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绒丝瓜视频

      伊吾卢跳入了湖中,也有大批水鬼跳进了湖中。

      孟天浩气的跺脚,来回在船房边缘转悠,他到有心也跳入湖中,可不是说丧气话,即使孟天浩真跳下去,他自学成才那点浮水的本领,也在水中拿水鬼没办法。

      “居然又让他跑了,不知道仇贤侄有没有杀了伊吾卢”

      自从认定这些亲人们,孟天浩就以长辈自居,他也有资格叫仇天魁贤侄。

      接着,孟天浩突然想起黛绮丝受伤的事,一拍脑袋自责道:

      “我糊涂了,既然知道水下不是我能应对的,就应该去照顾受了伤的侄媳啊!”

      说着,孟天浩就往回跑,进船房的时候遇上了卑路丝,此时,卑路丝已经解决了一个水鬼,正跟最后一个水鬼交战。

      这水鬼也是狡猾,他见卑路丝一直护着女孩子们,就故意朝着女孩子们冲杀,让卑路丝疲于应对。

      孟天浩见样,二话不说,急袭中刀影一闪,帮卑路丝解决了这个水鬼。

      旋即,他们二人带着被救出的女孩们走进了宴会厅,与普刺巴尔斯汇合。

      宴会厅里一片狼藉,地上躺着十多具水鬼的尸体,血腥场景吓的女孩们惊叫连连,躲在了一起。

      乌依古尔也来到了宴会厅,将黛绮丝放在了长桌上。

      “我表妹她怎么了?”卑路丝关切的问道。

      “被水鬼打伤了腹部,暂时没办法行动”乌依古尔道。

      普刺巴尔斯斩马长刀一立,怒气冲冲的问道:

      “那家伙是谁,现在怎么样了?”

      孟天浩掀开黛绮丝的衣服,看到青紫一片,脸上露出了慎重的神情。

      “这怕是受了内伤,一时半会不会好起来了”

      乌依古尔一把撕了碍事的婚衣,回答普刺巴尔斯的问题,道:

      “不认识,看样子应该是水鬼的头头”

      孟天浩补充道:

      “我认识他!”

      “他叫伊吾卢,这些年来就是他带着一帮水鬼在喀拉湖为非作歹,而且,这个伊吾卢跟巴丝玛的艾则孜有苟合关系,所以伊吾卢能在巴丝玛的眼皮子底下作乱,也有边兵的一份功劳在里面”

      乌依古尔记得孟天浩追着伊吾卢而去,于是问道:

      “孟前辈有没有杀死那个恶徒?”

      孟天浩本人乌依古尔虽然没有提前见过,但孟天浩的事乌依古尔已经知道,她一见追杀伊吾卢的这个老人手持双刀,自然猜出了孟天浩的身份。

      孟天浩摇了摇头,叹气道:“让他跑了!”

      “我追到一层的时候,伊吾卢跳进了湖里,没能留下他”

      伊吾卢是罪恶的源头,只要他不死喀拉湖就不会安生,因而孟天浩对于这次没能杀死伊吾卢的事,愧疚难当。

      卑路丝接话道:“他也不一定跑得了”

      “湖里一直有仇兄弟在,万一他在湖中直接把伊吾卢杀了也说不定”

      普刺巴尔斯的冷哼声传出,道:“跑得了今日,跑不了明日”

      “既然水鬼跟边兵勾结,看来这些边兵也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水鬼上岸后就会去找边兵,到时候等小爷上岸后就去砍了他们”

      “有点道理!”…孟天浩点头道:“但这事还需谨慎”

      “我在巴丝玛的时候发现有一群高手跟边兵住在一起,这些人应该就是追杀你们的人,所以,我们不可以莽撞行事,要循序渐进的解决他们”

      “孟前辈言之有理!”乌依古尔看着被营救的女孩子们道:“这件事不可能就这样结束!”

      “不但为了这些女孩子们,也要为了黛绮丝的伤,老娘都会跟这帮水鬼们死磕到底”

      宴会厅聚集的女孩子有十一个,他们都全身是伤,骨瘦粼粼。

      到现在乌依古尔才水鬼们居然绑来如此多无辜女孩,顿觉自己有责任为这事负责到底。

      卑路丝犹豫了一下,他本想尽快赶路去月氏,然后转道去长安为波斯求来复国唐军,可乌依古尔所言在理,冲击着卑路丝的心,于是卑路丝叹气道:

      “好吧!”

      “如今我也是大家的一份子,如果对眼前的事熟视无睹,又有什么资格谈复国救民”

      “所以斩杀水鬼,帮助这些人也算我一份”

      此言吐出,卑路丝有感念头通达,此时,他真正融入了仇天魁他们,把仇天魁他们事当成了自己的事。

      众人相视一笑,普刺巴尔斯大大咧咧说道:

      “好吧!”

      “这是就这样说定了”

      “我们暂时不急着赶路,等到仇伯回来后好好商量一下,把这帮祸害一网打尽”

      于是在仇天魁没参与的情况下,大家为除害安良达成一致。

      这时,黛绮丝微弱的声音传出,呼唤道:

      “仇郎!”

