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捏胸前两个绵软肉球

      多伊尔跪在地上。

      阿布德坐着,哈米德站着,周围全是阿拉伯士兵。

      在哈米德杀意犹豫的时候,军帐外面却闯进来了一个阿拉伯士兵,他正是最后留守在咚咔咔族里的暗哨。

      只见这暗哨三两步向前,在哈米德耳边轻语了两句,哈米德随即惊语道:

      “有这事?”

      眼珠转动,听完之后的哈米德向阿布德使了一个眼色,带着这阿拉伯暗哨走出了军帐,阿布德随即跟了出去。

      “怎么了?”

      走出军帐,阿布德如此问道,实际他已做好砍了多伊尔的准备,但被这突然到来的举动打断了。

      “把你刚刚的事再说一次”哈米德对着暗哨如此说道,阿布德的目光集中在了他身上。

      “阿布德大人,就在我们带走多伊尔的时候,那仇天魁就杀了过来,一直冲到了族长房子里面找多伊尔,估计是去寻仇的”

      这暗哨是唯一一个留在咚咔咔族的阿拉伯人,本已作为不时之需,却没想到发现仇天魁杀了过来。

      “也就是说,现在想杀多伊尔的不仅是我们,连仇天魁也想杀了他”

      差一点笑了出来,阿布德露出了得意的表情,多伊尔会走到今天,他的军师功劳必不可少。

      真乃幸灾乐祸!

      “还有其他的事发生吗?”

      忍住了笑意,阿布德瘪了瘪嘴,心道不把多伊尔抓来的话,一定能看到一场好戏,恶趣味十足。

      阿拉伯暗哨,道:

      “有!只是这事实在不好说!”

      他目光飘忽,一下落在阿布德身上,一下落在哈米德身上,随即单手抚胸低下了头。

      “说!”

      阿布德有点不悦,什么事还能不好说,居然吞吐起来了。

      阿拉伯暗哨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

      “仇天魁到咚咔咔族的时候,没有找到多伊尔,反而发现了我们的人,结果又被他杀了两个。而且,仇天魁在走的时候为了泄愤,还故意把我们的人摆在了广场中,用阿拉伯语给哈米德大人留了话”

      到此,阿拉伯暗哨吞了一下口水,情绪有点紧张。

      “什么话?”哈米德眉毛一皱,语气变得严厉起来。

      “他说,哈米德,这是给你的见面礼,我们终会再遇上,到时候再分个高下!仇天魁拜上!!!”阿拉伯暗哨将仇天魁话原封不动道出,说完脖子缩了一下,似能感觉到有人因为这话情绪波动的很厉害。

      气氛凝固,安静的有点吓人。

      哈!!哈哈!!!

      片刻之后,哈米德大笑不止,笑声一直传到很远的地方,引来了暗处的目光。

      “大半夜这些阿拉伯人发什么疯,怎么突然笑起来了”

      其中一个目光是罗元生,借着月光他发现笑的人有些面熟,几经分辨认出了这人。

      “哈米德!这家伙为什么笑,难道刚刚带来的多伊尔给他说了一些重要的事,这才让哈米德大半夜狂笑不止”

      多伊尔被带来的时候,暗处的罗元生也看见了,当看到多伊尔出现时罗元生就气的牙痒。

      “不行,得把这边的事告诉魁哥,这些家伙见面准没好事”

      营地发生的事罗元生还不知道,更不知道仇天魁已经在咚咔咔族杀了一个来回,所以他认为多伊尔跟阿拉伯人见面肯定在苟合什么勾当,这才引起了哈米德的大笑。

      但随即,罗元生又有点疑惑,将目光投向了军帐,多伊尔的声音他还记得,刚刚还惨叫不止,现在就安静了下来,实属奇怪。

      军帐边,大笑完后的哈米德喘了几口气,这才恶狠狠的说道:

      “挑衅吗!仇天魁你干的很好,既然你要挑衅我,那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试试看我们两到底谁笑到最后”

