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喂母乳视频

      追随着姽婳来到梧桐别苑。颜西与金雁翎从小一块儿长大。姽婳在他面前早已露出了破绽。

      走进梧桐别院,只见阿鸢背对着门口,数月不见,阿鸢的身材愈发的窈窕了。假的金雁翎一直在安抚阿鸢。

      颜西双臂环在胸前。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二人。想不通金雁翎安排一个替身陪着阿鸢是为了什么?他自己又去了哪儿?

      感受到身后投来探究的目光,阿鸢与姽婳同时回过头,朝着门口望去。

      这是颜西第二次看见阿鸢身着女装的样子……情欲像脱了缰的野马,疯狂的凌虐践踏着他的防线。

      数月不见,阿鸢变得让他险些丧失理智。他拥有美人无数,可与她相比个个都是俗不可耐。

      颜西突然想起儿时天安城童子们传唱的歌谣。英雄得涅槃,美人动江山……

      转过头看见颜西,阿鸢先是一愣,随即被颜西阴翳的眼神吓到,联想起曾被颜西掳走的场景,不自觉的往姽婳身后躲。

      感受到阿鸢的不自在,姽婳微微欠身将阿鸢护在身后:“六皇子怎么亲自过来了?”

      凌乱的思绪被打断。颜西又恢复了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见你走的匆忙,怕有什么闪失,跟过来瞧瞧。”

      “劳六王爷挂怀,咱们回前厅接着议事吧。”说着率先走出了梧桐别苑。

      颜西不好再逗留。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阿鸢,也转身出了别苑。

      这一眼,瞧的阿鸢也是直冒冷汗。

      阿鸢独自坐到廊下。手中捏着婚书出神。心中烦闷。那晚与金雁翎的海誓山盟言犹在耳。可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个闵斓王,还握有一纸婚书……让阿鸢心塞的很。

      抬头望着天空,日暮低垂,天色渐暗。她挂念着金雁翎的安危,也忧愁着他们的未来。陈汉国大军压境,金雁翎会把她交出去换取和平么?

      这一晚阿鸢睡的很不安稳,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是可怜的小鹿,她拼命的奔跑,躲避四面八方的围猎。眼看着就要跃出狩猎场,却不慎失足踩空,掉进陷阱……

      一脚踏空,阿鸢猛的从梦中惊醒,一夜无眠。

      日子一天天的过,两军驻守在浣纱河两岸,冲突频发。这期间却一直没见到闵斓王本尊。旁人不知原因。可她知道,闵斓王身受重伤。

      被姽婳偷袭,直接要了他半条命。这也给他们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只期望金雁翎不会失约才好。

      颜西已经三番五次的向姽婳施压,要她给出说法。姽婳那边已经快要拖不住了。

      腊月二十九,流云城难得的下起了大雪。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雪虐风饕,前线告急。

      “报……”士兵跪在议事厅前禀报道:“陈汉国大军整装待命,恐生事端。”

      颜西与姽婳坐在堂前,面色凝重。佟大人更是坐不住了,起身道:“王爷,将军。属下以为,这陈汉国大军怕不是想要借着大雪封河,待浣纱河结冰后,渡河攻城?!”

      颜西看向姽婳:“雁翎,你以为如何?”

      料到颜西会再次发难,可她也确实没有什么好对策。她是一等一的杀手没错,可她不是那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将军,只得搪塞道:“佟大人,浣纱河每年的结冰期是什么时候?”

      陈大人恭谨的答到:“禀将军,浣纱河每年腊月二十左右进入结冰期,待冰面凝实要在正月十五左右。待到二月中旬开河。故而陈汉国大军要想横渡浣纱河定要等冰面凝实。臣瞧着这大雪,恐怕用不了正月十五,这三五天冰面就能凝实。”

