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猜女儿

      直到整首歌结束,河内健一郎恋恋不忘的天籁声音,也唯有那短暂惊鸿一瞥的映现,始终没再出现。

      他神情恍惚站在原地,内心无比懊悔,竟然眼睁睁错失了一颗沧海遗珠!

      北原贤人放下吉他,先朝围观的路人微微鞠躬,接着回身面向乐队成员,内心有些惊讶。

      第一次街头快闪,每个人都表现得十分不错。

      鹤见千夏没什么可说的,哪里都挑不出毛病,高梨絮风自始至终保持自然状态,完全看不出紧张,一直在正常发挥,就连原本彩排时,最害羞最紧张的香川宁宁,表现也远远超乎他预料,好像只弹错了两个音?

      香川宁宁脸蛋红得都要滴出水来了,她心脏怦怦直跳,双手抱着贝斯,羞答答埋着头,不敢抬头去看围观群众。

      “收队吧。”北原贤人说了声,细心的把吉他装进收纳盒,这把吉他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不便宜,它不是量产版,而是带有序列号的首作特别珍藏版,世界唯一,某种意义上,比那架施坦贵还珍贵——他以前在「Fly琴行」摸过NO:2序列号的那一把,但这一把,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鹤见千春到底从哪搞来的,难以想象。

      背上琴盒,北原贤人前往更衣室换衣。

      “等一下朋友。”

      北原贤人侧身看去,一位手里端着咖啡杯的中年男士远远追了上来。

      河内健一郎喘了几口气,赶紧掏出一张名片递出去,“这是我的名片,河内健一郎,明日乐队的音乐总监,”

      他悄悄打量北原贤人,脸上有面具遮挡,看不出什么特点,惟有那双格外有神的清秀眼睛,给他印象十分深刻,下意识升起亲近感。

      北原贤人接过名片,明日乐队音乐总监,这倒巧了。

      “抱歉,我没有名片,河内桑可以称呼我......坂本纯生。”北原贤人瞎编了个名字。

      河内健一郎微微一怔,坂本纯生,不太像男士的名字,而且他还刻意改变了声线,是不想暴露身份吗。

      “坂本桑你好,我刚才看了你们的表演,真的非常精彩,有时间的话,我可以请您一起喝杯咖啡吗?”河内健一郎试探问道,他猜测这位男生的身份可能不一般,因此态度放的很低。

      这支乐队身上充满噱头和看点,如果能说服他们参加比赛,继雨宫雅柊那个收视率大宝贝,制作组又能多一张好牌可打。

      北原贤人回头询问其他人的意见,鹤见千春摇了摇头,他略一沉吟说道:“抱歉河内桑,我们还有很要紧的事情。”

      河内健一郎赶紧说道:“没关系!只要坂本桑有时间,随时都可以来联系我,是这样的,我想邀请您的乐队参加我们制作组的企划比赛,坂本桑应该听说过,就是雨宫雅柊也参加的那场比赛。”

      一口气说清楚理由,河内健一郎很识趣的鞠了下躬,告辞不再打扰,北原贤人转头看向鹤见千春。

      鹤见千春拍掉姐姐搭在她肩上的手,随口解释道:“区区一个音乐总监还不够资格,他掌握的情报我们不缺,没必要跟他浪费时间。”

      “你还不赖嘛,后辈,”鹤见千春顿了下,很满意北原贤人,“那首歌唱的很好听,你怎么不是音乐生?”

      北原贤人半是开玩笑的说道:“说不定峰高的音乐老师教不了我。”

      “有道理,峰高的音乐老师是不太行,”鹤见千春点点头,“走吧,还有不到四天就要比赛,你们趁着休息日赶紧排练。

      峰高的音乐老师不行......菅原部长十分汗颜,但鹤见千春似乎说的也没毛病,峰高的普通班,还真的是卧虎藏龙。

      打破利兹国际钢琴比赛记录的金奖者,不去艺术班跑到普通班。

      一位隐藏的古典吉他高手,同样隐姓埋名藏在普通班。

      深藏不露的学生会会长,还有香川宁宁,也都在普通班。

      东京市古典美声歌唱比赛青年组的第一名,她做得更绝,直接变成了峰高的体育生。

      菅原光宏微微叹了口气,东京的天才们,是不是都对峰高的音乐教育心怀意见。

      ......

      录音室,客厅。

      众人围着一张大圆桌落座,除了栗山瑞穗老老实实留家里“养病”,所有人到场。

      北原贤人瞥了眼柏木茉优,休息日不在家歇着,她怎么又来了。

      他算看出来了,高梨絮风和柏木茉优,形影不离的一对人,只要能找到她们其中一位,另一位肯定也离着不远。

      北原贤人还记着兔子和定位器那回离奇事,这两个人之间,似乎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状况,而且部长之前也点过一次,但那时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菅原光宏先开口问道:“三天后开始预选,你是主唱,第一首参赛曲决定好了吗。”

      “玉置浩二,《请别走》。”北原贤人简短道。

      “请别走?”菅原部长微微一怔,表情变得饶有意思,“为什么选这首老歌,现在的年轻人可不常听吧,难道北原还有段刻骨铭心的曾经?佳人已去,空余思念?......你想唱给谁?”

      北原贤人顿时无语,选这首歌当然有他的理由,它的其中一个翻唱版叫做《秋意浓》,是他上辈子通俗唱法七级考试时所选的应试曲。

      中日两版除了歌词不一样,编曲几乎就没变动。

      他会的日语歌本就不多,当然要选最熟悉的那些,而港台歌手在二十世纪那段时期,疯狂翻唱过的那些日语老歌,就是他第一选择目标。

      北原贤人淡淡说道:“你想多了,如果你能把这股八卦劲,认真用在练乐器上,不至于现在这么差劲。”

      “我就是开个玩笑,你那么认真干嘛。”菅原部长讪讪笑了笑,老实闭上了嘴。

      柏木茉优不着痕迹的瞟了眼北原贤人,默默不言。

      GPS微型定位器,可不只有定位功能。

      香川宁宁弱弱的举了下手,“那,那个,我们的视频数据怎么样?”

      鹤见千春打电话问了下,放下手机说道:“已经剪辑完毕,三十分钟后发布到各个网络平台,你们心急的话可以先找找路人拍摄版,不过收音和画质肯定不如咱们的专业团队。”

      “现在先排练吧,时间紧张,视频等回家再看,”北原贤人起身,稍一沉吟,“高梨同学,你再想一首会弹的伴奏,明天就用那首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