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记杂文>

      二队的主教练姓臧,今年五十六岁,在一次战斗中伤残。经验丰富的他,就被臧稚招过去,做了二队的主教练。

      所有新人报到完毕。教练就开始为新来的十人展开了培训。

      “我知道,你们之前的努力方向,是在新秀联赛中崭露头角,目标是在单挑赛中获胜。但是,你们现在的目标已经变了。你们迈出了新的一步,要去面对新的挑战了。”

      “想必你们也对联赛的赛制有所了解了吧?联赛安排中,为什么荒野任务永远安排在最前面,积分也最多?因为这是根本!联赛的存在,并不是为了人类之间的相斗,而是为了和异类的对抗!异兽,虫族,外星人……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暗地里我们还有多少敌人。”

      “说太多大道理也没有用。接下来,我就会把你们直接带去荒野,执行最简单的任务,对付最没有威胁的敌人——低阶异兽。让你们知道,荒野实际上是怎么样的。跟我来。”

      说完之后,臧教练带人上车。车是用灵能驱动的,四只轮子是特制的,底盘离地面足足有两米高。路上,车子遭遇了几次袭击,都被臧教练随手化解。

      “看到了吗?这就是荒野的危险区,潜藏着大量的异兽。接下来我要带你们去做任务的地点,是探索区。探索区已经被大略扫荡过,高危险的敌人已经被清除。”

      很快,众人便到了任务要求区域。

      臧教练说道:“这是最靠近安全区的区域。这一区域中,有危险度最低的异兽之一,赛提雷鼠。它们的体型比土狗稍小,通体淡蓝色,没有特殊能力,也几乎没有智商可言。但是它们繁殖能力很强,力量和生命力不弱,只有用带有灵能的攻击击打头部,或是将头切下或打碎,才能一击致死,你们的任务,就是清理这一片区域的残余赛提雷鼠,请看我的演示。”

      教练从车上拿出来一个杆子,杆子一端悬挂着一只铁制的立方体,最上面有一个塞子。他把杆子插在地上,拔出立方体上的塞子,没一分钟,众人就听到了声音,几只蓝色的大老鼠从地下钻出来,一颠一颠的跑了过来,在地上嗅来嗅去。

      教练随后砍下了这几只老鼠的头,然后,把塞子重新塞上,就不再有老鼠过来,

      “看清楚了吗?”教练说道,“你哪怕说没看清楚,我也不会再演练一次。一人领一根诱饵器,分担区已经划好了,三个小时后,我回来检查你们的战果。注意,不要去越过那边的红线,红线那边的探索区存在你们暂时应付不了的异兽。丛缘君之前去过荒野,她自有安排,不必参加这种任务。”

      赵瑄钧领到了诱饵器,很快,一只蓝色大老鼠就钻了出来。他现出狼牙棒,敲死了一只赛提雷鼠,红色夹杂着绿色的液体崩的四处都是,让他稍稍有点恶心。

      不过很快,系统就给出来提示:击杀赛提雷鼠一只,获得灵石1个。

      “系统变大方了?杀怪居然给灵石?”赵瑄钧顿时大喜。虽然这点灵石只是蚊子腿,但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这赛提雷鼠傻傻的,杀死它们又不困难,这不和从地上捡钱,是一样的吗?

      他顿时有了动力,一只一只的清理着,一片区域没有了,再去另一个区域。看着灵石数字一点一点的往上跳,心中充满了成就感。

      变异鼠群事实上已经被清扫过一遍了,只剩下部分漏网之鱼,因此,赵瑄钧的杀戮效率并不算快。

      赵瑄钧乐在其中,而其他人在这种枯燥的工作下,起了偷懒的心思。有一人见赵瑄钧在认真做清理工作,眼珠一转。

      “老哥,求您个事。”他跑到了赵瑄钧面前,“这个呢,我有一些个人的原因,暂时没办法清理鼠群。您能不能帮我处理一下它们?谢谢你了。”

      “好啊,同一队的人,不用这么客气。”赵瑄钧欣然答应。他知道这人可能是想偷懒,但是他也不在意。

      见赵瑄钧答应了一个人的请求,其他人的眼睛也都亮了起来。赵瑄钧又清理完一个区域后,又有一个人过来,请求赵瑄钧帮忙清理他的分担区。赵瑄钧同样答应。后来,所有人都上来了,赵瑄钧来者不拒,最后,整个区域几乎都是他一人清理的。

      赵瑄钧的耳力还行,听到有人在小声嘀咕,“这人是真傻真老实,让他帮忙干活就干活。我们之后有人使唤了。”

      赵瑄钧也不在意。他杀这些鼠群,不单有灵石,还能增强基底的灵能值和人物卡的掌控进度,这可比日常修炼快多了!其他唤灵者做这样工作,肯定也有相应的好处,再不济,也能增强自身的实战能力,要不然,臧教练怎么第一项工作就是这个?

      在清理鼠群的过程中,赵瑄钧也有了经验,知道击打哪里可以直接杀死它们,省下灵能。将近三个小时后,赵瑄钧的灵能消耗得七七八八了,这片区域的赛提雷鼠也被斩杀殆尽,其中赵瑄钧击杀了九成,其他所有人加在一起,也只击杀了三成,这些老鼠总共给了赵瑄钧262个灵石,让赵瑄钧的灵石变成了-7418,差不多有半个庾之美的价值了。

      三小时时间一到,臧教练准时出现。他看了看荒野上的鼠群尸体,皱了皱眉。大半老鼠尸体上的伤口都是被钝器击打所致,除了赵瑄钧用狼牙棒之外,其他人要么用刀剑,要么用法术,可见有多少人偷了懒。

      “这次的训练是效果最差的一次。也是,这一届的公子哥太多了,都是冲着新人王丛缘君来的,也不去想想她能不能看得上他们。”臧教练心中摇头,“赵瑄钧穷苦出身,性格老实,做事认真,把资源向他倾斜倾斜吧。”

      二队的总资源,是合同保底份额的两倍。分配完保底之后,臧教练可以决定剩下的份额怎么分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