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爪漫画无登录破解

      在墨西哥城与奇奥特拉矿区之间,居然出现了西班牙军队,这让迪戈感到非常紧张。

      难道矿区已经被西班牙人攻占了?如果是那样,迪戈完全可以想象自己那些同胞和战友的悲惨结局。

      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迪戈开始回忆这一路上什么地方更适合伏击,然后带队离开去设伏。

      阿恩特不知道平白无故地被人惦记上了,一路上只担忧如果弗雷斯尼洛银矿区的防守也是如此,自己又该如何。

      雇佣军遭受两连击,士气也无。一千三百多的士兵当中还夹杂着许多的伤兵,不时从队伍中传出一声声痛苦的嚎叫。整支队伍行进得非常慢,使得迪戈有充裕的时间来布置埋伏圈。

      当雇佣军的中段进入到主要埋伏地点后,如流星雨落下的升级版手榴弹,在雇佣军的队列当中四处开花。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新招募的雇佣兵们虽然有一些久经战斗的老兵,但大多数都是一些新入伍的农民。而不擅行伍的阿恩特控制不住军队,一场溃败正式开始。

      迪戈不愿意放任这支西班牙军队的将士脱逃,不仅仅在前路放置了地雷,就连雇佣军刚才走过的路上也匆匆埋上了地雷。

      逃跑的西班牙人在明白地上到处都是炸弹以后,说什么也不愿意跑在前面,给后面的人趟雷,纷纷停住了逃跑的脚步。

      战斗很快结束,迪戈这时候已经知道了奇奥特拉硫磺矿一战的结局,对待这些西班牙俘虏的态度大为改善。

      神使大人说过,西班牙人当中,还是有许多人才的,不要乱杀。更何况,今后殷商部落还要大力开垦荒地、开挖矿山,修建道路,需要大量的劳动力。

      阿恩特并没有死去,他被活捉了。

      人生真是大起大落得太快。

      前几天还好像一个人生赢家,带着兵马讨伐遥远的土著,然后占领弗雷斯尼洛银矿,掌握着弗雷斯尼洛银矿的生产。夫人已经憧憬着房屋的装饰如何更换,还有几样心仪很久的首饰,都盼着他来到美洲后的收获。还有儿子、女儿的各种期盼,这一下统统落空。

      然而作为俘虏的他,根本不知道土著人能不能像欧洲的文明国家,允许用金币来赎买自己的自由。不过,他还是向土著的军官提出了赎买自己的要求。

      迪戈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要求。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一边送信回去请示神使大人,一边押送俘虏回到了墨西哥城。

      墨西哥雨季雨水泛滥,旱季滴水也无的特点,严重影响农业种植。

      “一定要大力发展水利!”张大力道。

      雨季时没法种植粮食,长时间的下雨影响植株的授粉,这点对今后外来农作物影响尤其大。而旱季缺水,又会造成农作物旱死。要进行调剂,就得兴修水利。而且今后要进行城市化,让人固定下来,城市用水你得保障吧。

      水库,水库。对着地图,长老会一下确定了好几处水库的位置。

      这一次的长老会,商议的事项很多。西班牙人再一次派兵到美洲,让张大力充满了急迫感。增强实力,面对西班牙人甚至欧洲的联军不落下风,这是张大力给自己部落确定的最低目标。

      因为随着美洲今后的发展,尤其是张大力准备向欧洲售卖棉布和各种染色、印花布等产品,很难保证欧洲这些强盗们不会联合起来,与美洲为难。

      欲与欧洲对抗,现在美洲大陆上依旧还是部落的形态,那就是做梦。所以,在美洲建立一个国家,集合所有力量,是张大力认为目前最需要做的。

      长老会上,部族长老们听了神使大人的讲话,一致认为,今后一定摒弃部落之间的成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建立一个强大富裕的国家。

      见部落长老们的思想已经转变,张大力开始安排部落今后的工作。

      趁着开始,私有制的观念还没有达到一定的程度,有许多的施政措施能够顺利地实施下去。比如,土地国有、议会选举等等。

      这可比穿越到明朝简单多了!咳咳,就是人太少了,科技比较落后。对于美洲的占有,也只能是代表印第安人口头上宣示主权。就好比墨西哥湾那么多港口,让给张大力去管理,目前他都没有那么多人。

      现在小学校的规模已经不够需求,殷商部落连续在巨石部落、墨西哥城等地建立了学校。特别是墨西哥城,回归的印第安人超过了十万,这里面的学龄儿童数量,就不是几个学校能够容纳得下的。

