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直播黄版本

      这次的谈判,不仅仅乐池的支行参加,还有市行和省行那边都来人了。三亿多的资金量不高,可架不住一点啊,那就是福乐酒业现在发展得的确很好。

      优秀的公司,从来都不会缺少银行的参与。

      解决了债务问题之后,韩松林可算无债一身轻。

      当然,韩松林手上的股份,也是减少了不少。

      总共来说,韩松林持有福乐酒业百分之八十五的股份,剩下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被几家银行共同持有。

      接下来,可以安心的考虑上一下,无债务的日子,到底应该怎么过了。

      话说,上辈子自己欠银行钱,这辈子居然和银行合伙做生意,也真的挺有意思的。

      “韩董,这是关于有意成为省经销商的名单。”柳小梅拿着一份名单走了进来。

      这份名单上面,包含着全国各地的酒类经销商,以及想要成为福乐酒业的经销商。

      为了招到有实力的经销商,福乐酒业还在报纸上面刊登了招商广告。

      所以韩松林最终看到的名单,有两百多家之多。

      这可就让人有些难以进行抉择了呢!

      “这样子,你回复他们,一周之后,在蓉城召开一个经销商大会,到时候请他们来参加。”

      韩松林为什么不在乐池召开?

      很简单啊,来这么多人,安排不下。

      很尴尬,现在乐池连个像样的宾馆都没有。

      那干脆在蓉城开好了,反正距离也不远。

      等到确定下来经销商之后,在拉着他们来福乐酒业进行一番参观就好。

      另外,有了一周时间的缓冲,福乐酒业的福乐春酒,福乐酒,以及福乐原浆的样品也能够做出来。

      这次直接推出三个新品酒,能不能获得市场的认同,韩松林还真的没什么底。

      反正福乐春酒必须得要行才可以,韩松林已经安排人拍摄广告了。

      这次的广告拍摄,是找的专业广告公司给弄的,广告预算依旧是一百万。

      一百万的拍摄预算,在93年,不对,现在已经是94年了。在94年,一百万都能够拍摄一部电影了。

      主要也有,华国拍摄电影成本比较低。

      特效什么的,那基本上就没有。

      话说,特效这块,就服83年版的西游记,即使2020年的时候看,依旧不觉得里面的特效有什么突兀的地方。

      虽然特效差,可人家的确很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不像是一些电影,特效很牛,可怎么看着,就那么容易出戏呢。

      一百万的广告预算多,韩松林要求也高,另外还得要拍摄不同版本的广告,所以算下来,也不高了。

      这天早上,韩松林刚刚起床,杨秀芳已经带着韩婷去幼儿园了。

      屋子里有着些安静,日常早起的张素芸并没有在客厅之中。

      稍稍疑惑了下,难道在屋里看电视?

      韩松林敲了下张素芸紧闭的房门,然后推门而入。

      在家里面,这各房间的门,基本上都不会反锁什么的。

      除了韩松林他们的卧室,毕竟有日常活动嘛,可别让人突然进来瞧见。

      韩松林推开门,看着被打开的电视,以及被调低的音量,就见张素芸整正用一床被子当靠枕,坐在床上看电视呢!

      心中,韩松林突然一下子松了口气。

      那刚刚的那一瞬间,韩松林想到了很多。

      甚至浮现起小时候一段记忆。

      韩泽被妈妈抱在怀里,张素芸躺在床上,话都已经开始说不清,颤抖着叫何慧从柜子里面拿糖果给韩泽。

      从此之后,韩泽就再也没有见过二婆婆了!

      被抱在怀里的韩泽,那时到底几岁?

      “妈!”韩松林压下心中的那份哽咽,也止住眼眸之中要流出的泪水。

      “起来啦!”张素芸脸上带着慈祥的笑意,拍了拍床沿,示意韩松林坐下说说话。

      韩松林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按照历史,张素芸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嗯,刚起来,你今天早上想要吃点什么?我去做。”

      张素芸怪异的看了眼韩松林:“等下亲家母就买包子回来了,她把稀饭都煮好了。”

      意思是,早饭都有了,你还做什么?

      韩松林也感觉自己有些说话凌乱,稳定了下心神:“那中午呢?”

      “你不去上班啊?”

      “哦,今天我休息!在家陪陪您。”

      张素芸一点都不领情,当自己老了,就痴呆了哦?

      “你还是去陪你媳妇吧,老太婆我,可用不着你陪!”

      这如小儿状的话语,是每个老人经常会表现出来的。

      “呵呵,我看今天天气还不错,要不要,我们去去逛下庙子?”

      张素芸倒是心动了,她在村里面的时候,可经常去逛庙子。

      十里八乡,那家庙上逢会,她和韩泽奶奶都会去走走。

      “今天又不逢会,等逢会了才去!”

      韩松林:“也行,那天逢会,您告诉我,我开车送您去,然后下午的时候,到时间我在去接您。”

      和张素芸说了会话,韩松林轻轻的关上门。

      回到卧室,坐在床边没有说话。

      此时正坐在梳妆台前梳头发的柳玉烟透过镜子见韩松林呆坐,有些奇怪。

      回过头,看着韩松林,柳玉烟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你怎么啦?”

      “没事,就是想到了点事情!对了,你最近有没有感觉妈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柳玉烟本带着些慵懒的身子,瞬时的坐直起来,韩松林如此问,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妈,身子不好了?

      “没有吧,妈生病了?”

      韩松林见柳玉烟紧张,也知道自己好像吓到她了。

      轻轻摇头:“没有,就是想着,那天去做个体检什么的。早发现,早治疗。”

      很多的病,本来就小病的,可自己不重视,被活生生的拖成了不治之症。

      每年的体检之类的,该做还是得要做。

      大大的松了口,柳玉烟拍了拍胸口,一阵的汹涌。

      韩松林看到了,却也就看到了。

      此时韩松林还真的没有那个兴趣。

      一直以来,韩松林都觉得自己算得上比较冷漠的人;对生老病死,看得很淡然。

      今天,他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想当然的觉得自己会很淡然的看待这一切。

      每次听到有熟悉的人去世的时候,韩松林面上不表露什么,可在心中,会是默默的回忆那些曾经的记忆。

      伤感,肯定会有!

      柳玉烟坐到韩松林的身边,轻轻的拥抱着他:“你有什么话,别憋在心里,会憋出病的!”

      韩松林让自己脸上露出笑意:“没事,就是有些担心妈的身体!”

      “妈的身体很好啊!”说着,柳玉烟自己都有些不信。

      婆婆的身体到底怎么样,她还不能够知道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