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5社区视频免费

      蔡礼雯最后选择的归宿是陪在妈妈身边。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世界太乱,她只想把温柔留给爱自己的人。

      苏千殷走出旧校区的时候,灿然的余晖铺洒在身上,悬着她的脚步渐起渐落,脱颖出一片鲜红的地毯,彻进影里,灼伤了影。

      夕阳西归,明艳四方,天边酝酿着霞光,犹如血红色的花朵,筑起的红璧灼灼生辉。

      万物皆有归宿。

      “姐姐,世界上不是所有的母亲都是坏人,对吗?”

      李司黍借用了她的身体,嘴里传出暗哑的声音,像是有感而发。

      苏千殷凝望着天空:“对。”

      如果这个世界只存在坏的一面,那还有光可言吗?

      就在这时,迎着光的尽头,她看见不远处有个黑点奔赴在夕阳下。

      黑点渐渐扩大至身影。

      “学神!”

      “我来找你了!”

      多么熟悉的呐喊,除了季泽泓,还有谁会这么叫她。

      不对。

      苏千殷脸色变了变,还真有,全校很多人私底下都叫她学神。

      “学神,没想到你真的在这!”

      等她回过神,季泽泓已经跑到她跟前了,眼里全是遮掩不住的兴奋。

      “我去槐园小区没找到你,保安说有个阿姨跟你要来这里,我就赶来了。”

      “你来这里干嘛?”

      苏千殷不解。

      季泽泓挠了挠头:“我也很好奇那个自杀的女生是谁,想来看看。”

      “有进步。”

      苏千殷突然语重心长的对他说。

      季泽泓面色微僵,眼神适当的困惑,像是没搞明白她在说什么:“什么有进步?”

      “我说的是......”

      苏千殷绕到他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力度却异常的重。

      “同样的伎俩你用了两次,第二次比第一次有进步。”

      她挑眉道,“可惜了,你并不知道季泽泓说这件事的时候,挂在嘴边的都是学生,从来没有强调过性别,我猜他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所以你嘴里的女生怎么来的?”

      又被识破了。

      “一字之差啊......”

      “季泽泓”神情有些无奈,他打了个响指,银光骤起,全身上下被一层冰囚住,迎之而上,悬在半空中吞并银光。

      一头银发长到腰间。

      一身银袍席地。

      待冰破碎,踩着冰渣落地不伤脚的,还是那个绝美的银发男人。

      黄昏时分,夕阳敛起光芒的利爪,磅礴的天际暗了下来。

      苏千殷站在原地,不打算跑也不打算动。

      “你来的正好。”

      她非常大方的伸出了手,“钱拿来,赔我打火机。”

      刚落地的银发男人冷不丁一个踉跄。

      “什么打火机?”

      他万万没想到是这么个开端。

      “上次你弄出个大坑,严重破坏了环境,这一点我替全人类投诉你......还有!”

      苏千殷义正严辞道,“你把我丢进坑里不要紧,要紧的是我掉下去时打火机没了,我不能没有打火机,你赔我打火机!”

      银发男人听她一口一个打火机,懵了都。

      “你不怕我吗?”

      他觉得昨晚那个大坑很惊艳,苏千殷至少会害怕一下。

      结果对方比他还冷静。

      冷静的苏千殷眼里只有打火机:“说这么多废话你不就是不想赔我打火机吗?”

      银发男人张了张嘴,还没说什么,就看见眼前的苏千殷脸色阴沉下来。

      声音也随之沉下来。

      “不想死的话,就赶紧赔给她!”

      李司黍不容置疑的姿态,顶着苏千殷的脸看起来反差很大。

      银发男人愣了片刻,蓦地反应过来,眼里燃起一丝兴趣。

      “原来是你啊......李司黍,我很想你,我们有两千多年没见了吧?”

      “我跟你熟吗?”

