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无限次破解版

      “这是?什么地方?”姚杰家的客厅中,娜塔莎愣愣的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不知所措。

      “这里是我家,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可能会超出你的认知,所以你一定要冷静……OK?”姚杰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道。

      额……不要误会,他只是脱掉身上的装备而已,毕竟这些装备真的很重。

      听到姚杰的话,娜塔莎立刻用认真的目光看着他。

      “这里是我的家,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我们现在已经不在1942年,不在苏联斯大林格勒,而是在2020年,美国纽约。70几年前德国就已经战败,30年前苏联也已经解体,现在只有俄罗斯,波兰也已经独立!”姚杰一字一句郑重的对娜塔莎说道。

      “所以呢?其实你是天使吗?”娜塔莎想了想问道。

      “额……当然不是,为什么说!”姚杰挠了挠头。

      “你不是天使,那为什么可以跨越几十年的时间去救我呢?”娜塔莎瞪着大眼睛问道。

      “……傻丫头,你想多了,我只不过是一个有点特殊能力的普通人,救你也只是顺便!”姚杰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说道“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先带你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别的事晚点再说。”

      此时的小家伙依然浑身破破烂烂,整个人脏的跟个煤球一般,和家中的环境格格不入,这可不行。

      “家里没有女孩子的衣服,所以只能先暂时委屈你一下穿我的,等明天我再出去给你买新的。”姚杰带着娜塔莎来到二楼,先给她找了一套自己的衣物,然后带着她来到一间卧室说道“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感觉怎么样?”

      虽然这栋房子只有姚杰一个人住,但是所有的房间物品都一应俱全,而且基本都是新的。

      娜塔莎没有说话,打量着这间宽敞明亮的房间以及里面漂亮的装饰。慢慢的她的目光渐渐的有些发散,她依稀记得,在战争开始前,她也拥有过这么一个漂亮的房间。唯一不同的是,这个房间有着不少她不认识的奇怪东西,比如电视、电脑、冰箱、电咖啡壶。

      电视和冰箱虽然在二战前就已经出现,但是却并没有普及,只有英法德美等少数强国的上层阶级的家庭中才能偶尔见到,即使是二战经济最发达的美国,在战争刚结束的时候,全国也只有不到七千台电视。

      而娜塔莎的母国波兰,除了在中世纪阔过之外,因为次次站错队,一直处于建国、亡国、建国、忘国的恶性循环中,是大名鼎鼎的欧洲垫脚布,所以即使娜塔莎过去的家庭是比较富裕的,也依然没有见过电视机和电冰箱。

      “那叫电视机,回头我告诉你怎么用!”姚杰看到娜塔莎的目光停留在房间里的电视机上,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然后领着她走进了卫生间。

      告诉完小家伙热水怎么放,吹风机、沐浴露、洗发水等东西怎么用之后,姚杰就退出了房间下楼准备做饭。

      回到了现实世界自然不可能再去吃什么单兵口粮,说到底那其实也只是一种方便食品而已。

      因为毕业之后就自己一个人生活,姚杰的厨艺也算不错,屋子里的各种厨具也是非常齐全。

      考虑到娜塔莉的饮食习惯,姚杰并没有做夏餐,只是简单的烤了一些锡纸牛排,拌了一份蔬菜沙拉,然后打了个番茄蛋汤。

      毫无疑问,夏餐文化广博精深,闻名全球,也不否认喜欢夏餐的外国人很多。但是在美国呆了一段时间的姚杰知道,真的不是所有外国人都能够接受夏餐的,毕竟就连夏国人,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所有菜系的。

      国内的媒体往往会过度的神话中餐的魅力,着实没有必要。

      姚杰刚刚做完饭,洗完澡的娜塔莎也下了楼。

      没有什么被焕然一新的女孩儿惊艳的戏码。

      虽然欧美女孩一般都比较早熟,一般十三四岁,看起来就很成熟,但那是建立在营养充分的基础上的。

      长期的逃难生活,使得娜塔莎长期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虽然已经十四岁了,看起来却是又瘦又小,而且面色也有些蜡黄。

      一般女人穿男生的衣服可能会是性感,但是到小家伙这儿就只剩下滑稽了,外套套身上就跟裙子一样。

      不过看得出来,小家伙的底子还是不错的,面相和那位扮演黑寡妇的女演员完全不同,倒是有盖尔加朵的三分神韵,养好了身子肯定也是个大美人儿。……虽然小家伙是波兰人,但事实上她的父亲是犹太裔,而母亲则是生活在波兰的德意志裔,也就是说她其实是犹德混血,而并非真正波兰裔。

