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adc年龄确认

      晚饭结束,杨花儿刚要回卧室打磨房子,就被简季拎到了府衙的花园里,开始练枪。

      “白天玩了一天,现在开始练习。”简季把她拽到花园里,指着远处树上的靶子让她打。

      原来在基地杨花儿有过练枪经验,也不用从基础开始,所以上手还是挺快的,就是准头不太好。可是刚举枪瞄准,杨花儿的胳膊就被简季打了一下。

      “胳膊伸直,脑袋别歪!”简季纠正她的姿势,见她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儿气势都没有。“你们当初怎么练的,姿势都不对!”说着掰直她的胳膊,又踢了踢她的腿,让她站好。

      “开枪”简季一声令下。

      杨花儿瞄准靶心,手指用力,砰砰砰几枪,眼看着子弹擦着靶子飞了过去,一枪都没中。“我原来训练的成绩挺好的。”杨花儿试图挽回一点儿尊严。

      “嗯,看出来了。”简季声音冷漠,看着完整的靶子挑了下眉毛。

      “真的,不骗你!”杨花儿看他一点儿相信的意思都没有。

      “换弹匣,重来”

      “哦”杨花儿换上弹匣,又是砰砰几枪,依旧是一枪都没中。

      “我知道,马上换。”杨花儿很是自觉。

      就这样又打了七八回,靶子还是那个靶子,完完整整,周周正正,歪都没歪一下。

      简季都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扶额,他还从没接触过这样的学生。

      想想也是,他接触的都是部队精选出来的精英,哪个打枪不是一等一的好,像这样几十枪都没中靶的还真没见过。

      “别动,”简季从后背环住她,大掌覆在她手背,手指与她的手指交叠,用力。

      杨花儿的后背与他前胸相贴,男人身上炙热的温度传递到她后背,松柏气息在她身周弥漫,原本有些发凉的手指被他温暖的指腹覆盖,甚至她都能感受到他的心跳频率,这一切都让她心跳加速。

      砰砰砰,几声枪响过后,杨花儿身周的温度并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火热起来。

      杨花儿松枪低头,从简季的怀里钻出来,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走了两步,才想起来解释,“打完了,我去看看。”她也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该解释一下。

      怀里一空,简季才反应过来刚才两人的姿势有些暧昧,后知后觉地心跳如擂鼓。

      “那就去看看吧“简季的声音若有所失,前所未有的恍惚。

      “中了,十环。”杨花儿心情很复杂,既兴奋又难过,怎么就不能自己打个十环。

      “行了,接着练。”简季跟在她身后,哑声道。

      花园的枪声一直肆无忌惮地扰民,还没有人敢反对一声。慕容夜坐在台阶上听着枪声,跟水星三人一人一罐啤酒。

      “好怀念那段日子啊!仿佛又回到了过去。还记得吧,那时候老大总带着咱们偷偷打枪,才赢了二队,拿了练兵第一名。”

      “记得啊,你那时候最滑头,老是想着偷懒,还被老大给揍了。”水星仰头喝了口酒,才嘲笑道。

      “还是星星最美最好,总记得我的事儿。”慕容夜嘚瑟地瞟了张小魁一眼,跟水星碰了一杯。

      “媳妇儿......”张小魁声音幽怨。

      等二人从花园回来的时候,小院里只有月光、树影、游鱼,一切都静悄悄的。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安静地往厢房走去。简季在后面把客厅的门关上,杨花儿的心也随着那声轻轻的关门声漏跳了一拍。

      “我先去睡了,晚安。”杨花儿缩着脖子双手指门。

      “晚安。”简季看她急着离开的样子,有些胸闷。

      杨花儿两大步迈进房门,转身,关门,上锁,全程都垂着头,不敢与他对视。她可以感受到简季灼热的目光,让她忍不住逃避。

      记得上学的时候,她的前桌喜欢看小说,也经常跟她的同桌一起讨论。其他的都忘了,只一句话印象特别深刻。真心喜欢一个人,对方一定可以感受得到。她不知道自己感觉有没有出错,她感觉简季好像有点儿喜欢自己。

      而她,不知道能不能喜欢他?他那么优秀,国家一流军校毕业,长得好,能力强,虽然总是冷着一张脸,却总是照顾她,照顾着他们。这么久以来,好像没有什么能难住他的。

      而她,高中都没毕业,长得也不好,不过活了二十六七个年头里,她六七年都鬼一样飘着。好不容易醒过来,除了一个空间以外,连保命都做不到。

      虽说相爱跟身份,能力,长相这些无关,可两个人相爱的前提是对等,最起码她能保住自己的命,不用依附与人。可现在的她又有什么资格跟人家谈喜欢!