      ……

      喀拉湖水下。

      逃跑的水鬼太多,方向不同,仇天魁只得尽量截杀。

      第一个入水逃跑的水鬼死在了仇天魁的手中,第二个也没逃过仇天魁的追击。

      第三个慌张的向着巴丝而去,仇天魁同样在水下追上了他,陌刀一刺将他刺杀在了水下。

      可是,其他的水鬼也趁这个时机,从其他反方向逃了出去,仇天魁只得浮出水面,换气后向着船房潜了回去。

      被击杀的三个水鬼不包括伊吾卢这个狡猾之徒,因为伊吾卢跳水之后,并没有像其他水鬼四散逃跑。

      他反其道而行,入水立刻下潜到湖底,依靠自己强大的潜水能力在湖底停留了一段时间。

      在这个时间里,伊吾卢从水下观察了一下仇天魁的位置,发现仇天魁用极快的速度向东追杀其他水鬼后,伊吾卢才从湖底泅渡了一段,从西面出逃。

      也是在这段时间里,伊吾卢再次见识到仇天魁的可怕,那种在水下如鱼得水的潜行能力,那种恐怖的速度,伊吾卢自认为他也做不到。

      “这人怎么回事?在水里居然比我还厉害”伊吾卢心道。

      “幸好避过了这个人,要不然我也一定会死”湖底泅渡的时候,伊吾卢暗暗庆幸。

      实际在湖底的时候,伊吾卢也分辨不了具体方向,但他本能的选择了远离仇天魁的方向,所以才朝着西面而去。

      不消片刻,仇天魁就从水中伸出了,抓到了船房边缘,接着刷的一下腾出了水面,登上了水鬼的船房。

      同一时间里。

      伪装的唐军骑马在湖边巡视,环绕着喀拉湖而行。

      颜西北雇佣来的人也从巴丝玛出发,分别从南北两面围着喀拉湖寻找水鬼的踪迹。

      先逃出的也水鬼陆续靠近了岸边,人数还有十四人活着。

      向西的两个水鬼,在湖里鬼鬼祟祟的看了一下岸上,确定没人之后从水中钻了出来。

      “刚刚下水的时候吓死我了!”

      “湖里面那家伙是谁?另一个兄弟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杀了”一水鬼心有余悸,他看着仇天魁在水下杀人就觉得毛骨悚然。

      曾几何时,水鬼也会死在水里面,这种事他们都没想到过。

      “船上的那两人也是怪物,我们能从他们手中逃出来也够幸运了”他的水鬼同伴说道。

      “是啊!”

      “还好大当家让我们逃了,只可惜我们的船房,还有关在上面的女人了”这水鬼似有不甘的说道。

      “这算什么!”…他的同伴登上岸边,瞭望着船房说道:“大当家不是说了嘛,我们只要活着就能东山再起”

      “而且,那几个人不会一直住在船房上,以前我们也被人攻下过船房,但只要我们还活着,大当家就会带着兄弟们再回到船房,等我们重回船房,女人也可在抓回来,喀拉湖还是我们的地盘”

      这个水鬼是伊吾卢的老干部,他知道以前发生的事。

      “说的也是!”

      “那我们先上岸隐藏起来,再找大当家汇合”

      话间,两个水鬼踏上了陆地,朝着无人的地方而去。

      就在他们远离湖水百多米的位置,突然,五个骑马持长刀的人沉默杀出,从他们视线死角的位置冲了上去。

      听到马蹄的奔袭,两水鬼扭头看了过去,只见来者杀气腾腾,手中的长刀泛着寒光。

      “来者不善!”这两水鬼同时想到。

      旋即,他们两拼命往回跑,希望赶在这些人前面逃进湖里。

      水鬼在水里很快,可在陆地上,他们怎么能跑过马的速度。

      接着,两水鬼刚刚跑到湖边,骑马而来的人就杀到了他们面前,两声绝望的惨叫传出,这两个还妄想着东山再起的水鬼,就被乱刀劈死在了湖边。

      来的快去得快,杀人之后,马背上五人毫不犹豫的脱离战斗区域,眨眼间就消失在了现场。

      血流了一地,汇成一条条血线流进了喀拉湖,两个水鬼岂能想到陆地上还有人想杀他们,更不知道杀他们的是谁,就这样不明不白死在了湖边。

      在巴丝玛北面,也有一个水鬼被杀,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两个骑马的‘马匪’杀死在喀拉湖边。

      更甚者,这两个‘马匪’态度极其嚣张,杀人时大声叫嚣道:

      “让你死个明白!我们是马远华马大当家手下”

      接着,他们杀人之后故意对远观的人大吼道:

      “敢跟我们马家帮作对,今日之事就是你们的下场”

      旋即,这两‘马匪’还故意用刀威胁远观之人,恶狠狠的说道:

      “围观的人都听好了,把我马家帮的话传出去,让伊吾卢以后都夹着尾巴做人,只要被我们碰上,他就死定了”

      一阵叫嚣后,这两‘马匪’立刻骑马离去,谁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只留下面面相觑的知情者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