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优影院在线播放

      一句“我愿意“不知道出了人生多少辛酸与无奈。

      而结拜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后,外加今日又是良辰吉日,整个岚家当即以过之而无不及的速度忙碌了起来,招呼弟子和下人在中院祠堂准备结拜用的香案、祭品、金兰谱等礼仪程序,其规模丝毫不亚于一场宗族祭祀。

      整个中院顿时热闹了起来,将岚心玥送回到垂花门,也就是她居住的闺房后,江流花和蜀道难便亦步亦趋的跟老管家在幽深秀丽、曲廊亭榭、衔水环山、古树参天的后花园简单闲逛起来。

      “啊!让一让,让一让。”

      一个少女的惊呼声传来,随之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江小茜轻灵的倩影从岚家子弟和下人的身旁穿过,一路小跑到江流花的身前,狐眉微皱,连忙出声询问道:

      “少主大大,你真心要跟岚家小姐结拜?”

      看着小丫头那黑鼻朝下,歪着脑袋紧张担忧之色溢于言表的神情,江流花很是淡定的点了点头,其神态无不是在说,难道你觉得我不是真心的?

      江小茜读懂了他认真的眼神,内心在震惊中久久无法平复,要知道,以少主大大高贵的身份,突然间竟要跟最让自己心目中最看不起、最讨厌的岚家废物结拜,她感觉自己的妖生观都要崩塌了。

      “可可……可少主大大!这岚废…心玥,真的值得你自降身份来这样保护她吗?”江小茜忍不住的问道:“您到底是怎么想的。”

      江流花:“就是你这么想的。”

      听到这样回答,江小茜观察了一下四周,对于这纯粹是敷衍的话语,急的是直跺脚,发出“嘤嘤”的低鸣声:“少主大大,你不会看上岚心玥的身体了吧?”

      “咳咳……”江流花被江小茜这句话惊的够呛,什么叫看上岚心玥的身体,我是看上人家的潜力好不好。

      要知道“好风凭借力,送她上青云”。

      一个变异雷灵根的修炼天才,外加身怀化神境乃至炼虚境的修士元婴的寄宿物,从吞噬天地灵力修复元婴的迹象与时间来看,不出两年的时间,一旦这位寄宿物的元婴苏醒,岚心玥在对方指导下,其修炼速度绝对会突飞猛进,一飞冲天,成为一代天骄飞升下仙界也不无可能。

      到那时,即便作为人类,也会受到各大妖族势力的招揽。

      再说,雪中送炭易,锦上添花难,如今仅凭选中一枚补天丹,三瓶筑基,一瓶定颜丹这类对自己与家族都可有可无的丹药,外加一个结拜的身份就能让一位天之骄女与其家族感恩于自己,为云狐洞与自己的将来增添一大助力。

      可谓是,低投资,高回报,几乎是稳赚不赔、闷声发大财的买卖,只有沙雕才不会不干,即便是借钱梭哈,他也要干。

      不过这话他是不会说出口,不光是为了在岚家上下与岚心玥心里留下最好的印象,甚至是对自己感激涕零,而且曾经的江流花也根本没有这样的眼界与格局。

      所以,只能让小丫头自己去猜想吧。

      见他不说,一副抬手打住的架势,江小茜就努努嘴没有继续再问了,不过还是冷不丁地提醒道:“少主大大,您可要想好喽,万一这位岚家小姐与岚家借着您与云狐洞的名望,做了些不好的事情,到那时你可别怪丫头我没提醒你!”

      江流花既好气又好笑的拧了拧小丫头的黑鼻子,脸上露出笑容,“你这小妮子,整天鬼灵精怪的,人家真要有异心,做了些不好的事情,早在几年前就做了,你大可放下来,不会有事的。”

      而且,即便有些风险,那也是在他能接受的范围内,如果这都不敢赌,那还有什么资格在金怜瑶面前说不,赶紧自杀投胎得了。

      从后花园一路逛到富丽堂皇的前院的时候,已快到晌午,待摆了一堆东西的香案设好了,岚战便亲自前来邀请,在长廊的拐角处拱了拱手,继续用着过去的称呼:“江贤侄,结拜可以开始了,这边请!”

      “江大哥!”

      同时,岚战的身后,忽然传来岚心玥的轻灵声,江流花脚步一顿,当即快步迎去,二者一见面,他便主动伸手抓了岚心玥雪白稚嫩的手儿,在周围投来对少女各种嫉妒、羡慕、幽怨的目光中,步履安详地走向了摆在中院祠堂的香案前。

      此刻,岚家弟子们都聚集在中院观礼,但不少妖族心中非常郁闷,这岚心玥和江公子义结金兰,那岚家岂不是靠着云狐洞的关系从此一飞冲天,迈入沛城二流,乃至一流家族的行列?