      李司黍看他越发的不顺眼,正在旁听的苏千殷却察觉到了端倪。

      “你们认识?”

      “认识......”“不认识!”

      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迎面相冲。

      银发男人拂了拂衣袖,一阵叹息:“别这样李司黍,你小时候大闹我的冥府,我都没有跟别人说我不认识你。”

      “冥府?”苏千殷觉得今天是个值得震惊的日子。

      “哦,上次忘了自我介绍。”

      银发男人勾唇道,“我是掌管人间生死簿的那位,阴曹地府是我老家,人类称我为冥王,我叫阿弗斯兰赫修德森罗伊特盖里。”

      “......”

      苏学神竟然没有背下这个名字。

      李司黍不管有没有背下来,直接拆穿他:“你不是叫弗弗吗?”

      “我改名了不行吗?”

      银发男人看了苏千殷一眼,实际上是在看她身体里的李司黍,“阿弗斯兰赫修德森罗伊特盖里多好听啊,而且你不是说不认识我吗?”

      “姐姐,你叫他弗弗便好。”

      李司黍眼下更关注的是苏千殷,而不是冥王的名字好不好听。

      阿弗斯兰赫修德森罗伊特盖里,不,弗弗压根没有在意后半句话,反倒是这声“姐姐”让他蹙了蹙眉。

      “苏千殷,一个怪物叫你姐姐,你不会反感吗?别用这样的眼神瞪我,李司黍......我承认我在挑拨离间。”

      弗弗不怀好意的目光实在太过明显。

      苏千殷从头到尾面无表情:“他爱叫就叫,我乐意,你管得着?”

      弗弗意味深长的挖苦她:“我当然管得着,你是不是忘了你昨晚拿刀刺我不成,被我丢进坑里的悲惨事迹了?”

      李司黍冷声道:“你是不是也想尝尝被我丢进坑里的滋味?”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弗弗又是一阵叹息,原地眺望天空,两只手背到身后,塑造出一副沧桑的假象,仿佛被李司黍的话伤透了心。

      “如果我不把她丢进坑里,她怎么能进到九幽灯里,你又怎么会有出来的机会?你竟然还怪我把她丢进坑里......”

      那盏灯叫九幽灯?

      苏千殷抓住了话里的关键。

      “我乐意怪你,你管得着?”

      李司黍原封不动的照搬了苏千殷的说话方式。

      “李司黍,我现在很生气,想把你和苏千殷都丢进坑里怎么办?”

      “想死的话你就丢,我一定会把你一起拉下坑的。”

      “好。”

      弗弗不怕死的应了一声,然后勾起手指,一抹凌厉的银光掠过。

      咻!

      转瞬间,光芒凝结成一根冰锥,悬空溅出点点碎冰。

      直线对准苏千殷的胸口刺过去!

      苏千殷的身体现在是李司黍在操控,他空手截住了那根冰锥!力度稳的可怕,离胸口还有一尺距离。

      他反手就将冰锥抛回去,锥尖扎破了弗弗的银袍!

      噗!

      锥尖没入胸口的位置,不见血红泛滥,那根冰锥触及到弗弗的皮肉就开始融化。

      直到融进身体里。

      “李司黍,当年你差点毁了我的冥府,我就问过你.....你有在意的东西吗?”

      弗弗没有着急再一次出手,“你说没有,所以我没有找你麻烦。但是你现在有了,只是你在意的不是东西,而是人,我真想毁了她。”

      “敢对这具身体动手,别说毁了你的冥府,我连你都毁。”

      李司黍看他的眼神冰冷至极,瞳孔怒放的情绪零度到极点,甚至连蔑视都不屑有。

      弗弗也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

      他们暗暗用眼神较劲,苏千殷却很不理解眼睛有什么好瞪的,瞪了又不会变大。

      她更不理解此情此景,于是将一个旁观者的作用发挥到底。

      “好好说话干嘛动手,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坑打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