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兔白又白直播

      这件事情前后接近十天时间,林昭承担了极大的风险,这十天时间里,他随时都有可能丧命,哪怕是先前在那个关卡那里,面对那几个城防营的官军,他也随时有可能死于非命。

      一直到见到了林简,他才算真正安全了。

      但是这些付出,并不是没有回报的。

      这件事情之后,林昭就跟这位前途无量的探花郎,彻底绑定在了一起,只要这位探花郎在朝堂不倒,林昭的前程便一片光明!

      总体来说,赌得很值!

      说完了自己在山上的经历之后,坐在林昭对面的林简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说道:“按理来说,三郎你杀了那些贼寇的首领,应该有你一份大功才是,但是先前程敬宗等人,已经宣称他们斩杀了这个天狼寨的贼首,参与这件事的不止程敬宗一人,还有越州司马以及附近的守备军,他们既然已经事先宣称过,那这桩功劳便很难争过来了。”

      “这个自然。”

      林昭连忙摇头,开口道:“侄儿没有想要争这份功劳的意思,能够从山上活着下来,便已经十分不易了。”

      说到这里,林昭心有余悸的看向林简,开口道:“七叔,根据那个贼首所说,是有人提前跟他们沟通过,让他们夜袭越州城,侄儿几乎可以肯定,这件事一定是那个程敬宗所为。”

      说到这里,林昭咬牙切齿:“他一个朝廷命官,居然勾结山贼夜闯州城,要害七叔性命,真是无法无天,胆大妄为!”

      提起这件事,林简也十分愤怒,他强忍住怒火,低声道:“我与康贼一系的人是政敌,他们要杀我并不稀奇,但是为了杀我一人,却害了那么多人的性命,那天晚上越州城里有一百多人死在那些贼人手里,光我林家一家,就死了四五十人,伏牛山的那些赵家兄弟们,也是非死即残。”

      说到这里,林元达怒不可遏:“我大周立国三甲子有余,从未出过这种事情,康贼他们便是仗着天子宠溺,才这样肆意妄为,无法无天!”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抬头看向林昭,开口道:“这件事前后,我已经写信送到了长安去,朝廷很快就会知晓此事,到时候便不止是程敬宗获罪这么简单了,他身后的康东平,也难逃干系!”

      “只可惜,康贵妃圣眷不减,想要借着这个扳倒康氏还是不易,只能继续等待机会。”

      元达公缓缓闭上眼睛,声音低沉:“我林家几十口人以及伏牛山二十多口人的大仇,总有一天要找康家清算!”

      林昭也跟着叹了口气,低声道:“七叔,那些人分明已经是狗急跳墙了,他们一计不成,很可能会再次对您下手,您要小心一些才是。”

      林简点头道:“吃了这么个大亏,自然不能再没有防备。”

      “程敬宗此人,罪大恶极,早晚要他偿罪!”

      马车从东白山到越州城,大概要走一整天的时间,叔侄两个人坐在马车里,先是聊关于那些山贼的事情,到了后半天,林简就已经开始与林昭说一些长安城的事情了。

      比如说长安城的官制,长安城的势力,以及长安城的新奇事物。

      ………………

      就在叔侄两个人讨论长安城的时候,长安城那边,也已经收到了林简送过去的书信。

      林简这次一共送了两封信,一封照例是送到御史台弹劾康东平以及程敬宗,另一封则是送到了宋王府,让宋王府世子李煦转送东宫。

      李煦收到书信之后,不敢怠慢,第一时间送到了东宫之中,与太子殿下一起拆开信封,详细看了一遍信里的内容。

      相较于送给御史台的官面文章,第二封信就写的比较详细,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写了一遍。

      太子殿下看了一遍之后,微微皱眉,低声道:“康东平等人,真是愈发胆大了,这种勾联山贼谋害朝廷大员的事情,也做得出来!”