      岂能不知仇天魁留字的意思,哈米德接下了仇天魁的招,目光炯炯的看向了远处,那边是九头蛇山的第一条山脉,仇天魁他们的营地就在这里。

      阿拉伯人的注意力被转移,仇天魁的目的也达到了。

      “我的军师,你可不能中了这小小的挑衅,还需沉着将计谋实施下去”生怕哈米德中了仇天魁的挑衅乱来,阿布德连忙提醒。

      “阿布德大人,这小小的挑衅怎么可能激怒我,我只是因为接下来的事有点兴奋而已”哈米德如此说道,生性警惕的他确实不会中招,并没有因为一句话就陷入其中。

      强者于强者之间,都有一种共性,他们绝不会认为自己弱人一等,会因为有棋枫相当的对手而开心,会以击败对手为荣。

      随即,哈米德扶住了下颚,流出了奸滑的表情,道:

      “有意思!仇天魁你既然想杀多伊尔,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定会让你满意”

      心中一条毒计,其中夹杂着恶趣味,依然在哈米德的心中形成。

      “我的军师,你又有什么良策了吗?”阿布德看出了哈米德在酝酿什么计谋,如此问了一句。

      “嗯!我决定让多伊尔再活一段时间,他现在还不能死,需要用他来引诱仇天魁上钩,再给我的计划上一层保险”目光回头看了看军帐,哈米德冷笑连连。

      “是嘛!那就让他在多活一段时间”多伊尔已经被拿捏在手,阿布德也不信他能翻出什么风浪,赞成的点了点头。

      两人也成全了多伊尔,至少不需要自己动手。

      接着,哈米德对阿拉伯暗哨说道:

      “你现在就带多伊尔返回咚咔咔族,光明正大的送回去,之后不管他做什么,都不需要搭理他,然后你对多拉古如此说道~~~,完事后就可以结束这次任务了”

      轻轻伏在阿拉伯暗哨耳边,哈米德的话让他目光明亮。

      “属下明白了!”阿拉伯暗哨眼中流出了我懂的神色,单手抚胸的说到。

      已经在布置接下来的事,哈米德思维转动,极短时间就把事件联系在了一起,要最大化利用多伊尔得死。

      “阿布德大人,我们也要准备一下了,极有可能在多伊尔死的时候,就是决战的信号”心思缜密的哈米德决定将计划加快一点。

      “好!”

      阿布德如此说道,掀开军帐走了进去,他看了看地上的多伊尔,道:“多伊尔,我现在没兴趣杀你,从今往后,你要是再敢跟唐军见面,我必杀之”

      多伊尔见活路当前,也不管阿布德是不是有诈,连忙叩首道:“多谢阿布德大人不杀之恩,我以后绝不会在与唐军见面了”

      眼见死路当前,又逢峰回路转,多伊尔依然活了下来,仇天魁,阿拉伯人,居然都没有杀死他。

      随即。

      阿布德大手一挥,阿拉伯暗哨拖着多伊尔离开了军帐,身后只有冰冷的目光看着他,如同看一个死人一样。

      待到多伊尔离开的时候,阿布德才问道:

      “你刚刚说了什么?”

      哈米德笑了笑,道:“没什么,我只是传话给多拉古,告诉他无论做什么,我们都不会再管了”

      阿布德不禁抚掌。

      “原来如此,杀人不见刀!不愧是我看中的军师”

      说这话时,阿布德远看了一下山谷,山谷的对面就是咚咔咔族的聚集地。

      一路惴惴不安。

      阿拉伯暗哨什么都没做,多伊尔返回咚咔咔族时依然心惊肉跳的。

      “活了下来!?”