      “不想了,不想了!”杨花儿晃晃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到脑后。人生三大错觉,手机响了,我能反杀,他喜欢我!还是老老实实进空间打磨墙壁实际点儿,争取尽快完成,入住新房。

      一直忙到凌晨四五点,太阳出来才洗完澡,爬上床。

      简季早上起来,跑完步,吃了早饭,又找慕容夜打了几个小时的拳,还不见杨花儿起来。

      “嘿,干啥呐?”慕容夜看他一直神不守舍的样子,一拳打到简季胳膊上,不满道。好不容易能陪陪他,一点儿都不用心。

      “哦,没事儿,继续吧。”举好手靶,让他继续。

      “继续什么啊还,魂儿都跑回去了。我们简大队长也有这样的时候?”慕容夜脱掉拳击手套,扔到一边儿,一脸幽怨地调侃道。

      “你不打了?“简季答非所问。

      “还打什么啊?不打了!”看着他心不在焉地样子,慕容夜原本有些调侃的语调变得气急败坏起来。

      “那我先走了。”简季听到他的回答,甩下一句话,人就消失不见了。

      “见色忘友!”慕容夜看他异能都用上了,真心实意地骂道。

      ......

      “花儿,杨花儿”咚咚的敲门声响了半天,里面一点儿响动都没有。

      “杨花儿,开门,再不开门我就踹门进去了啊!”简季的声音罕见地带了一丝焦急。

      “来了,来了。”杨花儿被咚咚的敲门声吵醒,闭着眼睛懒洋洋地回话,揉着乱糟糟的头发爬起来开门。

      “哈...啊...”打着哈欠开了门,对上简季的凤眼,杨花儿又想起昨晚的事,立刻清醒了许多。不过只是片刻,她又迷迷瞪瞪地闭上眼睛,站都有点儿站不稳。昨天晚上她打磨到早上六点,又洗了澡,拖了地,一直忙活到七八点才爬上床睡觉。

      “老大,怎么了?哈...啊...”

      简季看着她一句话恨不得打上三个哈欠,闭着眼睛晃晃悠悠地站不稳,眼角还泛起晶莹的泪珠,像是个孩子一样。

      “昨天没睡啊?困成这样。“

      “啊,睡...哈...啊...睡了。”杨花儿捂着嘴打哈欠,丝毫不在意动作神情都在出卖她。她实在是太困了,只要让她睡觉,其他的都不重要。

      “行了,睡去吧!”抬手揉揉她乱糟糟的头发,简季皱着眉让她去睡觉。怎么回事儿?能困成这样!

      “哦,不用叫我吃饭了。”听到简季的回答,杨花儿转头就爬上床睡觉,门都没关。

      杨花儿刚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就感觉有人在叫她。

      “张嘴,把米糊给喝了再睡。”简季的声音是他自己都没有体会的温柔体贴。见她听话地张嘴,耐心地一勺勺喂给她。

      等一碗米糊吃完,又给她擦了擦嘴,理了理进到嘴里的头发,才给她盖好被子,关门离开。

      “呦...”转身就见慕容夜抱臂靠在门口,一脸八卦。简季一把捂住他的嘴,回头看床上的人丝毫未觉,才薅着他离开。

      “不知道女孩子的房间不能乱闯!”简季一脸严肃地说道。

      “那刚才是谁进了人家的房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慕容夜整了整自己被拽乱的衣服,一脸戏谑地问道。

      “别人我不管,这里,不行!”简季周身威压散开,霸道的理直气壮。

      “明白,明白。”慕容夜一点儿黑帮老大的气势都没有,立刻服软。

      “明白还不走,训练去!”知道她没事儿,简季也放了心,拉着慕容夜又回了训练场。

      这下可苦了慕容夜,他这个大佬,轻易不用动手,基本都有属下代劳。现在简季下手毫不留情,他当时就被打的灰头土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