      一旁的李煦摇头叹气道:“虽然大家都可以看出是康东平幕后指使,但是毕竟没有证据,也没有办法论罪,再说了即便查到了证据,最多也就是这个程敬宗出面担罪,牵扯不到朔方。”

      太子殿下坐在东宫的软榻之上,低头思索了一番,突然开口笑了笑:“既然大家都可以一眼看得出来,父皇自然不可能看不出来。”

      他从软榻之上起身,对着李煦道:“八弟你在我这里坐一会儿,我去见父皇。”

      李煦低声道:“殿下,怕陛下也不会给康氏降罪。”

      “用不着给康氏降罪。”

      太子殿下面色平静:“他们做事出了格,父皇总不能不给我一个说法。”

      “你在这里等一等,我去去就回。”

      说着,他扭头看向东宫里的宫人,沉声道:“与孤更衣。”

      此时的他只穿了一身淡蓝色的便服,要去面见天子,至少也要换上太子常服才是。

      很快,太子换好了衣裳,乘上了自己的车辇,赶到了太极宫。

      这会儿已经是午后,天子正在书房里翻看一些杂书,两个美艳的宫女跪伏在他脚下正在轻轻捶腿,他身后还有两个宦官扇风。

      知道太子求见之后,这位皇帝陛下微微皱眉,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伺候他的奴婢们暂且退下,然后整理了一番有些散乱的衣裳,开口道:“宣太子进来。”

      很快,太子殿下走进书房,躬身行礼。

      天子瞥了太子一眼,放下了手中书卷,脸上露出笑容:“我儿来此何事?”

      太子殿下面色恭谨,起身之后手捧林简的书信,躬身道:“父皇,儿臣业师元达公,今日给儿臣送来了这封书信,信中内容骇人听闻,儿臣不敢擅专,特来请父皇过目。”

      听到林简的名字,皇帝皱了皱眉头,开口道:“林简能有什么事情,让你这个太子都不敢管,非要送到朕这里来?”

      “卫忠,拿上来给朕看看。”

      伺候在皇帝身边的老宦官卫忠立刻点头,来到太子面前双手接过太子手中的书信,然后送到了天子手中,天子耐着性子,把林简从越州送来整整四页的书信看了一遍,然后微微皱眉:“此中事情,只是林简臆测,就算有人要害他,也应该送到御史台去,交给御史台查明之后严办,如何就送到东宫去了?”

      太子连忙低头,开口道:“父皇,林师自然也向御史台弹劾了程敬宗等人,只是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匪夷所思,林师便又给儿臣写了封信,说明了此事。”

      天子深呼吸了一口气,把书信丢在一边。

      “既然如此,就等御史台查明了之后,依国法惩办就是,送到朕这里来做什么?”

      太子殿下站了起来,抬头看了一眼天子,小心翼翼的说道:“父皇的意思是,派人下去严查此事?”

      “该怎么查便怎么查。”

      天子皱着眉头,开口道:“不过若信中所说属实,越州城竟然会被山贼闯进来杀了一百多个人,确实骇人听闻,前些天还有人上书给朕说如今天下乃是治世,便出了这种事情,这不是在打朕的脸面么?”

      “这个越州的知州程敬宗,立刻让人把他拿到京城严办,不管他有没有勾结山贼,单是他让山贼闯进州城,就要治他的重罪!”

      说到这里,天子沉吟了一番之后,开口道:“至于林简……”

      “既然越州不怎么太平,就让他先回京城里来罢,也是一个人才,若是死在了匪寇手里,也是我大周的损失。”

      天子面色平静:“林家在州城之中遭了灾,乃是朝廷的过失,林简是我儿的老师,就由我儿出面,多少补偿一些林家。”

      天子这番话虽然说的隐晦,但是意思跟明显了。

      那就是补偿林简以及林家,这件事到程敬宗为止。

      太子殿下连忙跪地,叩首道。

      “父皇圣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