      还没进屋,多伊尔就发现了异样,族长房门已经崩坏,屋里被人弄的凌乱不堪,广场上两具尸体无人清理,也是历历在目。

      “这里又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会这样的”此情,刚从鬼门关会来的多伊尔,再一次惶恐不安。

      他发疯一样跑了出去,随便找了一户人家,敲门问道:“我离开这段时间,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好巧不巧,多伊尔找到的人是多拉古,只见多拉古先是露出了不解的神色,心道:“多伊尔怎么还活着回来了,阿拉伯人为什么不杀他”

      仇天魁没能遇上多伊尔,多拉古把全部希望都放在了阿拉伯人身上,可惜,多伊尔依然活着。

      多拉古伪装了一下,拉开房门,神色担忧的回答道:“伟大的多伊尔族长,担心死我了,你走之后那个拿长刀的人来找过你,围着整个部落再找你人”

      多伊尔露出惊愕的表情,心道:“原来是他,他终于也要杀多伊尔了”

      不需要说太多,多伊尔就明白仇天魁来过他,他已然成了砧板上的肉,谁都想给他一刀。

      “都想杀多伊尔,你们这些该死的,多伊尔有什么错,你们居然都想杀多伊尔”感觉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多伊尔愈发狂颠,如同疯子一般手舞足蹈,在咚咔咔族里大吼大叫。

      “多伊尔知道,你们这些卑贱的狗东西们在诬告多伊尔,从背后离间多伊尔跟阿布德大人的关系,想要多伊尔死。但你们看到了吗?多伊尔没死,阿布德大人依然信任我”两个人格重合在了一起,疯癫的多伊尔厉声大叫,目光扫视着咚咔咔族。

      “你们这些卑贱的狗东西等着,在背后说多伊尔坏话的家伙,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睚眦必报的多伊尔,他大声宣告着,要将告密者置于死地。

      他的话让咚咔咔族其他人迷糊,其他人不知道多拉古告密,纷纷躲在家中惶恐不安,心道多伊尔这恶魔又想做什么。

      “什么?怎么可能这样,我明明抓到多伊尔叛变的的可能性了,阿拉伯人居然还信任着多伊尔”在多伊尔不远处,告密的多拉古口水直咽,顿时脸色苍白,他知道多伊尔在说谁,连手都不自然的抖动起来了。

      多拉古完全没想到阿拉伯人会放过多伊尔,更没想到阿拉伯人依然信任多伊尔,他害怕极了,背上的伤在提醒多拉古,今后如果不做点什么,他就会真的死在多伊尔手中。

      “跟多伊尔拼了,现在就跟多伊尔拼了”

      眼前多伊尔在咒骂,指点着仅有的几个知道族长房间暗门的人,随口还提到了多拉古,更是让骇然的多拉古绝望。

      因而,绝望的多拉古悄悄从袖管里伸出了一把匕首,他咬紧牙齿,为了自己的活路,在做最后的心里斗争。

      阿拉伯人没杀多伊尔,仇天魁没杀到多伊尔,绝望的多拉古想凭一己之力杀了多伊尔。

      可,多伊尔狂颠之后,突然陷入了顿悟。

      “不行,留在这里太危险了,他们都想要了多伊尔的命,我必须现在就躲起来”多伊尔眼珠转动,已经到了四面楚歌的地步。

      阿拉伯人要杀他,仇天魁要杀他,咚咔咔族还有人想他死,多伊尔突然怪叫了一声,仓皇跑了出去,向着黑暗之中不见了身影。

      “多伊尔要去见唐军,现在只有他们能救多伊尔的命了”声音在黑暗中飘荡着,多伊尔想到了这最后的救命稻草。

      “你是不是想杀了多伊尔”多伊尔跑了之后,多拉古正在门前张望着,阿拉伯暗哨突然出现,如此说了一句。

      吓了大跳!

      多拉古定眼一看,颤微的问道:“我不知道大人在说什么!”

      轻蔑的笑了一下,瞥了一眼多拉古手中的匕首,阿拉伯暗哨看着多伊尔离开的方向,道:“放心好了,你想杀他随你便,阿布德大人再也不管你们的事了”

      说完后,阿拉伯暗哨消失在了咚咔咔族,这里已经没必要呆下去了,他直接返回了大本营。

      “随我便!!”

      久久。

      多拉古嘀咕了一下,明白了阿拉伯人的意思,目光看着黑暗的山谷流出了狠辣的神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