      姽婳略做沉思道:“既如此,那就再观望两天。”明天就是除夕,后天就是金雁翎约定的期限。只要再拖两天……

      姽婳只盼着金雁翎能如期而返,若是不能……

      颜西看着姽婳,心思电转。短短瞬间心中转过多个念头,最终都被他一一否决。

      若他设计让假金雁翎带兵去攻打陈汉国,然后他带走阿鸢。可有一点,真的金雁翎回来必然不会与他善罢甘休。

      若他杀了这个假的金雁翎,然后设计藏起阿鸢,嫁祸闵斓王。却也有两点行不通。首先从身手上来看,即便是假的金雁翎也是高手中的高手,想杀他并不容易。还有就是嫁祸闵斓王势必引起两国大战。永相国刚刚经历过战火洗礼,虽然大胜,可实则也是元气大伤,正是需要休养生息的时候。届时民生凋敝,他也不想一即位就接手这样的烂摊子。

      ……

      左右为难。不如静观其变,看这个假的金雁翎还要拖到什么时候。

      颜西目送姽婳离开议事厅,状似随意的问到:“佟大人,可知梧桐别苑的女子是何来历?当真是闵斓王的王妃么?”

      佟大人却有些为难,不知道如何回答。

      “微臣也不甚清楚,将军他从不让那位姑娘抛头露面。微臣未能得见。不过闵斓王确实尚未婚配,只不过从前却不曾听说他有一位未过门的王妃。”陈大人只能如实作答。

      “竟是这样,那你可知金将军为何来流云城?”颜西追问道。

      “这……微臣不清楚。”金雁翎是奉密旨护送一件密宝而来。这一点,佟大人却是不能告知六皇子的。

      “知道了……”

      事情变得很蹊跷,金雁翎将阿鸢扔在流云城,自己却不知所踪。闵斓王竟然亲自上门抢人。

      阿鸢……阿鸢……想到那个女人他还是情难自已。原来不止他一个人为她神魂颠倒,这闵斓王更是不惜大动干戈呢!

      金雁翎,你得美人炙手可热呢……

      心痒难耐,有些后悔没有把婉晴一起带来,尝不到阿鸢,拿婉晴排解排解也是好的。着了魔一般,阿鸢的样子如同魔咒,时时缠绕在他心头,扰的他什么事也干不了。

      想要她的念头甚至超出了对皇位的追求。

      “佟大人。”颜西开口说道:“明天是除夕,年还是要过的。不若明天与雁翎你我三人,一同去军中与士兵共度除夕吧,都是些背井离乡的苦命儿郎,给将士们也过个好年吧!”

      “王爷所言极是,属下这就着手准备。”佟大人附和道。

      佟大人出了议事厅,一路上都在暗自感慨。世人都道金将军是贵星临世,撑起永相国的脊梁。可这段时间接触下来竟不觉得怎样,成日里待在梧桐别院与那女人厮混。倒是这位六王爷令他刮目相看。

      大年三十儿,城主府张灯结彩,节日气氛被渲染的十分喜庆,似乎连日来的阴霾都散了开来。大雪依然没有停的意思。

      阿鸢一身火红色冬装,外罩银狐大氅,抱着暖炉独坐廊下,望着院门外怔怔出神。

      姽婳一大清早就被陈大人请去至今未归。她盼着回来的会是金雁翎。毕竟他答应过要为她行及笄礼的。她的生辰可就在明天了。

      裘皮虽暖,可耐不住她坐的太久,樱唇被冻的愈发红艳,雪花落在长长的睫毛上幻化成晶莹的露珠儿,回忆起与金雁翎相处的种种,想的正入神,有丫鬟急步走了进来。

      “姑娘,将军请姑娘一同去前院吃团圆饭。请姑娘随我来。”小丫鬟阿鸢认得,平时来打扫的时候阿鸢也同她说过话。今天是除夕,阿鸢不疑有他,以为是佟大人盛情难却。随即起身,跟着小丫鬟出了别苑。

      阿鸢对城主府并不熟悉,跟着丫鬟七拐八拐的,一个不留神竟跟丢了。阿鸢四处寻找也没有见到小丫鬟的身影。想要原路返回却迷失了方向。

      “有人吗?来人啊!”阿鸢心中焦急。除了左前方一处院落依稀亮着灯,再无人迹可寻。

      硬着头皮轻叩院门,却无人应答。阿鸢小心翼翼的推开院门。只见院子里并无人影,倒是花厅亮着灯,好像有人影晃动。

      “有人在里面吗?”阿鸢向花厅的方向走了过去,边走边出声问询。身后的院门刷的一下关上,阿鸢心底一凉!猛然回头朝院门方向跑去。院门像在外面落了锁一般,阿鸢怎么拍打推搡也打不开院门。心知不妙,中计了!

