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战动图视频

      大车再次启动,这一次开车的是老三。纳兰智界继续坐在副驾驶座位上。魏司斗对于谁开车他都没有意见,反正他没开过车。有一点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上车后,纳兰智界又递给他两只馒头和两袋压缩饼干,还有一瓶罐头,说是老三赞助的早餐。他有些好奇,怎么看老三不像会主动给他干粮的人。

      老三启动车子后猛打方向盘,像是只有折腾方向盘才能发泄着心中的所有不满。他当然不满了,就在魏司斗灭尸人时,他和纳兰智界赌了两把。第一把,他信心十足的扔出六只色子,个个是六点朝上。他傲然的把色子递给单膝跪在座位上的纳兰智界,嘲笑道:“小子,我玩色子时候你还是液体状态呢。”

      纳兰智界没理会他的挑衅,煞有介事的把色子握在手里放到嘴边深吸一口气,然后对着手中的色子轻轻吐出来。最后他动作轻盈的甩手一扔。六个色子落在座位上,个个滴溜溜的转了几圈,最后每个顶着不同的点数落定。

      老三立马得意的笑道:“你输,你的屁股是我的了。哈哈,小子,我可是有名的‘夜不倒’,到时别说我不疼你啊。”

      纳兰智界淡然的笑看着他道,“老三别闹,是我赢了。我们这一局可是比小。”

      “啊哈?什么比小点。”老三得意的笑容僵在脸上,一时没反应过来,“色子从来就是比大点的,怎么会有比小点?”

      “赌博么,既然有比大点,就有比小点的,对吧!老三,别把你的孤陋寡闻当成理所当然,这样不好!”纳兰智界说得理所当然云淡风轻。

      老三气得怒目圆睁,看向笑眯眯的纳兰智界他想伸手拧断某人的脖子。他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怒气,争辩道:“好,就算有赌大点和赌小点,那么这一局为什么不是赌大点?而是你说的赌小点?”他掷出的可是六个六,他为了这一手练了几年。

      “啧啧啧,老三,你有赌品么?刚才你也说了,你赌博时我还在某个地方游泳呢。你好意思第一把就和我争这点小事!”纳兰智界单手托着下巴,手肘搁在座位椅背上,一副嫌弃的笑看着老三。

      老三气得脸色铁青,他从九岁就开始学赌博,再大的赌场他都进去过,而且他的赌品一向很好。也只因为他的赌品太好了,后来才会输光了父母留下的遗产,也输进了牢房。只到末世风,他才从牢里出来。现在被一个他看不上的小子质疑赌品?不过,他怒归怒还没有被气得失去理智。他深吸一口气,道:“好,我不欺小,也不欺生,这一把算你赢了。但是,我们说好的赌两把。这一次我们赌大点,谁的点大就是谁赢。你听清楚了吧!”

      纳兰智界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轻吐口气眯眯带笑道:“啧啧,老三就是老三,果然像传说中一样‘输得起’。不过,我已赢了一把,这一把就算你赢了,我没输,你也不算赢。如果是我赢了,那我就是赢了你输了。这么一来,我的赢面比你大。所以······”

      “别瞎BB。是男人就掷,这一次你先来。”色子老三再也不想听纳兰智界说半句废话。

      纳兰智界一副为难的接过色子,十分惋惜的嘟囔道:“啧啧,老七呀,老七,哥哥要对不起你了,把你的屁股给输了。”说着随手一扔,六个色子落在睡塌上,转了几个圈,又是没有一个重复的点数。

      老三见了高兴的嘴巴都裂到耳际:“等你小子献屁股吧。”他捡起色子平稳一下愤怒的内心,把色子在手里搓了一遍,放手一扔。色子不停的转动,老三两道视线紧跟着色子转,连一旁像不存在的老四都轻轻的瞟了一眼。

      终于,色子一个接一个的停下来了。这一次六个又全是一样的,只是全是一点。当色子停稳后,老三震惊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像杀猪一样干嚎一声,连连叫道:“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不可能,绝不可能!”

      纳兰智界看着六个色子轻笑道,“让你赌小,你非不听话要赌大。啧啧,可惜了,要不然还得来第三把呢。”说完呵呵笑着抽身,转身之际用中文丢下一句话,“掷色子,可是我们老祖宗玩剩下来的玩意儿!”

