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魔怪

      一位魔法学校校长到底有多富有?

      就拿邓布利多举例,光是桌子上的银器、冥想盆等等炼金产品都绝对算得上无价。

      或许在金加隆上并不那么富有,但是财富对于邓布利多来说已经是最没有意义的东西了,只要邓布利多不死,霍格沃兹都可以视为校长大人的私有财产这么说应该没毛病吧?

      那么要换成自家人呢?

      “一共三千加隆先生!”妖精将钥匙握在手里,“根据信息的承载,克里斯托夫家族的金库中还有三千加隆的储存,古灵阁很荣幸为您服务。”

      “三千加隆么?”林奇皱了一下眉头,三千加隆听起来很多,可实际上,买上一杆顶尖的飞天扫帚钱就差不多花的七七八八了。

      不过,扫帚什么的,对于魁地奇运动,林奇也绝对算不上热衷。

      “您要在这里取出来么?如果取用的话,鉴于是跨国服务,古灵阁将收取百分之十的费用。”妖精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眼神中的贪婪几乎都要溢出来了。

      “取出来吧。”

      略微想了一下,在征求了梅朵斯的意见之后,林奇还是决定把所有的钱都取出来。

      毕竟鉴于自身的状况,科多斯托瑞斯都已经拒绝接受他的入学,严格来说自己应该算是……黑户?

      银行内没有被封锁已经是万幸了,至于去苏联的古灵阁银行,恐怕刚刚入境等待林奇的就是苏联傲罗的魔杖吧?

      不过,百分之十的费用……

      长这么大,林奇还从没这样吃亏过。

      而听到林奇的回答,负责接待的妖精脸上几乎都要笑出话来。

      没有什么是比金加隆更可爱的了,而事实上,对于这种潜在的客户,在英国办理一个本地的金库不过分吧?

      还有各种各样的理财产品,没有人比妖精更懂得推销。

      “古灵阁私人……”

      “好了,打住,我并不想办卡!”林奇一抬手打断了妖精的推销语录,还有什么该死的理财产品,走到哪里都免不了的智商税。

      将装着金加隆的袋子从妖精手里拿走之后,林奇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这个配色嚣张的大厅。

      早晚抢了这!

      “那么莎菲克夫人……”妖精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梅朵斯的身上,然而梅朵斯似乎更厌倦和妖精打交道。

      在梅朵斯随手又取出来了几百加隆之后,林奇第一次有些看不明白自己的这位养母。

      梅朵斯也有一个金库?

      然而梅朵斯并没有给林奇多余的思考时间,在三人重新回到对角巷的时候,一种名为硬气的精神在林奇的身上扩散出来。

      “那么,我们先去摩金夫人那里。”

      梅朵斯的语气十分坚定,在逛街这种事情上,两个大男人的确很难拥有什么发言权。

      林奇的衣服倒是很简单,在量好尺寸之后,基本就没有了什么选择的余地,而换成梅朵斯的话……

      不得不承认,把哈皮拴在门口一个多小时不能动弹对于狗子来说绝对是一种惩罚,而更糟糕的是,梅朵斯与摩金夫人讨论起来似乎就完全忘记了还有两个人存在。

      这见鬼的长袍店竟然都没有一个板凳?

      “看样子,下回你可能就只能自己来了。”约翰用手捂着自己的腰背,“话说,对角巷有没有卖车漆的?”

      “应该会有一些魔法涂料吧。”林奇不确定的说着,“我看他们的报纸会动,说不定就会有让图案动起来的涂料,也许你可以考虑把哈皮印在上面。”

      在公路上,一亮风驰电掣的福特疾驰而来,然后突然在车头的位置窜出来一条哈士奇?

      约翰看起来有些意动,哈不哈士奇的这都不是很重要,主要就是没体验过。

      “也许还可以找人改装一下,比如说扩大一下空间,添加一些隐形装置,在不然的话,巫师们的扫帚都可以上天,那没道理汽车不行。”

      “这的花不少钱吧?”约翰犹豫了一下,不过他又想到世界杯还有股票的收入,“那要不,你回头帮我问问?”

