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视频appW官网

      “艾伦·阿诺德·阿普比,这是我的孩子的名字。”

      一个十岁的黑发少年怯怯的站在爸爸的背后,扯着他的衣角。

      黄昏时分,金黄色的阳光从窗户打进来,看起来正是刚好下班的时间。

      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和煦与温馨。

      “他看起来真可爱,很像爵士您的长相!”

      “谢谢,伯纳德。喝一杯吗?”

      魔法部行政事务司常务次长汉弗莱·阿普比一挑眉毛,笑意盈盈。

      “为您的健康举杯。”

      行政事务司私人秘书伯纳德·伍猎仪态翩翩,与汉弗莱轻轻碰杯,发出“ding”的响声。

      汉弗莱难得露出真诚而又慈祥的笑容,看向背后。

      他的儿子艾伦正一板一眼的打开小书包,里边刚好放着一个小凳子。

      “他怕来这里没地方坐尴尬,所以非要自己带一个小凳子。”

      汉弗莱亲切的介绍着。

      “我认为身为常务秘书的儿子,完全没有必要觉得尴尬。”

      伯纳德友善的看着艾伦,面带微笑。

      此时,汉弗莱却勃然变色。

      “伯纳德!”

      他看起来凶巴巴的。

      伯纳德这时则赶紧补救道:

      “作为不列颠最有权力的人之一。”

      汉弗莱的神态却并没有任何变化,从笑意盈盈到冷若冰霜,他只用了一秒。

      这时伯纳德才反应过来,刚刚的话,有可能影射着“常务秘书是无耻之人”这一信息。

      这世上哪有当着孩子说别人“无耻”的?汉弗莱觉得很生气。

      他不相信身为文法专业的毕业生搞不清楚这点问题——伯纳德骄傲到过分了。

      “今年的年终报告我会忠实的记载他的一言一行的。”

      汉弗莱心里想到。

      眼看伯纳德面露尴尬之色,艾伦作为一个小孩子却突然虚空举杯。

      他的手上并没有拿着什么东西,因为小孩子不能喝酒。

      他却一板一眼的模仿着刚才爸爸和伯纳德的举杯祝酒的动作。

      坐在自己带的小凳子上,声音稚嫩的说道:

      “谢谢,为您的健康举杯,先生。”

      周围的人虽然看起来都是自己在忙自己的事情,事实上却一个个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尤其是关注着本部门最高长官——常务次官汉弗莱阿普比爵士在做什么。

      看见这样和谐的一幕,他们赞叹于艾伦的懂事儿。

      留在休息室的公务员们都笑了。

      这些文明公仆的笑自然没有出乎汉弗莱爵士的意料,汉弗莱爵士轻轻举杯。

      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伯纳德此时长舒了一口气。

      “抱歉,但是我现在还不是先生(sir),而是这个‘先生’(Mr.)。”

      毕业于剑桥大学,专修古典文学的伯纳德今天也坚持着咬文嚼字儿。

      (sir专用于称呼爵士)(K.C.M.G以上)

      伯纳德不卑不亢的继续纠正着语法。

      “现在还不是(Not yet)。”

      汉弗莱终于解围了。

      (隐含义为:将来就是了)

      汉弗莱再次轻轻举杯,笑意盈盈。

      “算啦,既然我们家宝宝说放他一马,那就这样吧。”

      汉弗莱心中想到。

      伯纳德看着汉弗莱爵士表情百炼钢化作绕指柔,会意感激一笑,二人碰杯。

      “叮!”

      “话说回来,你怎么看待我们的大臣最近的表现呢?”

      “确实还不错。”

      伯纳德真诚的夸奖道。

      “是的,我们马上就会把他蓄养好的。”

      汉弗莱轻蔑的一挑眉毛。

      “我想他上周废寝忘食的把所有事务都完成了?”

      “是的。”

      “我们必须让他忘掉‘魔法网路追查限制’这种废话。”

      “我以为那些白皮书的名字就是‘限制魔法网路追查’”

      “是的,我们永远把最困难的部分放到标题里,这样对社会的危害比在文章里边小多了。”

      汉弗莱解释着政府约定俗成的规矩。

      “你越不想做什么,你就越要强调这件事儿。”

      “但是限制追查魔法网路权力有什么不对吗?这关乎每一位魔法师的隐私权。”

      “至少我们查询一个人的信息的时候应该问问他的意愿。”

      伯纳德反驳着。

      “你在开玩笑嘛?”

      汉弗莱难以置信的望着他。

      伯纳德认真的回答道:

      “没有啊,这不是大臣的政策吗?我以为一个民主的政府的公民应该有权力管理自己的行程路线是否公开。”

      “那么如果恐怖分子不同意呢?比如说‘那个人’‘你懂得’(you know who)。”

      “你也不想恐怖分子钻进你家壁炉里,对不对?”

      汉弗莱劝导着。

      “嗯——,好吧。”

      伯纳德点点头。

      “但是如果大臣坚持,我应该怎么说呢?”

      伯纳德询问道。

      “比如说:”

      “哦~大臣,我真的非常欣赏您的决定,但是你真的确定这是实现你的目标的最好方式吗?”

      “如果还不行,就说:”

      “现在还不是时候,出于各种原因。”

      “这样大臣们就会停下来吗?”

      伯纳德问。

      “是的,大多数情况下。”

      汉弗莱点头不止。

      “如果他还是不同意,你就说:”

      “出于各种原因,这项政策实施起来困难重重。”

      “比如说技术原因,法律原因,政策原因。”

      汉弗莱双手扶在自己的肚子上,神情严肃。

      “如果说他最后还是不同意的话,最后一招在于:”

      “这个想法很好,但是马上就要大选了。”

      “您确定要冒着选票的风险做这种事情吗?”

      “这就叫做创造性停顿。(creative inertia)”

      这样,汉弗莱就解释完了。

      聆听着在场的文官官职最高的人的教诲,这些文明公仆都点头表示学到了。

      “哦,汉弗莱爵士。你真是是太善良了。”

      伯纳德称赞道。

      汉弗莱爵士再次举杯。

      在魔法部行政事务司,没有任何事务不在格拉摩根伯爵,汉弗莱·阿普比爵士的掌控之下。

      因此,行政事务司大臣一职,由于汉弗莱稳如泰山的关系与能力,

      又被称为“政治坟墓”。

      “你在想什么呢?艾伦?”

      伯纳德目光更加友善的看着艾伦·阿诺德·阿普比。

      他看起来正在想事情。

      “我在想法子说服我爸爸。”

      “伯纳德先生,既然我们这么投缘,我建议你买几套北京的房子。”

      艾伦热切的看着伯纳德。

      汉弗莱爵士则扣了扣自己的耳朵。

      “我倒是知道北京,但是哪里是上海?”

      汉弗莱又挑了挑眉毛。

      “虽然我会送你去温彻斯特(牛津附中)或者伊顿”

      “但是我还是建议你自己赚钱去买,我是不会出钱买一千里之外的任何东西的。”

      艾伦摇摇头。他只是在思考,现在是公元1990年。等到不远之后的未来,如果父亲用一年的工资购买腾讯,阿里,茅台的股票,以及北京,上海,深圳的房子,将来能够赚多少钱。

      艾伦轻轻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防止它滴在自己的书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