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暖暖视频免费播放视频爱

      此时,在白邵初三暑假的时候。。

      去加拿大游学是吗,我在家里收拾着行李。多伦多我去过好几次了,然后拿出了枫叶卡。移民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我看了看枫叶卡叙旧了一下随后放进了包里。家里就我一个人啊,记得锁门。我收拾好了行李,锁上了门坐上车出发去机场。

      我到了机场和老师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坐在一旁听歌了,他们都是成群结队的只有我一个人坐在一旁显得很没有存在感。我也不在乎,朋友的话我也是有的。但是他们都是有自己的安排的,我也不需要别的朋友了。

      坐上了飞机,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听了一路的歌,看着窗外的风景。没有像小孩子那样对俯视一切的好奇与喜悦,而是感到无聊。都做过不知道几次了,来加拿大也好多次了。和我一起来的人都是比我大的大孩子,我不喜欢和他们说话他们也不知道我其实比他们都要小。

      下了飞机,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坐上了车,我直接睡着了(在飞机上12个小时几乎没睡觉。)我们来到了多伦多大学的三一书院(真实存在哦,毕竟这是作者真实事件改编的)拿到房间的钥匙,我直径走向宿舍。306,306。这里是307,没有306啊。我回头一看,已经到了最里面了。我是不是迷路了啊,真是麻烦。我下了楼,问了下老师才找到了房间。我看群里他们都是一个人一间房间的,那我估计也是一个人一间房间了。我刚刚才这样子想着,房间的门突然打开。我被吓到了,房间门明明是锁着的啊。走过来了一个短发的高个男生,看起来是比我大。有一点小胡子,戴着眼镜头显得有点扁。我怎么可以这样说人家,看起来是一个中国人。还好室友是中国人,是外国人的话我就没了。

      我两对视了一下,他先开口说“你好?”

      “你好,我叫白邵”

      “我叫吴杨”他回到,然后开始放置行李。我和他有聊几句,他是南京人。今年17岁,比我大两岁。只不过他要待在这里比我久一周,我出门去指定安排的教室。说实话加拿大和中国的区别就在于空气,在这里的空气特别的清新放松,中国的则是一言难尽吧。我在多伦多别的区住过一段时间,真的是特别的舒服。我现在处于市中心。我寻思摸索着进入了教室,诶那群人是中国人吗。感觉亚洲人挺多的啊。他们似乎都是认识的啊,似乎有一个俄罗斯人。不过他看起来好矮,年级肯定很小(白邵基本上是年纪最小的了,因为这次游学最低标准是在16岁。白邵生日7月28所以还没到达16岁,不过生日刚好在游学期间所以就勉强来了。)那群长得像中国人的人在说啥,日语?是日本人?我好歹也是一个宅男吧,我觉得我日语也挺好的。全班的人到齐了,一共十四个人。我看了看,诶等下就我一个中国人是吗?我瞬间有点紧张了,我的英语挺好的但是就我一个中国人我还是有点紧张的。我们一个个自我介绍,我用英语介绍道“我叫owen,来自中国。十五岁。”随后他们一个个介绍,好多日本人啊。我们这班日本人这么多吗?还有一个来自墨西哥和俄罗斯的。

      逐渐的,我的目光转到了一个女孩子身上。黑色的中长发,标准的日本高中女生的刘海发型。她介绍道“我叫絵子(Eko)来自日本”她的名字挺好记的,叫eko是吧。

      老师开始上课了,讲的是加拿大历史。我知道的加拿大历史很多,我对历史这方面很感兴趣。毕竟我估计以后也要去那里生活,所以就有事先去学习过。上课并不让我感到枯燥而无聊,反倒和一群外国人在一起有一种新鲜感。

      下课休息,几个人跑过来找我问我“你是中国人?”我看来的是几个日本人,我干脆直接用日语说吧。我用日语回到“我是中国人,你好”

      他们听完后很惊讶,然后说道(用英语)“你日语说得很好啊。”

      然后我用英语回答道“我喜欢看动漫,学过日语。但是还是用英语交流吧,我日语也不是会很多。”随后我们聊了一会动漫,接下来准备去别的教室上第二节课了。他们先过去了,我起身准备离去。看到几个女孩子也准备离开,我就顺手给她们开门了。他们用中文给我说了句谢谢,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随后关上门带上了耳机前往教室。一群中国人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可是他们没有理会我,我也没理会他们。第二节课,有点类似于实践吧。老师让我们两人一组做自我介绍的ppt,老师很简答的就说“和旁边的人两人一组来做吧。”我转过头一看,旁边的是一个女孩子。我想了下,这是上节课的那个eko是吗。她看了看我,笑着但是不知道说什么。看来她英语不好,她有点不知所措。然后转过去找了她的朋友求助,我没听清。然后她的朋友跑过来对我说“她英语不好,用谁的手机做ppt?”我对着她们说道“我的手机不支持这个ppt软件,用你的手机来做吧。”她们看着我,我说着说着顿时顿时开始结巴。她们这么多女孩子看着我我有点不知所措啊,于是我也低下了头有点尴尬。

      然后我们两就开始做ppt了,做的差不多了。我就无聊对着她用日语说“我的名字是owen,你的名字是eko?”

      “你会说日语?”

      “一点点,用英语交流吧,我会帮你的。”我开始了英文中参插着日语和她交流,虽然有点累但是没啥。她说她今年17岁,从东京来的。然而我并没有告诉他我的年龄(白邵忘了)

      下课了,我们一同去餐厅吃饭。吃饭的时候大家在一个类似于教堂打扮的地方,据说这是某部电影的原型。十分豪华气派,但却是来当食堂的。里面是由八个很长的长桌组成,大家可以坐在那里吃东西。我坐在了中国人的人群里,安静的戴着耳机吃着东西。并没有说什么话,也没人上来与我搭话。吃的差不多了,我拿嘴擦了擦嘴巴。然后看了看手机群里的通知,下午是去玩是吗。去看棒球比赛,来的正是很有名的蓝鸟棒球场。我对棒球还算挺有兴趣的,然后开始看了起来。就排一两张照片就好了,因为手机快没有电了(午睡的时候忘记给手机充电了,白邵昨晚手机没有充好电。)全场有很多的互动,但是棒球比赛却略显无聊。估计是我几乎没有打过棒球不知道它的魅力吧,只是略懂一二感点兴趣罢了。渐渐的,我居然睡着了。睡梦中,突然有一声轮船开动时的汽笛声。我突然惊醒,是有人全垒打了。因为棒球比赛要持续很久,所以逐渐会让人显得无聊想睡觉。

      终于结束了,我伸了个懒腰。然后走了出来,看到纪念品商店。干脆买点纪念品回去吧,这个棒球玩偶可以买一下。要问为什么是这个,因为便宜。

      回到宿舍,吴杨还没有回来。我则是先去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和我妈发了个信息。然后直接当下去睡觉等待下一天的到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