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剧场免费APP

      狂暴的火焰在洛华的身躯上疯狂的跳动起来,一只火鸟若隐若现,洛华紧握拳头,一拳砸在狱魔的下颚上。

      狱魔晃了晃下巴,有些玩味的眨了眨眼睛,不痛不痒啊,这样的力量是怎么带给自己威胁感的呢?难不成这个人类身上还有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吗?

      有意思啊,狱魔抬起爪子,朝着洛华拍了下去。

      狂风将洛华的衣襟吹得飞起,洛华丝毫不敢与狱魔对拼力量,高高的跳到半空中,然而紧接着他就看到了一只遮天巨爪将自己拍飞了出去。

      就像拍飞一只苍蝇一样,无可匹敌的巨力几乎把自己的骨头全部都抽碎,撞到一块巨大的山石上,身子被镶在石头上,大量的鲜血从身体的破洞上流出来,潺潺溪流,宛若血河。

      张开吐出一块内脏的碎片,洛华只感觉自己的意识都在消失,这是又要死了吗?

      “弱小不堪。”狱魔笑着朝着洛华走去。

      看着这头巨鳄,洛华强行咽下一口鲜血,牙关紧咬,夺目的火焰再次从他的身上燃烧起来,这火焰不再是红色,而是瑰丽的紫金色,那种无法言喻的美丽夺去了所有人的目光,真的太美了,美的无法描述它的艳丽。

      洛华身上的伤口在这瑰丽的色彩下飞快的恢复着,那一双眼睛依然明亮,但是眼白正在逐渐的蒙上一层血色,整个人的气息忽高忽低。

      从裂开的山石中站出来,洛华能感觉到身体内一点点消失的生机,自嘲的笑了笑,这就是燃烧灵魂的感觉吗?真是不太美妙的感觉啊。

      狱魔收敛了笑容,眼前的洛华让它感觉很诡异,并不是很强,但是也不是弱小。

      夺目的紫金色烈焰灼烧四周的一切,洛华深吸一口气,眼睛死死的盯着狱魔,一双紫金色的火焰羽翼包裹起他的身子,指尖一缕火焰盛放,刹那间一只火凤凰骄傲的展开翅膀,朝着狱魔扑了过去。

      强烈的威胁感让狱魔吐出黑气包裹起自己,只见凤凰落在了黑气屏障上,没有任何的伤害,就这么简单的在空气中消失了。

      紧接着狱魔看到一道夺目的紫光直冲霄汉,朝着山外的方向冲了出去,再看看地上,那几个人已经都不见了。

      “我被耍了啊。”狱魔眯起眼睛,狠戾在眼中滋生。

      本以为这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没想到啊,居然被这些小老鼠给戏耍了,不过没关系,我很快就过去亲自找你们了。

      一声咆哮响彻天地,无数行魔从自己的住所爬了出来,大地在这一刻就像是被耕耘过一般,行魔横行,响应自己的王的号召。

      狱魔趴在山上,俯瞰山下朝拜的行魔,抬起头看着洛华那一道紫光消失的方向,用不了多久,我就会亲自造访,吞食你们最后的灵韵。

      公路上,紫金色的光芒飞快的闪动着,洛华的身上扛着活下来的六个人,火焰为链,将他们栓在自己的肩膀上,眼角血泪顺着脸往下淌,浑身疼的要死,但是洛华却像是感觉不到一样,拼了命的往前跑。

      但凡是敢阻拦的行魔,尽皆被这紫金色的火焰烧成灰烬,洛华能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正在变得越来越弱,这是燃烧灵魂的代价,而灵魂,其实就是生命。

      赶了数个小时的路,现在仅仅只用了十几分钟就赶完了,天空变得昏暗,已经快要到晚上了,这一天的时间,几乎夺走了他的一切。

      夜幕降临,众人看到一轮紫金色的太阳从城外冲进城里,驻守的官兵赶忙赶过去,光芒消失,洛华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众人昏迷不醒的身影杂乱无章的落在地上,他们狼狈不堪的逃了回来。

      洛华抬起头,强行咽下一口血,开口嘶吼“医生!找医生!他们需要治疗!快啊!!!”

      “快!医疗兵!这里有伤员!”

      “同志你还好吗?能听见我说话吗?”

      “担架!担架!”

      “止血绷带,快给他们止血!”

      ......

      洛华直接栽倒在地上,眼皮沉的像是吊着一块巨石,不受控制的闭上了,他太累了,不光是身体超负荷,精神方面也在超负荷使用,要不是强行吊着一口气,可能都冲不会城里。

      现在,他只想好好睡一觉,好好的休息休息......