      “没问题!”林奇点头答应,并故作成熟的和约翰击了个掌,无论到什么年纪,男孩子对于这种稀奇古怪的设定总是会心生向往。

      时间再次走过了半个小时,就在林奇和约翰讨论到氮气加速的问题时,梅朵斯似乎终于想起了她可怜的老公孩子。

      主要还是摩金夫人这里暂时拿不出来成品,要不然的话梅朵斯可能还需要多磨一些时间。

      回到对角巷的街道之后,开学的购物环节也终于回到了正轨。

      事实上这个时间的对角巷简直堪称拥挤,几乎所有霍格沃兹的学生都准时来到了这里进行采购,不过考虑到哈利波特是在1991年入学,自己早了一年的情况下林奇也自然没有闲逛的念头。

      “我想我需要一根魔杖。”

      “我就知道。”梅朵斯拉着林奇的手,“这样你就不会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来了,走吧,奥利凡德店,那是最好的。”

      仅仅是挪动了五十米不到的距离,林奇一家三口就来到了一家小商店前。

      商店的门板有些破旧,原本漆金的字体颜色也有些脱落,不过高悬的匾额上却写着无法令人忽视的内容。

      奥利凡德:自公元前三百八十二年即制作精良魔杖。

      专业制杖两千多年?

      那岂不是从梅林时代开始前奥利凡德家就已经开始制杖了?

      啧,如果自己是奥利凡德家的话,一定会把梅林的魔杖出自奥利凡德之手也写在上面。

      打广告嘛,不丢人。

      压制了一下内心的激动,林奇迫不及待的推开商店门,一串不知从何处打出来的风铃声打破了商店内的寂静。

      “早上好!”

      还没等所有人都是都进来,一颗白花花的脑袋便从货架之中钻了出来。

      嚯,自己该说什么,直接好家伙?

      “奥利凡德先生?”林奇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看了看驾驶着坐骑,一个木梯的白发老人,这种熟悉的出场方式大概是为了营造一种紧张的氛围?

      “啊,新朋友,欢迎,欢迎!”奥利凡德哆哆嗦嗦的说着,阴阳顿挫的语调确实让人凭空生出一种莫名的神秘感。

      “奥利凡德先生。”梅朵斯此刻也开口说着,或许是因为太久都没有涉足这里,一身麻瓜时尚打扮的梅朵斯和过去的女巫形象绝对算的上天壤之别。

      反正,在鹅卵石路上,可没有那个女巫会选择高跟鞋不是么,梅朵斯到底是怎么走路的?

      “啊,莎菲克小姐……现在应该说是,夫人了。”奥利凡德似乎刚刚认清来人,“这一幕仿佛像是在昨天一样,苹果木、独角兽毛、十一英寸长对吧?”

      “您的记忆力还是那么好。”

      “啊,是啊,莎菲克家族第一根独角兽的适配者。”奥利凡德有些唏嘘的说着,“再过去,你们家族更偏爱火龙神经。”

      “啊,是啊,不过这次来可不是为了我自己。”梅朵斯搂着林奇的肩膀,“我需要我的儿子选购一根魔杖。”

      “是魔杖选择巫师莎菲克夫人。”奥利凡德摇了摇头,对于梅朵斯这幅买货的口气算不上满意。

      “啊,是的,奥利凡德先生,不过每个巫师都可能匹配很多的魔杖不是么,我们需要在里面挑一根最适合的。”

      林奇:( ̄ー ̄)

      所以说梅朵斯这么说话真的没问题?

      不过奥利凡德显然不打算和梅朵斯计较,每个人奉行的宗旨不一样,他见识了太多类似的问题,更何况对于梅朵斯奥利凡德也是有印象的,这位女巫可是很有勇气,也很直白的那一种。

      “那么这位莎菲克……”奥利凡德将目光对准了林奇。

      “我叫林奇·克里斯托夫,先生!”林奇快速的说到,“霍格沃兹一年级新生。”

      “啊,克里斯托夫先生?”老头看起来很疑惑,不过约翰的存在似乎说明了一切。

      莎菲克这个姓氏早就已经成为了过去。

      “啊,是的,我是梅朵斯的养子,要不是梅朵斯的话,恐怕我现在还留在孤儿院。”林奇不在意的说着,这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

      “我很抱歉,克里斯托夫先生,不过请记住,是魔杖选择巫师。”奥利凡德神神叨叨的说着,而关于梅朵斯的过去,奥利凡德也不打算多提,只是嘴里念叨着关于孤儿院的事情。

      大概,上了岁数都是这样?

