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odeiphone欧美直播

      “刘一刀和老张失联了。”无量山下的一处农家小院里,游林放下手里的书,对着外出收集情报回来的周莹说道。

      “怎么回事?刘一刀和老张武艺不俗,而且刘一刀的装甲极强,可独斗一名先天宗师,怎么就不声不响地失联了呢?”那名长相豪放的男子大声嚷嚷道,一副我不相信的样子。

      游林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若是他们因为在天龙寺收获过多不想分给我们还好说,若是他们轻而易举地别人击败,那就麻烦了。”

      “是呀,能让刘一刀发不出消息就把他杀了的人,我们恐怕也敌不过啊。”周莹在一旁忧心忡忡地说道。

      长相豪放的男子顿时急了,大声说道:“那我们怎么办?”

      “立刻出发,进山寻找琅嬛福地。”游林果断地说。

      “好。”众人附和着,一起出了院子。只留下原主人的冰冷尸体,讲述他遭遇了怎样的恶行。

      而此时的大理镇南王府里,段誉正趁着父亲和伯父商量事情,偷偷留了一封信跑出了王府。

      段誉在王府长大,从小即过着无忧无虑、与世无争的生活。现在自己一个人跑出来,顿时有一种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的感觉,什么都是新鲜的。一路走走停停,东逛西逛的,竟然不知不觉间出了城。

      “哎呀,我该去哪呢?”他自言自语道,又抬头看到了眼前的无量山,顿时眼睛一亮,“不如我去无量山吧,无量山风景清幽,我还没一个人游玩过,就去看看吧。”

      这时旁边路过一个男子,听到他的自言自语,就上前来问他:“这位公子可是要上无量山?”

      段誉赶紧行了一礼,说道:“敢问兄台高姓大名,我见这无量山风景清幽,想上山游玩一番。”

      男子回了一礼,说道:“公子不必客气,江湖人客气,都叫我一声马五哥,你若不嫌弃,也可以这么叫我。你要上无量山,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刚好无量山剑湖宫今天有一场比剑,可以和我同去。”

      “那就却之不恭了。”段誉笑着应了下来。

      剑湖宫内,一场比剑正在如火如荼地举行。段誉看着眼前那眼花缭乱的剑招,不时轻声叫好。

      忽然,一个东宗弟子不小心撕破了裤子,段誉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顿时惹了众怒,东宗另一个弟子拔剑刺来。

      就在段誉躲闪不急,就要被刺到时,突然掉下来一条小蛇,落在了东宗弟子的胳膊上,顿时将他惊到一旁,却不小心踩到西宗弟子的脚,顿时又互相打了起来,结果场面逐渐失控,乱战一团。

      段誉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约莫十六七岁年纪的少女,一身青衫,笑靥如花,坐在房梁上嗑着瓜子,好不悠闲。

      “谢谢姑娘出手救我。”段誉看着少女说道。

      “你怎么不还手?”姑娘问他。

      段誉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道:“我不会武功,也不想还手。”

      姑娘磕了一颗瓜子,问他:“你要不要上来嗑瓜子啊?”

      “我上不去呀。”段誉说道。

      姑娘甩下了一根长带,说道:“我拉你上来。”

      段誉下意识地抓住了长带,忽然一道大力传来,整个人被拉起,等他回过神,已经坐在了房梁上。

      下面的混乱没有持续多久,就见一个穿着同款服装的男子踉踉跄跄地走了进来,直接趴在地上,不动了。

      众人一惊,停下了争斗,看向了男子。

      “师叔!”众弟子围了上去,将男子翻过了身,只见男子胸前写了几个血字:“神农帮杀无量剑。”

      “是神农帮,他们想要霸占我们无量玉璧,不可饶恕。”

      正当众人群情激奋之时,段誉和那姑娘从房梁上跳了下来,准备离开。

      “你们这两个来历不明之人,不准走。”一个弟子看到了他们,直接一剑刺了过来,顿时引的其他人也拔剑刺向段誉两人。

      危急关头,那姑娘放出了腰间袋子里的貂鼠,引起一阵慌乱,两人趁机跑了出去。

      “我叫段誉,你叫什么名字呀?”出了无量剑派山门,段誉气喘吁吁,双手扶着膝盖问道。

      那姑娘开心一笑,说道:“我叫钟灵,段大哥。”

      “对了,刚听里面的人说貂鼠有毒?”段誉问道。

      钟灵得意地笑了笑,说道:“是呀,闪电貂奇毒无比的。”

      “那怎么办?我得去通知他们,让他们治疗。”段誉着急的说着,转头往回走。

      钟灵一把拉住了他,说道:“他们刚还要杀我们呢,你还要救他们。”

      段誉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但是这闪电貂的毒只有我爹才有解药,他们自己解不了的。”钟灵看着段誉真诚的眼神,顿时心软了。

      “那我们快去找你爹吧。”说着,段誉扯起钟灵的手就往前走。

      两人走到一半,看到路边聚集了一大帮人在煮什么东西,段誉刚想上前询问,却被钟灵一把拉住,躲到一边。

      “别过去,那是神农帮的人在熬煮毒药,一定是要毒死无量剑派的人的。”钟灵说道。

      段誉一听就急了,说道:“那怎么行,我要阻止他们。”说着,站起来就要过去。

      钟灵赶紧拉住他,说:“段大哥,我们不要多管闲事了好不好?”