      而云雾缭绕的祠堂内,上摆三皇神像,下摆牛、羊、猪三牲祭品,以及一只活公鸡与一只活雌鸡。

      岚擎苍将两炷点燃的香交到了二者手上,江流花和岚心玥举着金兰谱互相颔首,陆续跪在了蒲团上。

      岚心玥秉香告皇:“天皇氏在上,地皇氏在下,妖皇氏见证,我岚心玥愿与江流花结为异姓兄妹,歃血为盟。从今往后生死相托,凶吉相救,福祸相依,患难相扶,如有违背,必遭心魔噬魂,不得好死!”

      金兰谱上的立誓言有些简单,但后面的违约毒誓,岚家这边事先要他自己来书写准备,估计是怕拿捏不好分寸,引起他这边的反感。

      但对于自杀不成反融魂转世的江流花,其实丝毫不会在意所谓的毒誓,嘴角不禁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亦照着金兰谱宣读起来:“天皇氏在上,地皇氏在下,妖皇氏见证,我江流花愿与岚心玥结为异姓兄妹,歃血为盟。从今往后生死相托,凶吉相救,福祸相依,患难相扶,如有违背,神魂陨灭,不入轮回。”

      三叩首后,二者陆续起身,上前在香炉里插上了香。

      这时,旁边的两位下人将公雌鸡血分别滴入红酒的碗中,江流花用针尖刺破自己的左中指,岚心玥用针尖刺破自己的右中指,再分别将自己的血挤入红酒,搅拌至均匀,洒三滴于地上。

      然后,江流花先喝了一口,岚心玥后喝了一口,剩下的放在三皇神像前。

      最后,彼此转身相视,岚心玥最先拱手道:“岚心玥见过江大哥!”

      江流花含笑拱手:“江流花见过岚妹妹!”

      周围的兰家弟子与妖族们已得了各家族长的提醒,一起拱手道:“恭喜江公子,恭喜岚大小姐。”

      江流花和岚心玥朝众人拱了拱手,表示谢过,以此为结拜仪式的谢幕。

      不过,这对于中院站在一旁做见证的军、右、吕三位妖族族长,亲眼从二者退婚目睹到结拜的整个过程,那真如看大戏一般,此刻都忍不住怀疑这传闻大门‘洞口不让出洞门不让迈’的江公子真的不谙世事?

      他今日才来岚家退婚见到岚心玥本人多久,素不相识的二者刚退完婚,还没一转眼的工夫便拜了把子,甚至还双双一付心心相惜、相见恨晚的样子。

      当真是瘸子拉屎,邪门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管江公子是不是逢场作戏,还是一时兴起,名义上,岚家这位废物大小姐已经成了江公子的义妹了,这岚家算是彻底动不得了,甚至将来还要在某些方面帮其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可这都叫什么事啊!

      “哎……到嘴的鸭子飞了!!”一向最积极的军头乐如泄气中的皮球般,颓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道。

      “从今日起‘空有宝山而不能大用’的岚家,注定要崛起了。”右倾摇头唏嘘感叹,看来这位大侄子并非传闻那般,只是几句话的功夫,就让他们三家白白忙活一遭。

      但吕笑柔却一只手捂着肚子掩嘴咯咯笑个不停,好一会儿方抬头,打趣道:“老军头,咱家早跟你说了,云狐洞的屁股摸不得,可你非要拉我们来躺这浑水,非要当着云狐洞少主的面打岚家的主意,现在好了吧,猜错了人家江公子的心思,那可真叫竹篮打水一场空啊,连喝汤的机会都没了。”

      但她这话音刚落没多久,正值三妖在心里暗中盘算脱身之际,他们三家的妖族弟子走了过来,手里分别拿了一张请柬,在各自家族族长的耳旁禀报道:“族长,岚前辈寻下人送来的请柬,邀族长赴宴!”

      军、右、吕三位妖族族长接过彼此的请柬打开了一看,又互相对照一番,看着上面几乎相同的文字后,军头乐先皱眉道:“这时候搞宴请?岚擎苍那厮搞什么鬼?难道借着势头准备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不不……不是。”吕笑柔身边那看起来有些怯懦的狐脸女子,温声细语道:“江公子也在场,他特地嘱咐我们,这跟他没有关系,三位族长可以放心大胆的来。”

      “这又是在玩什么花招?”吕笑柔狐疑,若只是邀请他们其中一位,她还要考虑下是否有拉拢分化等用意,但他们三家都邀请了,她若是要不去,那岂不是不给江少主面子,万一到场的借此理由把不到场的给卖了,那可就损失大了。

      虽然都是妖族,但她太了解这些族长的心性了,都是一些为了各自家族利益而不折手段的家伙。

      就比如现在明面上看起来是三家联手,但只要对方给的利益给足,转脸这些家伙就笑着能把自己这位城主给卖了。

      所以,几乎没有过多的犹豫,各自心怀鬼胎的三位妖族族长,立刻吩咐旁边的子弟前去通报,答应共赴此宴。

      想要看看对方到底是要搞什么名堂。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