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翼 ed2k

      这事情发生在刘斐尚幼稚之时,她懵懂无羁,而陈平亦对小女偏爱有过而不及。

      “这余弥竟然把后花园的白牡丹,给走漏了风声!看来这大宦官付德高是有文章做了。”

      这付德高一直与陈平对着干,两人政见相左,水火不容。

      “蝈县的金沙滩牡丹宫里一直栽培过好几次的,上次朕也是应允过陈平太尉试一下其它的方法,想不到这陈平竟然有如此天异般的法力。”

      “皇上,那陈平是故意放噘出来,招蜂引蝶,卖弄虚假,使宫廷内上下不安,京城悬而大晦。”

      “有这么说太尉的吗?你这奴才,包藏祸心,什么都是指鹿为马,你要做赵构吗?不要倚仗着朕对你的宠溺,而为所欲为。”

      付德高一听皇上竟然朝着自己发怒,陷害政治对手陈平的可能会昙花一现。

      “可是……,可是皇上,这白牡丹乃富贵祥瑞之国花,怎么能在臣子园中开放!再说这陈平也迟迟未报这牡丹花的移植情况,所以他是另有所图。”

      不想方设法、绞尽脑汁的扳倒陈平,这付德高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先出去,让朕休息一会,不过这关于牡丹花的事情,你也不必声势浩大,先调查清楚了再做打算,明日我和太师冯莫斋一起去太尉府走访一番。”

      “是,皇上,小的暂且告退,请皇上宽心安歇!”

      这宪宗皇帝时候的皇宫,御花园是以阊闾殿为中心,园林建筑采用主次相辅、左右对称的格局,布局紧凑、古典富丽。

      阊闾殿为重檐盝顶式,坐落于紫禁城的南北中轴线上,以其为中心,向前方及两侧铺展亭台楼阁,部分也有殿榆宇式建筑风格。

      园内青翠的松、柏、竹间点缀着山石,形成四季长青的园林景观。

      阊闾殿左右有四座亭子:北边的浮碧亭和澄瑞亭,都是一式方亭,跨于水池之上,只在朝南的一面伸出抱厦;南边的万春亭和千秋亭,为四出抱厦组成十字折角平面的多角亭,屋顶是天圆地方的重檐攥尖,造型纤巧,十分精美。

      两座对亭造型纤巧秀丽,为御花园增色不少。

      倚北宫墙用太湖石叠筑的石山“堆秀”,山势险峻,磴道陡峭,叠石手法甚为新颖。

      山上的御景亭是帝、后重阳节登高的去处。

      园中奇石罗布,佳木葱茏,其古柏藤萝,皆数百年物,将花园点缀得情趣盎然。

      园内的古树数不胜数,参天蔽日,蓬冠擎天,如插在云端的一天柱。

      并分布于御花园内各处,又周围也放置各色山石盆景,千奇百怪。

      例如绛雪轩前摆放的一段木化石做成的盆景,乍看似一段久经曝晒的朽木,敲之却铿然有声,确为石质,尤显珍贵。

      园内甬路均以不同颜色的卵石精心铺砌而成,组成近千幅不同的图案,有人物、花卉、景物、戏剧、典故等,沿路观赏,妙趣无穷。

      “都遣散了我们,我们找那太尉评理去,这皇宫园圃,可是我们的立身之处,如今为了这白牡丹皇上裁了这附署,我们这些人能去哪里……”

      一些内廷原本就守护御花园的那些花丁,非常的怨恨太尉陈平,他们认定是陈平太尉的成功,致使自己含羞离开。

      “算了,算了,你能去太尉府评理,你连走进去的机会都没有,太尉府禁卫森严,并且有锦衣卫,绣春刀,还有禁卫军,你这头颅有几颗!”

      虽然如此,但内廷还是掀起微澜,特别是冯太师直接来到寝宫,觐见宪宗帝。

      “皇上,这怎么能遣散御花园的那些平日里兢兢业业的花圃园工呢?既然陈太尉不经意间载培出了白牡丹,那是好事啊,也是皇上你的喜事啊!怎么可以反喜为怨,把怨气撒在那些宫廷园圃,我看应该传旨工部和户部,把那已经发出去的皇令给收回来。这样也可以稳定宫内人心。”

      “太师你这话严重了,你怎么可以倚仗自己是三朝老臣,而随意攫取皇上的威严,皇上的旨意怎么可以朝三暮四,随意更改呢?”

      付德高凸着屁股跟苍蝇似的突然从寝宫的一侧门出来。

      “你这付德高,向来蛊惑皇帝,致使朝廷乌烟瘴气,人心涣散,你这是要下九幽地界的。”

      气的冯莫斋差点晕倒,他慌忙用手抚了旁边的一檀木椅的把手,然后余气未消的坐了下来。

      “都别说了,你们两个都说的在理,不过今日刚好是个好天气,冯太师,我们一起去太尉府看看,随朕起驾。”

      来到太尉府,陈平正在察看皇宫下来的公文,这武库中的刀枪剑戟,介胄弓弩,棉衣战袍等都需要置办,特别是边疆上的那些卫戍部队,顶着骄阳或者寒雪,与鞑靼、女真、元辽后裔随时刀枪相向,所以一些后勤保障都需要太尉府随时置办。

      如今日有边关加急文报,西北大漠方向有一支神秘骑兵,时来在嘉峪关外骚扰。

      “太尉,上午宫内有皇上口谕,说午时三刻会来府中观看太尉府的牡丹花。”

      余弥管家起先虽然遭遇了陈平的一顿毒骂,但过了些日,陈平也将此事不计于心了毕竟余弥也是无意的,并且在府中服侍了几十个春秋,也有一番苦心。

      “这时辰还未到,也差不多了,我看先去府堂等候皇上。”

      这锦衣卫和拱卫京师的部队本来是宪宗一人直接管辖的,可也有被太尉府调用的时候,不过这还需宪宗的调用谕旨。

      否则太尉府休想用得皇上身边的部队,这些禁卫军可是精锐之师。

      “白牡丹啊!白牡丹,现在我倒后悔把你从蝈县带过来,你这是累赘,不是本府的祥瑞啊!”

      陈平饮着一壶江南的龙井茶,这是姑苏陈茜母亲的老家亲戚捎过来的,此茶味香馥郁,神清气爽,陈平上朝时都会先饮此茶,再坐车辇奔赴皇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