      段誉笑了笑,说道:“没事,要不就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钟灵听了这话,咬了咬牙,心里打定了主意,叫住了段誉:“段大哥,我和你一起,我们瓜子一起嗑,刀剑一起挡。”说完,两人对视一笑,并肩走向神农帮众人。

      “你们是什么人?”两人刚走几步,就被发现了,神农帮帮众喊住了他们。

      “在下段誉,又是求见贵帮帮主。”段誉行了一礼,说道。

      一个汉子站了出来,说道:“我就是神农帮帮主司空玄,你找我何事?”

      段誉笑着说道:“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不如司空帮主就不要找无量剑寻仇了。”

      司空玄一听就怒了:“你这臭小子,何门何派,竟敢给无量剑派求情?”

      “我无门无派,只是觉得万事要占一个理字,大不了大家坐在一起将事情讲个明白,又何必多做杀孽呢。”段誉说道。

      司空玄却完全听不进去,直接招呼手下抄起兵器砍向段誉和钟灵。

      这神农帮虽说武功稀松平常,但人多势众,段誉和钟灵很快便左支右拙,险象环生。危机关头,钟灵又放出了闪电貂,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两人还是被抓住了。

      然后段誉就被胁迫服下断肠散,司空玄限他七日内来回万劫谷,以闪电貂毒解药交换钟灵及他的性命。

      段誉为了救人只好独自一人往山下走去。

      “御风,你看着段誉怎么样?”等到段誉离开,两个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正是逍遥子和齐御风。

      听到逍遥子询问,齐御风想了想,回答道:“此子,心性纯良,知书达礼,温文儒雅,是难得的赤子。”

      “那你要不要收他为徒呀?”逍遥子笑着问他。

      齐御风赶紧摆手,说道:“不行不行,我这教不了徒弟,会浪费他的才华,师兄倒是挺适合的。”

      “嗯,可以,到时候让无崖子收他为徒。”

      “你们是什么人?”司空玄看他俩旁若无人的聊天,有些不高兴了。

      齐御风瞟了他一眼,说道:“你们把钟灵先放了吧,剑湖宫也不要打了,童姥那里我会说明情况的。”

      “我们为什么要听你们的?!童姥怪罪下来我们承担不起。”司空玄厉声说道,眼中充满了害怕。

      逍遥子手一抬,直接一道真气隔空打了过去,竟直接解了司空玄的生死符,“这样可以了吗?”

      “你……这……解了,生死符解了。”司空玄顿时手舞足蹈,转而趴在地上哭了起来。

      齐御风看着也是无言,说道:“你们可以走了,如今没了约束,却不可再回去作恶,不然就不是生死符那么简单了。”

      这是钟灵不依了,“他们走了段大哥的断肠散怎么办?”

      “把解药留下吧。”齐御风对司空玄说道。

      司空玄赶紧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瓷瓶,递给钟灵,转身就要带着一众帮众跑路。

      “等等。”逍遥子喊住了他们。

      司空玄脚步一顿,颤颤巍巍地转过身,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饶命,饶命啊。”他大喊道。

      逍遥子见此不禁笑了笑,说道:“不要害怕,既然放了你,我就不会再对你不利。叫你回来,是因为你们中了闪电貂的毒,想给你们一点解药罢了。”

      司空玄一听这话,顿时大喜过望,一帮人感恩戴德地磕起头来。

      逍遥子将解药扔到司空玄面前,说道:“好了,你们拿了解药走吧。”

      司空玄拿了解药赶紧带着一众帮众跑了。

      “这位大哥,大叔,我们赶紧去找段大哥吧。”钟灵拿着解药,对着逍遥子和齐御风说。

      “大哥?”逍遥子摇头笑了笑。

      “大叔?”齐御风这边却是看着逍遥子哭笑不得,“无妨,段誉自有他的福源,我们慢慢找就行了。”齐御风说着,不管钟灵焦急的眼神,当先慢悠悠地往山下走去。

      而段誉这边却一时失足跌落了山崖,刚好落在琅嬛福地的小湖里。

      “哗。”一声水花声响起,段誉游到了岸边,爬了上来。

      “这是哪里啊?”看着琅嬛福地优美的环境,段誉自言自语道。

      他左顾右盼,想找到出去的路,却看到一旁的精致小楼,脚下一转,不由得走了进去。

      推开门进入小楼,迎面一张蜘蛛网就罩在了段誉的脸上,手忙脚乱地拨开蜘蛛网,段誉这才发现这座小楼早已无人居住,到处都是灰尘。

      在小楼里没有发现什么线索,段誉便退出了小楼,又看到山壁下方有一个洞窟。他也是个胆大之人,也不管有没有危险,直接走了进去。

      七拐八拐之后,他进到了一个石室,里面竟然不觉得黑暗,上面有亮光照下。段誉抬头向上看去,发现上面赫然是一大块透明的琉璃,这石室竟然是在水底开凿的,阳光透过湖水照下,映得石室明亮如昼,端的是鬼斧神工。

      正当他沉浸在这幅美景之中时,忽然感觉一把剑刺到了他的肩膀,顿时吓得一个激灵,嘴里大声求饶。

      喊了几声时候却发现身后没有声音,壮着胆子回头一看,一个持剑的美人玉像出现在他的眼前。

      “神仙姐姐。”看着眼前栩栩如生的玉像,他一时间竟然痴了。

      “神仙姐姐,段誉有幸一睹芳容,死而无憾。”他看着玉像,嘴里自言自语,“倘若神仙姐姐可以和我说句话,段誉就算是死一千次一万次,也如身登极乐,欢喜无限。”说着就直接跪在了玉像面前蒲团上。

      正当他要俯身磕头之时,却发现玉像的鞋子上写了几个字:“磕首千遍,供我驱策;遵行我命,百死无怨。”

      段誉笑了笑,说道:“让我磕首千遍又有何难事呢?”说着便直接磕了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