      不过……

      “你怎么还拿着那个包?”姚杰不解的问道。

      原来此时娜塔莎的手上依然拿着那个她父亲留给她,显得极为老旧的老式棕色提包。

      从姚杰第一次见到娜塔莎起,这个包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身边。

      “父亲告诉过我,如果他们遇到意外,包里的东西可以让我下辈子衣食无忧,但是里面的东西不可以外露,只有在绝对安全的地方或者遇到可靠的人,才能拿出来!”娜塔莎说着将手中的包递给了姚杰。

      “你的意思是……交给我?”姚杰有些意外道,不过同时也对包里的东西产生了一丝好奇。

      娜塔莎点了点头。

      见状的姚杰也不犹豫,接过了包当着娜塔莎的面将其打开。

      包不重,打开之后第一眼看到的是两个木质圆筒。

      这是……画?

      姚杰将之取出,没有急着打开,而是继续看包里。

      除了这两个圆筒之外,还有两个绒布袋子。

      一摸到两个绒布袋子,感觉到里面一颗颗有尖锐感的不规则颗粒,姚杰的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娜塔莎,你说你的父亲是商人,具体是什么商人知道吗?”姚杰咽了口口水问道。

      “珠宝商。”娜塔莎回答道。

      听到娜塔莎的回答,姚杰的猜测是对的,这两个袋子里的东西,如果不出意外,应该都是宝石,而且颗粒还不小。

      打开其中一个,差点没亮瞎眼,全都是晶莹剔透的钻石,最大的甚至比鹌鹑蛋还要大一圈……姚杰知道一般人会用鸽子蛋来形容钻石的大小,但请原谅他真没见过鸽子蛋长啥样,所以只能用更为熟悉的鹌鹑蛋来形容。

      打开另一个袋子,再次亮瞎眼,是红蓝绿紫各种颜色的宝石。

      虽然他对宝石的价值不是很了解,但是想来这两袋子宝石的总价值应该不会比他的身家少。

      姚杰再次看向娜塔莎,目光极其复杂。

      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随手带回来的这个“定时炸弹”,居然是金子做的,而且还特么镶钻。

      将宝石放回包里,姚杰的目光又放到了那两个圆筒上,如此多的珠宝,想来和它们放在一起的画应该也不失凡物。

      打开一个卷筒,小心翼翼的取出里面的画纸展开。

      这是一副向日葵,姚杰仔细看了看,在花瓶上有一个签名。

      Vincent?文森特?好像没听说过。

      没事,拿出手机,谷歌一下。

      很快就跳了出来,然后姚杰又吓到了。

      原来文森特就是梵高。

      梵高啊。

      只要上过美术课,有几个人没听过这个名字的?

      原来这幅画是梵高的向日葵系列。

      这个系列中最近的拍卖纪录,是1987年的一幅15朵向日葵,成交价3950万美元

      1987年的3950万,放到通货膨胀的2020年,少说一个亿。

      可是姚杰看着看着,就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他查来查去发现,有记载的梵高向日葵系列一共有十一幅。

      其中剪下的向日葵4幅,插在瓶中的7幅。

      瓶中的7幅分别为3朵、5朵、12朵各一幅,15朵的四幅,除了5朵的在美军轰炸东京时被烧毁之外,其余皆存于世。

      但是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梵高的向日葵系列其实应该有12幅。

      而现在姚杰手上这幅,是插在花瓶里的,而且只有一朵。

      如果这幅画真的,那就将会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发现,价值更是无可估量。

      这一幅画如此惊人,另一幅呢?

      姚杰颤颤巍巍的收好这幅向日葵,打开了另外一个画筒。

      不同于向日葵的画是纸质的,这幅油画是布质的,上面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干草堆,署名是Claude Monet。

      姚杰手机一搜,好家伙,法国画家莫奈,干草堆系列,1.1亿。

      和两幅画一比,那些珠宝完全不够看啊。

      收好画,姚杰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特么的都过了三个世界了,累死累活冒着丢命的危险一直在忙活着啥?

      整了一堆钞票花不出去,还不如轻飘飘的画来的值钱,而且拍卖会一放,根本啥后遗症都没有。

      叹了口气,姚杰再次将目光投向了一脸无辜的娜塔莎。

      “娜塔莎,想当公主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