      张大力苦恼,对于教师的需求完全找不到补充的来源。现在阿卡普尔科的汉人只要读过几天书的,都被请了出来担任一年级的语文教师。

      阿卡普尔科的西班牙人早已经知道,当地的汉人与殷商部落之间的关系。因为殷商部落在此地招收教师的行动有些大,甚至丰塞卡找到了西班牙人,要他们去学校教授数学、地理、生物、化学等等课程。

      好在西班牙军队里面农民居多,大多数不符合教书的条件,丰塞卡也只找到七八个教师,统统送到了殷商部落。愿意担任教师的西班牙人也有自己的苦衷。现在是印第安人聘请自己,给银币。万一哪天打过来,成了俘虏,给不给馒头吃还不一定。

      阿卡普尔科的指挥官是来自马德里的萨拉雷斯,父亲是公爵。他非常庆幸,在开始发现阿卡普尔科的汉人与殷商部落有联系时没有下手。现在在港口活动的殷商部落的人对他和其余的西班牙人很友好。现在正式季风到来的季节,港口上人来船往,殷商部落的人,除了上去招收教师以外,没有任何不合适的行为。

      于是,在阿卡普尔科,西班牙人与殷商部落的人诡异地祥和、友好。

      这一天,丰塞卡骑着马,丝毫不顾马臀上西班牙军队的烙印还在。

      “我要见萨拉雷斯指挥官。”在城主府门口,丰塞卡下了马,对哨兵道。

      前一段时间丰塞卡带着五十名骑兵来到阿卡普尔科时,也曾经进去过城主府。现在在阿卡普尔科,这个骑马的汉子也是一个名人,哨兵急忙进去通报。

      萨拉雷斯现在奔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与殷商部落的人相处,实在不明白找自己有什么事。

      “将军。”丰塞卡才不愿意叫他什么什么大人,所以直接叫他将军。萨拉雷斯上一次已经解释过自己不是将军,真的!级别未到。但是固执的印第安人似乎认准了死理,见面就叫自己将军。也由得他。正因为他不够格当将军,所以,丰塞卡称呼他将军时,就不用在后面加上大人的称呼。

      “这一次有点事麻烦将军。”

      “什么事?你说吧。”萨拉雷斯还是讲究礼仪的贵族,已经安排下人给丰塞卡泡了一杯来自大明的茶。

      丰塞卡谢过以后道;“将军,前段时间,有个叫什么公司的佣兵头子叫阿恩特的,被我们抓住了。他请求允许自己把自己买回去。我就想问问将军,怎么能把这消息带到西班牙他的家里。”

      “哦,这个简单,你可以把信交给我,我这里有传递邮件的信使。他会经过墨西哥城,然后到达图斯潘,把信交给回国的船。”萨拉雷斯停了一下,道;“当然,前提是你们不会在看见信使后吊死他。”

      丰塞卡听萨拉雷斯说得有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并不知道,看起来不动声色的萨拉雷斯,此刻心中掀起多么高的惊涛骇浪。

      一千五百名雇佣军,来收复弗雷斯尼洛银矿。结果被殷商部落打败,连领兵的阿恩特都被俘,肯定是全军覆没。

      现在的土著人,实力这么强大了么?

      丰塞卡对萨拉雷斯笑了一下,道:“神使大人说过了,之前我们印第安人是为了生存的权利和西班牙王国展开了战斗。现在,王国不再派军队来,我们就与王国恢复和平。至于那个什么公司不自量力,我们之间打,与王国没有关系。”

      丰塞卡又喝了一小口茶水,实在话,喝不惯,但是却不敢在外人面前贬低神使大人故土的物产。

      “这次除了询问刚才的事情,我这里还带来了一些布匹。如果将军愿意,可以担任西班牙王国的代理。”

      观看过丰塞卡带来的棉布,那种柔软、体贴,迥异与绸布与麻制品。鲜艳的色彩,也是欧洲乃至大明布匹,都没有见到过的。

      特别是有几匹紫色的,那紫色来得那么干净、纯粹……嗅嗅,没有一丝的异味。

      “丰塞卡先生。”既然现在是生意伙伴,萨拉雷斯必须表现出平等与尊重。

      “我答应了。”

      丰塞卡不懂经济,有原本住在阿卡普尔科的汉人出面与萨拉雷斯商议协议内容。

      “将军,信使可以放心大胆的在这片土地上行走。刚才我已经表述了我们神使大人对西班牙王国的态度。不知道将军是否也能转述给西班牙的国王陛下。”

      “当然可以,每个月我都有报告的职责的。”

      谈妥了一切,现在流传与市面上的消息都是印第安人与西班牙和好,解除了战争。

      萨拉雷斯安排人在墨西哥城提取了棉布,通过图斯潘港口将棉布销往了西班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