回忆在最疯狂的时候戛然而止,肖恩让思绪回到了现在,拖动自己沉重的躯体往前走去。

      在刚刚搜索房间的时候,肖恩就发现房间中部有一面镶在墙上的水银穿衣镜。

      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本不需要利用镜子:“不过,有镜子的话效果更好,可以确保一次就成功……”

      由于某些原因,他自我的一部分有些抗拒走向镜子。

      不过,肖恩的灵魂是葡萄酒中最为浓郁的那一档,并非普通的Jack级探秘者可以比拟,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占据着主意识,可以在矛盾之中做出行动。

      “我们来照照镜子吧……”肖恩提灯走到了穿衣镜前,借着光芒,眯着眼望向了镜中的自己。

      从斑驳的镜中,他看到自己的身后,黏附着一个灰色的身影。

      灰色身影端起书遮着脸,有一部分甚至已经融入了肖恩的后脑勺和后背。

      “哭泣的学生”似乎非常不满,他的头从书后偏出,洞穿后脑的血窟直直盯着肖恩。

      “我们好像掉了什么东西……”肖恩嘴角略带邪异地笑了。

      哭泣学生听到了有什么掉在地上的声音,低头一看,是一个有着银色浮雕的球形物体,球形物体的上方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摘除了,嗞嗞地冒着烟。

      “傻瓜,还盯着看。”

      被拔出引线的圣光弹爆裂开来,在哭泣学生感官中仿佛创世之光乍现。

      浑身被圣光直接烧灼,原本打算融合灵魂的哭泣学生猛然脱离肖恩,惨叫着融入了墙壁之中……

      肖恩拍灭了因为距离圣光弹太近而烧起来的大衣下摆,摇了摇头:“老是要去看不该看的东西,不是邪典就是圣光弹……真是个傻瓜。”

      肖恩直起身,眼中是淡定的光芒:“如果不是自己意识到了问题,我是不可能脱离融合的。

      “之所以能发现问题,是因为我对经验比较看重。

      “即使在价值观和个性因为融合而扭曲的时候,仍然坚信庞贝手中那个提灯的光芒,对邪恶和非理性的事物有驱散的作用。

      “有了这个标准,我才能在被融合之后,意识到黑变成了白,白成了黑。

      “提灯的作用没变,我看到提灯的光却心生厌恶,那么就该意识到,是我被改变了。

      “这样的念头出现时,就是自我意识觉醒的缝隙,也就能意识到自己正被融合。

      “有时,固执己见也是一种美德和能力……

      “所以,在观看过关键的记忆之后,我仍能占据主导,让自己去照镜子,让我的意识对哭泣学生的图谋产生强烈抗拒,从而得以将其从自己身上驱散……

      “刚刚很危险,不过也让我得以借助哭泣学生的记忆,得知这个房间的秘密……

      “我真是个……”肖恩摇了摇头,抑制住自己的自满情绪,没有说出后面两个字。

      仿效着在记忆中的感觉,肖恩双手下垂,漫无目的地在房间内游走着。

      一开始,这么做很难。

      就像要求一个人不要去想象一头白象,那么白象自然会出现在那人的脑海中一样。

      越是要自己不去想一件事,那件事反而会在脑中浮现。

      不过已经习惯于冥想的肖恩有自己的办法——转移注意力。

      他不再想着找书的事情,而是开始思考寻找线索、有关犹大环的事……

      当他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目的,正巧走到了书架前,在提灯光芒的照耀下,他看到书架上的书籍,如同光的折射产生的幻觉,换一个角度后竟然全部出现了……

      肖恩抱胸,面对隐藏书籍已经现身的书架:“难怪那些搜索旧址的探秘者无法找到这间房所有的藏书。

      “他们进入这间房的目的就是搜寻书籍,所以反而因此而盲目,即使有着各种强大的搜索手段,也找不到这些书籍!

      “只有消除执念,才能得见真知……

      “读书会先贤应该也是想通过这种类似的仪式,来测试入会者的觉悟——如果我始终不能参透其中奥秘,不能找到书籍的话,恐怕烛光读书会的大门就此关上了……

      “不过,竟然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哭泣学生,让我通过记忆直接得知了这个秘密,这稍微有些取巧的嫌疑。”

      肖恩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即使没有刚刚这一番遭遇,我也能依靠自己的理解找到这些书的,所以这也不算取巧了。”

      如此想着,他理所当然地开始查看和感受书架上的书籍。

      当然不会动手去触碰——他知道当年弥尔顿收藏书籍的标准。

      这些被“看不见”的书架收藏的书中,绝对有相当危险的存在……

      肖恩发现,那本墨绿色的书籍没有出现在书架上:“弥尔顿的学生助理,使用那本书进行了召唤邪神的仪式,在事情恶化之后,他并没有将书放回书架,所以后来搜索的探秘者将那本书带走了……”

      此刻的书架上,还有七本书。

      肖恩视线扫过,看到其中一本书的书籍上镶嵌着一颗琥珀色的猫眼石。

      刚一定睛细看,那猫眼石的竖瞳竟然猛然一转,与自己的视线对上了!

      刹那间,肖恩听到了风沙呼呼吹过的声音,在似乎被沙尘缠绕千万年的未知之地,他听到了一种悠远的唱祷之声,沙尘之中,肖恩看到数个尖顶,像是落潮时显露出来的巨型礁石,在远方沙漠中缓缓升起……

      肖恩甩了甩头,摆脱了古籍给自己造成的影响。

      视线落到了下一本书上。肖恩耳边响起了一种类似于蝉鸣的声响,不过更为连绵。视线之中,没有被光照到的地方,似乎攀附着许多黑色的,不知名的、搏动着的事物。

      那些事物散发出古老的、生机勃勃的、似乎来自丛林深处的味道,在不断的搏动之中,似乎越来越大,一边增殖,一边侵蚀着墙壁和书架……

      肖恩毫不怀疑,自己的注意力如果持续专注在这本书的书脊上,那么这些黑色的事物将真的从幻觉跳入现实,开始在这个房间内无限增殖,于是他收回了视线。

      略微有些气喘,肖恩轻轻吸了一点嗅盐,让自己灵魂保持专注:“没想到只是挑书而已,竟然如此危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