      “阿鸢姑娘,近来可好?”身后响起颜西略带三分讥诮的嗓音。

      停下拍打门板的动作,阿鸢稳了稳情绪,缓缓的转身。

      颜西身披一袭绛紫色裘皮大氅立在风雪中。轻佻的桃花眼此刻正目光灼灼的望着阿鸢,像是在等着她的回答。

      雪越下越大,簌簌飘落的雪片仿佛天地间仅存的纯净。片刻的静默后。颜西再度开口问到:“阿鸢姑娘不与雁翎一同守岁,怎地独自跑来我这儿?”

      不确定颜西是不是故意的。阿鸢权当他不知情,略微欠身,礼数周全:“见过王爷,民女误闯汀兰苑,扰了王爷清净。还请王爷海涵。民女这就离开,不打扰王爷祈福守岁……”

      “既然来了就吃杯酒再走吧……”颜西声音平和,说话间朝着阿鸢的方向又近了两步:“本王一个人守岁颇为寂寞,你来陪本王说说话儿吧。”

      颜西的面上平添了几分的落寞:“一会儿本王就差人送你回去。”说完自顾自的朝厅中走了回去。厅里摆了一桌子酒菜。颜西独自坐下斟了两杯酒。望向阿鸢的目光坚定且执着。

      稍做权衡,阿鸢心一横。走进花厅,坐到了颜西对面,眼睫低垂闷声不语。

      颜西也不言语,只是自斟自饮。厅外大雪纷飞,厅内的炭盆烧的哔啵作响……

      “在茶馆初遇你那一天,是本王的生辰。雁翎快马兼程赶在大军之前进城,是为了给我送一份生辰贺礼……”

      不明白颜西为何突然说起这些,阿鸢不知要如何接他的话,索性低头不语。

      颜西自顾自的说着,原也没打算要她回话:“雁翎与我自小一同长大,所有皇子之中雁翎与我最为亲厚。我喜欢的他都为我争取,我要什么他就给我什么。直到你的出现……”

      仰头喝下一杯酒,颜西平添了三分醉意,朦胧的眼眸看向静默不语的阿鸢:“那一天我将你带回王府,你在车上说你是将军府的人。我心中欢喜你,想着不过就是同雁翎讨要个下人而已,算不得什么。不想我同他提起,他会那样的震怒。雁翎他处处为我,难得他喜欢你,我原本不该同他争的。可我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酒入愁肠,颜西望着对面的美人儿不禁问到:“阿鸢,到我身边来吧。雁翎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他给不了你的我也能给你。”

      颜西的话言辞恳切,若颜西对她用强她还可以躲避周旋,可他就这样直白的对她表露心意,她却有些乱了阵脚。

      “王爷错爱,民女惶恐。民女早已与将军许诺终生,一心一意永不相负。还请王爷见谅。”阿鸢起身,掷地有声的说道。

      颜西坐在那里脸上浮现一抹自嘲的笑:“呵……许诺终生吗?敢问阿鸢姑娘到底曾与几人许诺过终生呢?本王听闻陈汉国的闵斓王手中可握有与姑娘的婚书呢!”

      阿鸢一时语塞,正不知如何辩解,庭院中就响起了令她朝思暮想的声音:“婚书又怎样?若他不肯解除婚约,我便杀了他一了百了……”

      阿鸢猛然转身,看见那令她朝思暮想的人,此刻就站立在风雪之中。泪水在眼中兜兜转转,终于在金雁翎走向她的时候悄然滑落……

      抬手拭去阿鸢脸上的泪水,金雁翎执起阿鸢微凉的小手,一股暖流从金雁翎的掌中传来:“大冷天的怎么四处乱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