      到现在,色子老三也想不明白第二把为什么会掷出六个一出来?手法,力道绝对没错。他越想越憋气,把油罐车当作飞机一样开,左突右进。可是不管他如何折磨变速杆,如何在四条车道上横行也没能超过前面的悍马车。最后左思右想一番,认为是自己一时失手了,也只能这样解释他的心里还好受。同时想着不管怎么样休息时和纳兰智界再比两次。他一直想着他掷出来的两把点数,却没有想过纳兰智界为什么能两把都掷出六个不重样的点数来!

      原本是双方的四条车道,中间没有隔离带,三辆车子可以横着疾驰。无感老四侧身躺在睡塌上看似睡着了。睡塌本来就不大,老四这么一睡,魏司斗只能端坐着。他侧头看向窗外,随着不断倒退的风景隐隐的记起曾经,他和唐皓还有另外几人也在高速路上出现过。

      只是那时没有车,只有两条腿,而且是夺命式的狂奔,因为身后跟着的是一批凶狠的尸兽,其中就有两只已经咬断两名同伴脖颈的尸虎。那时是怎么脱险的?魏司斗努力的回忆,却记不起来了。能记得的就是唐皓不停的催促声,“阿斗,快跑。不能停下来,再快点。跑。”跑,跑,想活着就不得不跑······

      魏司斗沉浸在往昔中,傍晚时分,车子缓缓的停了下来。魏司斗转头看去,前面两辆车也停下来了。同时,看到路前面的情形惊了一把。前面车上的人已下车,色子老三熄了车子也跳了下去。

      纳兰智界把双腿从车身上收回来,坐直身体看向窗外无奈的冷笑一声道,“看来想一帆风顺到目的地是不可能的了。”说着也下了车。

      无感老四紧跟着下了车,魏司斗甩甩头,把脑海忆不起来的往事甩开,起身翻到座位上,打开车门却没下车,而是翻身上了车顶。

      “哇呜,这是在开Party么!”蝴蝶节老九惊叫道。

      “这应该是卡尔·弗里特立奇·本茨(汽车之父)的家族聚餐!只是,该死的却挡了我们的道。”卷舌音老五抱怨道,“老大,怎么办?”

      “哇呵呵,说实话还真挺壮观的。”纳兰智界却双手插在裤袋里称赞道。

      众人的各种打趣揶揄的话顺着风落入魏司斗的耳朵里,他放眼望去,夕阳下,四条车道十四五米宽的路面上停放着大小不一,颜色各异,车型不同的无数辆车子。有的车子四轮朝天;有的车子被撞烂成泥;有的车子头在路面上,车尾挂在路基上······也不知经过多久的风吹日晒,每一辆汽锈迹斑斑,尘泥成汁。

      “喂,白发小子,估计一下能有多少辆车?能不能过去?”长脸老六冲着魏司斗叫道。

      魏司斗放眼看去,一下子还真看不到头,略为估计一下道:“过不去,少说也有三四千辆吧。”

      “靠,这么多!这他妈的是车老爷们的集体坟墓吧。”色子老三叫道。

      “咦,老三,你的脸怎么·····”卷舌音老五瞥了一眼色子老三,又看向车顶上的魏司斗,然后神秘兮兮道:“我原以为你会先收拾红衣小子,没想到····只是你怎么弄成这样?”

      色子老三轻哼一声,不提还好经他这么一提,他撮撮牙花,现在的脸还是肿的,牙龈还是疼的。想到魏司斗的拳头,又想到输给纳兰智界的色子,胸中的忧闷之气又被提了上来,冲着卷舌音老五色色的邪笑道:“现在看来不得不从下面走了。那么应该会在拉尼玛小镇休整一番。到时别忘了到我房间,哼,这是你欠我的。”

      卷舌音老五一愣,继而脸色一变支吾道:“老······三,老三,我已经不欠你的了·····上次的赌账我已经还上了·····”

      老三更本不理会他,径直走到前面雷奥身边。雷奥已吩咐众人对车子扫荡一番。子母刀老二,无感老四,蝴蝶结老九各自去翻车倒后备箱。色子老三凑到雷奥近前小心的问:“老大,这上面不能走,我们只能走下面了。这么一来,得从拉尼玛小镇过了!”一想到在小镇上发生过的事,老三心里莫名的突了一下。

      雷奥扫了一眼右脸颊肿得老高的老三,鄙视道:“老三,被一个小你一半的孩子揍,心里很爽是吧!”