      转眼的功夫,三天就已经过去了,洛华再睁开眼的时候,头顶是明亮的天花板,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身旁一台仪器滴滴作响,一个身穿绿色军装的男人站在他的不远处。

      “我这是在哪?”洛华缓缓坐起来,拔掉了手上的针管。

      “洛先生你好,这里是医院,我这就去通知长官,请您稍等。”军人行了个军礼,转身离开了病房。

      洛华坐在床上仰起头,看着自己的手掌,疲惫的揉了揉眼睛,即便是躺在床上睡了这么久,他依然能感觉到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疲倦,在精神深处,一朵紫金色的火花正在越来越渺小,逐渐快要熄灭。

      灵魂燃烧一旦开始,就没有办法停下来,灵魂为薪柴,不燃烧殆尽是不会熄灭的。

      而燃烧殆尽的那一刻,就是自己的死期。

      自己这是又要死了吗?死一次还不够,居然还要死第二次,真是滑稽啊。

      慢慢等待自己死亡的感觉,真的很难受,但是为什么自己不想哭呢?为什么会这么平静啊。

      咚咚

      “请进。”

      三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胡铁军,年平安,罗霄,三人看着坐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洛华,那种快要死了的病态让他们说不出话来。

      “满意了吗?十八人的队伍,就只有我们七个人回来了。”洛华轻声问道。

      “小华,牺牲是在所难免的,你们都是英雄。”

      “我们会永远记得这次的牺牲,还请节哀。”

      “小华,是我们错估了对方的实力,你所提的城墙计划我们决定开始实施,对于这次的遭遇,对不起。”

      洛华笑了,满不在意的摇摇头“城墙建不建无所谓了,我现在觉得我真的好蠢啊,城里人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带着他们去送死呢?”

      “小华,话可不能这么说......”胡铁军正要说话,就感觉到了窒息的压力。

      洛华瞬间就将胡铁军提了起来,一双眼睛中紫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咬着牙咆哮“话不能这么说?!凭什么不能这么说!你知道他们当时死在我眼前的时候是什么样吗?!你知道房浩然当着我的面被那头畜生碾成肉酱是什么样?!你知道我哪怕拼上命都无法撼动它是什么样吗?!你知道当初他们将自己的生命交到我手上的时候,那是什么样子的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会告诉我他们的牺牲是有价值的!因为你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我现在恨不得直接就这么捏死你!你知道吗!!!”

      “放开胡将军!”年平安眉头一皱,身上盘旋着黑白的阴阳二气。

      洛华转过头,紫金色的火焰直接将阴阳二气烧得干干净净,火焰盘旋在年平安的身边,只需要他一个念头,就能将年平安烧成灰烬。

      就连年平安都愣住了,这年轻人怎么会强成这个样子,自己在他手里甚至撑不过一个呼吸!

      “你觉得你很强吗?嗯?”洛华笑了,笑的前仰后翻,忘乎所以。

      一把将胡铁军扔到一旁,洛华坐在自己的病床上,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鲜血不住的往下流淌。

      “我快要死了。”洛华抬起头,现在就很想哭,很难受,但是他不想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

      三人都是一愣,看向洛华。

      洛华擦去嘴角的鲜血,轻声道“府明他们怎么样了?还活着吗?”

      “您救回来的六个人里,莫瑶失血过多,牺牲了。”

      泪水不自觉的从洛华的眼中流了出来,还是没忍住啊。

      “他们现在在哪?”

      “您隔壁的病房。”

      洛华推开门就走了出去,打开隔壁的房门,洛华看到躺在床上的众人,府明坐在病床上,用仅剩的右手翻看着一本杂志,其他人都还没醒,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洛华,怎么了?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不好看。”府明微微笑道。

      “不,不,很好看!”

      “额......”

      洛华也意识到了这话的古怪,连忙摇摇头道“不好看!”

      “哈哈哈哈哈,瞧你紧张的,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府明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笑了。

      可是洛华怎么也笑不出来,低下头道“对不起,如果我当初再坚持一些,如果我能再强一点,如果我......”

      “没有人会怪你的,洛华,我们当初选择和你去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你也不要再自责了,否则就有点太看不起我们了。”

      洛华抬起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用力的擦去眼角的泪水,转过头去。

      “你好好休息,我等你恢复好了,再一起出去走走,这个时代变了,肯定有断肢重生的办法,我会给你找来。”

      “好啊,那个时候再一起走走。”

      “一言为定。”

      “出家人不打诳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