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映app美女

      伯克本来大腿翘二腿等着凌越买菜回来,没想到她不仅菜没买来,还带了个人过来。

      “怎么回事?我让你买的菜呢?!”

      “老先生,凌越姑娘遇到打劫的了……”

      “对不起啊……老板……今天中午可能没饭吃了……”凌越因为被掐了脖子,声音有些沙哑,“这位是安奈稣,救我的姑娘。”

      “老人家您好。”安奈稣立马朝着伯克热情的打招呼。

      “谁是老人家!”伯克气呼呼的反驳她,又转向凌越问道,“那打劫的人不会把你的钱都抢走了吧?!”

      “没有,他们想要我的小命,还好有安奈稣姑娘相救。”

      “没抢走就好……”伯克古怪的看了凌越一会儿,道:“我屋里有魔药,喝了嗓子就没那么疼了,就是我第一个抽屉里的紫色瓶子。”

      “我去帮你拿吧。”安奈稣将凌越扶到沙发上,自己跑进内屋给凌越拿药。

      “这小姑娘可靠吗?你就把她带来了?”伯克坐到凌越身旁问道。

      “可靠的,武力值超高!人家都救了我,总不能把人赶出去吧……”

      伯克冷哼一声,倒是没有再多问安奈稣的事。

      “我的魔药可是很贵的!今天你要用薪水请我吃午饭!”

      “没问题老板!”

      凌越和老板做好了协议,安奈稣也刚好找到了药水。

      “是这瓶吗?”

      “是,”伯克立马接过瓶子递给凌越,“快都喝了!”

      凌越喝下魔药,喉咙仿佛流过一道暖流,刚刚被掐的疼痛也奇迹般的消失了。

      “老板这什么药啊?好有效果!”凌越觉得她这嗓子现在高歌一首《青藏高原》都不是问题。

      “我的东西当然都是宝贝!”小老头骄傲的扬起头。

      凌越被可爱的老人家逗笑了,转脸看向安奈稣。

      “我们一会儿要去吃午饭,一起吗?就当做我对您救了我的报答。”

      “呃……”安奈稣尴尬的挠挠头,“吃饭就不用了,不过我倒是有事求你……”

      “您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尽全力。”

      “我……我也想在这家店打工……”安奈稣连忙保证,“我不要薪水,就想要个住的地方,饭也不用你们管的!”

      “这……”凌越看向老板,一脸哀求,“老板……这么好的员工千金难求啊……”

      “我只要你一个员工就够了,”伯克双手抱胸,“你别忘了,你这个工作也是别人帮你求来的……”

      “安奈稣小姐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后我开学了她也可以帮忙搭把手啊……”凌越讨好的摇摇伯克的手臂,“安奈稣小姐人还是很不错的,您考虑考虑吧……”

      “我以为你在我这里打了这么久的工也该明白‘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道理了,”伯克叹了口气,“安奈稣小姐既然救了你,我可以同意让她在我这里工作,但只能待一年。”

      “谢谢您!”安奈稣深深的向伯克鞠了一躬。

      “不用谢我,”伯克别扭的别过脸,“要谢就谢凌越吧,是她相信你的人品,你也不要让她失望。”

      “我保证不会让凌越小姐失望!”

      “好了好了!我们去吃饭吧!”伯克大手一挥就要结束这个谢来谢去的话题。

      “安奈稣小姐也要和我们一起吗?”

      “我就不去了,”安奈稣连忙摆摆手,“我不饿,你们去吧,我帮你们看着店,防止有小偷来!”

      “切,”伯克一脸嫌弃,“我的店谁敢来偷,来了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哇!老板好厉害!”安奈稣立马拍马屁道。

      “知道就好,”小老头胡子都要翘上天了,“凌越快带我去吃饭吧!”

      “好!”

      凌越带他去了隔壁巷的饭店吃饭。

      小老头还是喋喋不休。

      “你以后长点记性!还有不要带陌生人回来,就算她救了你的命也不行!”

      “嗯嗯,知道啦!”凌越温柔的点点头,伯克就像她的爷爷一样,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心底一直很关心她的。

      “还有,”伯克顿了顿,“安奈稣确实是个好姑娘,但是……她的来历并不简单……”

      “是的,”凌越也严肃起来,“我和她聊天时确实能感受到她浑身散发着正义感,只是她对她的过去一直在含糊其辞……”

      “她的来历你不用太担心了,我这个老头子还是很有地位的,我可以让她在我这里工作,你我都不会受到影响的,只是她……她自己还是要保护好自己……”

      “她的来历会让她陷入危险中吗?”

      “是的,”伯克叹了一口气,“她估计还不太明白自己的身份,她终有一天会知道的……”

      “我们也只能收留她一年,对吗?”

      “是的,”伯克一脸严肃,“你也不要过问她的故事,她的人生不是我们能左右的,我们现在收留她一年也已经仁至义尽,以后的路要她自己走。”

      凌越缓缓点头,虽然她还是不清楚安奈稣的故事,但伯克估计已经清楚了。

      她在和安奈稣回典当铺的路上聊了很久。

      安奈稣身上的正义感她绝对没看错,安奈稣就像武侠小说里仗剑天涯的侠女一样,浑身散发着朝气。

      不是像达芙妮一样无节制的宽容,安奈稣的正义感是恰到好处的。

      就像她面对想要杀了凌越的男人虽然眼都不眨的砍断了他的手臂,但是凌越明白安奈稣给了那男人活路,只要用几个回复咒就可以把手臂接上的。

      这样恰到好处的善良正是凌越所欣赏的。

      最关键的是,凌越能从她身上感到一丝熟悉。

      凌越并不清楚那份熟悉感从何而来,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不由自主的相信安奈稣。

      好在伯克也说了安奈稣是个好人,或许真的只是安奈稣浑身充满正义感吧……

      凌越在原著里从来没有看到安奈稣这个人物,这次的事件,原著里更是从头到尾也没有出现她这号人物,她仿佛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是因为凌越活着原因才会出现这么多与原著无关的剧情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