      老三没有反驳,余光中又看到长脸老六也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他干咳两声像要挽回面子一般道:“车里空间太小施展不开。他也没有讨到好处,被我揍得鼻青脸肿的。”

      卷舌音老五也走过来有些担心道:“老大,我们调头从北边绕过去吧。”

      雷奥阴沉着脸扫了一眼老三和卷舌音老五,用鼻子哼了一声:“怎么越来越熊了?要不等这次任务结束,你俩也留在基地里养老吧。”

      两人脸色一变不约而同道:“不不不,不用。我们跟着老大。”

      长脸老六瞧着尴尬的老三和老五,适时的道:“老大,那边有油罐车。要不去看看有没有油了?”

      雷奥犀利的眼神从老三老五的身上收回,看向前方。他早就看到远处的油罐车,回头看向站在大车下的纳兰智界和站在车顶上的魏司斗,对老五道:“把那两小子叫过来。”

      卷舌音老五连忙应了一声,回头冲着两人道:“白发小子,红衣小子,老大叫你们过来。”

      魏司斗看着眼前这么多车心里震撼一把,随之莫名的联想到昨夜遇到的尸人群。夜色下,没办法判断昨夜多底有多少尸人。但是从入夜一直到天色将明,越过车子的尸人没断过。预估一下没有一万也有几千。同一条路上又出现这么多的车子,会不会,那些尸人就是这些车的车主呢?

      “老七,老七,下来干活了。”车下的纳兰智界仰头叫道。

      魏司斗收回混乱的思绪下了车,与纳兰智界一起向雷奥走去。

      红发老十和长脸老六一左一右的站在雷奥身边,等魏司斗走近后。红发老十余光扫了一眼魏司斗,噗嗤笑了出来,道:“猪头一个。”

      魏司斗没有计较,看向雷奥。雷奥同样没有穿出行服,他只随意的在身上套了灰色长袍,露出结实胸膛,黑色的胸毛随风而动。魏司斗看向雷奥的眼睛道:“这里过不去,我们是不是应该调头从下面过。若再不离开,昨夜那些尸人尸兽会很快又追过来了吧!”

      雷奥摸着十字架坠子,浅蓝色的瞳孔猛的一缩,又立刻平静下来看向魏司斗,枣红的脸颊上居然出现一缕笑容,道:“愿主保佑。能把老三揍成这样,可见你小子的身手还真不错,又有独特的预见性。不如这样,以后这个队就让你带了。从现在起,你就是这个队的老大了。”

      话音一落,色子老三,卷舌音老五,长脸老六,红发老十皆是脸色刷得变成灰白。红发老十后退到魏司斗身边扯着他的衣袖轻声道,“快向老大道歉,快。”

      卷舌音老五也是连连向魏司斗递眼色,嘴巴一张一合却没有发出声音。大概也是劝他收敛些,道歉之类的。

      魏司斗突然听到雷奥这么说,微微诧异。又看到红发老十与卷舌老五惊悚的样子,有些不解。道歉?他没有说错也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道歉。他没有理会红发老十,用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平视向雷奥,平静道:“雷奥,队长的位置我不需要你让给你。我会凭着实力,得到!”

      这句话如同三月惊雷,炸得老三,老五,老六,老十个个脸色乌黑,头发倒竖。雷奥却放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好,好,我坐在这个位置上等着你。现在,你们四个去把前面的油罐车里的能做的油全部抽回来。”说着用目光扫了一下魏司斗,色子老三,卷舌音老五和纳兰智界。

      魏司斗长眉微微一动,张口又想说什么,红发老十却一个劲的摇着他的手臂。魏司斗疑惑的看向红发老十,老十推了魏司斗一把道:“你们快去吧,油罐车离得好远呢。”

      魏司斗被魏司斗推出数步,老三,老五和纳兰智界借机也跟了过去。

      “你推我干嘛?我自己走。”魏司斗十分不领情的问道。

      “呸,死猪头。我就要推你,你还想揍我不成。”红发老十扬起小脸冲着魏司斗叫道。老十身材高挑,火红的头发格外引人注目。他不仅是头发,连脸色和连眉毛都带着淡淡的红晕。

      魏司斗收了回视,没理会红发老十的娇斥,大步往大车而去。

      “喂,死猪头,你这是什么态度。”红发老头冲着魏司斗的背影不满的挥舞拳头。

      老三,老五和纳兰智界路过红发老十时,三人皆是不怀好意的笑了笑。红发老十恼羞成怒,挥头冲着三人道:“笑什么笑,怎么,想吃我拳头不成!”

      “不敢,不敢。”老三,老五不愿意与老十计较摆着手大笑着往前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