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videosdenexotv

      俩人借着白蜡烛那微弱的灯光踏步入口后一路朝前行走,很快他们就迎来了第一个岔路。

      前后左右,四岔路口。

      首先后方可以排除掉,毕竟自己才刚刚从那边过来,先看看别的方向吧。

      【左边有一些较为微弱的物资,你捡起后也并没有受到危险。】

      【右边有一些物资,但数量却不是很多。】

      【前方有着一些相当微弱的物资,数目是你不愿意看到的那种。】

      来了,经典三大选择题,ABC却没有D!

      这不用看到知道,应该走右边!

      逸邵果断选择。

      在刚行进没多久地面上发现了物资。

      【您获得纯净水100ml】

      【你获得碳酸饮料100ml】

      属于水资源分类,虽说逸邵目前并不缺水,但还是拿着吧。

      回头挂交易频道换些别的也好啊。

      四岔路口再次出现。

      【左边,有一些物资。】

      【右边,有一些物资。】

      【前方,有一些较为微弱的物资,但你却同样也得到了别的收获。】

      有别的收获?

      逸邵很快就察觉到了要素。

      按照以往提示这么说,那肯定是非去不可的地方了。

      要是运气好一点,直接捡到个道具或者诅咒之物啥的又不是没可能!

      逸邵一路上也没有多大停顿,但是后面的小眼镜憋的心里面有点慌。

      在这黑暗之中横冲直撞不经思考的做出选择真的不要紧吧?

      他这么想着,但还是紧紧跟上逸邵的脚步,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被对方甩下。

      比起朝着危险发起冲锋,在现在这种局面下单人独处无疑才是最可怕的。

      俩人直走后没多久,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的小木桌,上面摆放着物资。

      【您获得饼干140g*2】

      数量并不是很多。

      逸邵收起后,一张白色的小纸条飘落在了地上。

      莫非这就是提示中所说的,别的收获?

      逸邵将那张小纸条捡起,上面记载了一些文字,看起来像是某个人的日记?

      【1972年3月28日】

      【今天的诊所迎来了一名新的客人,一位比较奇特的客人。】

      【进入诊所后,他一直说着别样的语言,但那却是我们不能理解的存在。】

      【甚至就连院长也认为他没救了,他已经不是普通的疯狂了,但我却不这样认为,每一位患者都有被拯救的价值,我们不应该因为自己的愚钝而放弃一名正在等待救赎的患者。】

      【虽然院长一再反对,但我还是成功与他接触了,与这名在旁人眼中不太正常的家伙同处一室。】

      【他看起来很冷静,他并没有传言中的那般疯狂,我想这应该会为我们之间的治疗过程添砖加瓦。】

      【我开始向他了解他所说的那个故事。】

      【他说,这个世界上除了人类和神仙之外还有别的种族,他们长的和人类一样,但却也并不是人类,但看上去又不像恶魔。】

      【他们没有恶魔的蝠翼,更没有恶魔那种透露在明面上的邪恶。】

      【他们有着天使般皎洁的身躯,与温柔的面孔,无形之中散发着光辉,但他们却并不是天使。】

      【他们说着和人类相同的语言,甚至从外表都无法看出他们究竟与普通的人类有何差别。】

      【但他们是不一般的,他们是非同凡响的存在,】

      【他说他们活在他的大脑中,但发出的低语让他浑身难受。】

      【他曾经试图让他们停止,但那根本无济于事,对方根本就不理会他的言说。】

      【我不知道他说的究竟是什么,但我想我会尽我最大的可能去帮助他。】

      【以我医生的身份发誓,我一定会带他走出这可怕的梦魇。】

      【1972年3月29日】

      【在我的一番努力之下,我成功被确定为他的主治医生,我很荣幸。】

      【我想我会尽我最大的可能去疏导他,他是一名可怜的孩子,我不忍心看着他再遭受病魔的折磨。】

      【每个医生都是神圣的,我能感受到同行们对于他的心疼,但却无能为力的那种感觉。】

      【但请不要担心,因为我在这里,我会让他从梦魇之中脱离,然后返回正常人的生活的。】

      【克洛斯·贾,执笔】

      故事到这里就暂时告了一段落。

      逸邵却陷入了沉思。

      这张纸条看上去小小的,但它上面的内容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只是一个人写的日记吗?

      如果仅仅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日记,为何在这“特殊模式”中可以找到它。

      这该死的【求生游戏】真的会做多余且无用的事情麽?

      逸邵心头泛起了雾水。

      从这并不长的故事中可以得出,这是一名医生书写的日记。

      他的名字是【克洛斯·贾】

      听起来像个外国人,起码不是本土的名字。

      而他说的那名患者,按逸邵心中的第一思路而言。

      那应该是一名精神病患者,病症应该属于【幻想症】那一类。

      而【克洛斯·贾】成为了他的主治医生,他想要救助他。

      所以这故事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就这么一点,什么信息都整理不出来啊。

      逸邵紧盯着那张纸条,他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出后续的发展了。

      真是想挠头皮的心情都有了。

      “......怎么了吗?”

      小眼镜开口问道。

      这时逸邵才回过神来,将那张纸条丢回了地上。

      “不,没什么。”

      他继续道。

      “这不过是一位医生写的日记罢了,但我想你最好不要观看。”

      “为什么?”小眼镜问。

      “里面的东西蕴藏着某种暂时尚不能理解的深意,你看了可能会有不好的影响。”

      逸邵也没有隐瞒,实话实说罢了。

      再说,

      就小眼镜那胆子,看了这虽然没啥刺激点但却处处透露着悬疑的日记不得被吓得半死?

      “哦......”小眼镜满是失落地点了点头。

      虽然他也很想看,而且也有那种想看的冲动,但既然逸邵都这么说了。

      那要不还是算了吧?

      反正看了又不会多长一块肉,更不会让怪异不杀自己,不看就不看!

      俩人离开了这里,朝着下一个路口进发。

      但他们却并没有发现,

      刚刚被逸邵遗弃在地面的那张日记,

      在他们前脚刚离开之后,后脚就化为了一阵飞灰飘散。

      尘归尘,土归土。

      但它又归向了哪里?

      这点,无人能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