      “孤儿院么?”奥利凡德顿了顿,“魔法的痕迹往往会告诉人们很多的事情,我记得在几十年前,我也曾经接待过一位小巫师,就像你一样,他也来自于一所孤儿院,而围绕在他身上的痕迹也是如此鲜明。”

      “啊,我想起来了,”奥利凡德一拍脑袋,“紫杉木和凤凰的尾羽,一对矛盾却又精妙绝伦的搭配,我原本以为它会一直留在橱窗里面。”

      “可是它还是迎来了自己的主人对么?”

      “都是一些老旧的历史了。”奥利凡德看起来有些不太自然,“魔杖选择巫师,而我也只是把他们收好,等待着命运的交汇而已。”

      奥利凡德的动作停了下来,他上下打量着林奇,并最终在林奇的眼眸处停了下来。

      “你已经开始练习魔法了对么?”

      “啊,尝试过一些。”林奇点了点头,“这有什么关系么?”

      “没什么,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如此充沛的精神了。我想,我们现在已经可以排除莎菲克夫人的搭配了不是么。”

      说着话,奥利凡德折身回到茫茫多的货架之中。

      事实上,奥利凡德算得上是一位世界驰名的制杖大师,同时也是对角巷首屈一指的顶尖商人。

      在成功垄断了嘤国魔杖市场的前提之下,还能够做到记住每一个魔杖购买者的名字以及魔杖款式,这绝对是一件很了不得也很装B的事情。

      人们对奥利凡德天然的保持敬畏,毕竟连自己吃饭的家伙对方都能够做到如数家珍,我想,没有人会和这样一位顶级的军火商过去不。

      不过老头今天起床的时候明显就没带眼镜,面对新来的小巫师以及他的养父母,那副经典的你爸妈用的什么魔杖,你爷爷奶奶用的什么魔杖,类似的套路却是毫无用武之地。

      啧,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售卖魔杖的快乐顿时就少了一大半?

      不过纳新听起来也蛮不错的,至少最大范围的选择也是一件很有挑战性的工作。

      全新就意味着,林奇有可能将店里的魔杖每个都试一遍。

      当然,也可能只有一次。

      “你习惯用哪只手?”

      “嗯,双手。”

      奥利凡德:( ̄ー ̄)

      “我是说,右手会更强壮一些不是么?”林奇陪笑着说到,而奥利凡德显然不打算陪着林奇皮下去。

      一小卷皮尺开始自顾自的为林奇量尺寸,从肩头到指尖,从手肘到手腕,在从指尖到地板……

      一小会的功夫,林奇只知道自己身体的全部信息都已经被泄露出去,身高、臂长、掌距、三围,而到了最后,在量完头围的功夫,皮尺滑倒了脖颈,冰凉的皮尺紧紧贴合着林奇白皙的皮肤。

      不好,这个批……

      林奇抬头仰视,神情肃穆,就连想问问奥利凡德是否要为自己做衣服这样的问题也成功的憋了回去。

      别问为什么,太皮是真的容易挨揍。

      不过皮尺运作的原理也成功的引起了林奇的兴趣。

      谈笑风生之间,就能束人脖颈取人首级,魔法果然不只是神奇而已。

      想当年格林德沃征战巴黎,这位全欧洲头一号的乳法分子就差一点就点燃了整个巴黎。

      这可以算的上是乳法的巅峰了吧,说炸掉你就炸点你。

      “每一根奥利凡德魔杖都具有超强的魔法物质,这也就是它的精髓所在,克里斯托夫先生。”

      “我习惯是用独角兽毛、凤凰尾羽和龙的神经。”

      “每一根奥利凡德魔杖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没有两只完全相同的独角兽、龙或凤凰……当然了,你如果用了本应属于其他巫师的魔杖,就绝不会有这样好的效果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