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在线观看在线视频直播

      这就是死灵术士的手段之一。

      林恩知道死灵术士可以驱使亡灵,但是弗雷对于骷髅轻描淡写、使之如臂的操纵,依旧让他觉得惊奇。

      尤其是在点燃骷髅眼睛里的火焰之后,这些原本木讷机械的亡灵,竟仿佛有了些许灵智。

      林恩考虑到即将到来的这场避无可免斗争,惊喜地问道:“这样的骷髅你可以同时操控多少?”

      弗雷用手杖指着站在墙角的黑骨骷髅,说道:“这样的,我能操控十只,像刚才那样未经过炼制的白骨骷髅,我能操控很多,但是如果不为他们点燃魂火,那其实也不算是我在操控,只是下达指令而已,这样的骷髅再多都没有意义,太脆弱而且迟钝,一锤子就能让它们散架而且半天爬不起来。”

      林恩大致理解了弗雷的意思,他现在最多能够同时点燃十道魂火,来对十个骷髅做到精密操控,如果不点燃魂火,仅仅下达指定,那么他能够操控非常多的骷髅,但是没有什么战斗力。

      因为在进来的时候与这两个黑骨骷髅有过亲密接触,林恩对它们的速度和力量有个大致的概念,外加上不死的特性,林恩认为这样的一具骷髅在混战厮杀中能够发挥的作用甚至大于目前城堡里的侍卫。

      弗雷发现林恩一直在盯着黑骨骷髅琢磨,他咧嘴一笑,站起身来,深深凹陷的眼窝里亮腾起和骷髅眼中有些相似的火焰,悻悻说道:“驱使亡灵只是死灵术士的一个分支派系,真正死灵术士的手段可不仅限于此。”

      林恩刚想要说话,突然感觉自己开始头晕目眩。

      只见弗雷拿起黑色手杖,然后重重插下,坚硬的石板地面在手杖的冲击下就像是面包一样软弱。

      呼啸的阴风在弗雷的身侧环绕,浓烈的死亡气息以弗雷为中心向四周弥漫。

      林恩只感觉自己身在天旋地转且寒冷无比的空间之中,双眼看不到任何视野,阴冷的风息直接吹进了他的身体,灵魂都仿佛要被扯碎,他只能按着自己脑袋发出凄厉的叫声。

      刹那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林恩像呆头鹅一样,楞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弗雷将林恩提会到座位上,待到林恩的眼神重归清明,才开口说道:

      “死灵术士多是些将死之人,他们行动不便,不能抛头露面,所以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里,大多数时间都在思考着死亡的意义,死灵法术也来源于此,一切的死灵法术都来自于死灵术士对于死亡的理解,而这才是死灵术师最强大的手段。”

      “而最强大的死灵术士,几乎都是巫妖,因为每一个巫妖都经历过正真的死亡,这才是对死亡最好的理解,圣光教廷之所以要严厉地打击不死生物,就是为了防止平民中出现崇拜死亡的风气,无论是真心自愿,还是被有心人利用,这都会对世间稳定的秩序带来极大的冲击。”

      林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弗雷又问道:“知道我给你讲这些是要告诉你什么吗?”

      林恩用手挤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张口就来:“你告诉我死灵术士很厉害,不光是死灵法术的施法者,还是研究死亡的学者,你们并非是要传播死亡,而是探索生命意义,而你这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弗雷抬起的手杖暂停在空中,微微张开的嘴巴也没有合上,眼窝中的火焰瞬间熄灭,空洞的眼神中带着不解。

      弗雷的身体凝滞了三秒钟,然后用手杖轻轻敲打着地面,缓缓说道:“说得没错,很正确,但我刚才想告诉你的道理是要理智,遇事多思考,不要冲动,不要当莽夫,不要看见敌人就追杀出去。”

      林恩挠着脑袋皱着眉头,然后恍然大悟,说道:“你是这个意思吗?哦哦,好的,知道了,知道了,真是深刻的道理。”

      身穿礼服的死灵术士很是受伤,惆怅道:“就像大人当初所说,我果然不适合与人讲道理,高文在这方面应该比我要强不少。”

      这一次机智的林恩瞬间领会到了真意,撇着嘴说道:“没有的事情,高文老师喜欢卖弄见识,实际上没有几分道理。”

      弗雷听到了满意的回答,心情舒畅了不少,但是林恩对高文的称呼,依旧让他难以释怀,抱怨道:

      “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本来大人都和我说好了,将来由我来做你的老师,结果竟然让高文捡了便宜。”

      林恩面露喜色,随即说道:“那以后你也当我老师好吗?教我魔法,甚至是死灵法术。”

      就刚才弗雷展露的那一手,让林恩依旧心有余悸,由此也对死灵法术产生了兴趣。

      在林恩看来弗雷应该会爽快地答应,毕竟对于经年累月都不见天日的死灵术士来说,能有一个可以说话和传承自身本领的学生,这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没想到的是,弗雷果断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么些年来,大人从不让你来见我,自然有他的道理,如果不是大人之前交给我接应你的任务,我甚至不会放你进地牢。”

      林恩能够感受弗雷对于自己父亲矢志不渝的忠诚,果断说道:“我会让父亲同意的。”

      蓝色的火焰再次出现在弗雷空洞的眼窝中,伴随着房间里的阴风,欢腾地燃烧。

      林恩看着下怀表,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12点,他再次扫视了房间一圈,没有发现任何的食物。

      “半巫妖不能进食吗?”林恩疑惑问道。

      “可以,但是没必要。”弗雷虽然有些不舍,但依旧起身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口,说道:“你应该离开了。”

      林恩也不矫情,起身就走,嘴里说道:“以后我会常来找你的。”

      弗雷认真地提醒道:“必须先征得大人同意。”

      两具黑骨骷髅领着林恩在地牢里穿行,刚走出没多远林恩就折返会弗雷的房间。

      “差点忘了一件事,你看看认识这个图案吗?”

      林恩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片,上面画着一个扭曲的圆环,正是林恩之前画下来准备向父亲请教的奥术能量圆环。

      弗雷接过纸片,视线只在上面停留了三秒钟就把纸片还给了林恩。

      蓝色火焰在弗雷眼窝中绕着圈打转,他陷入了沉思。

      林恩轻脚轻手地坐到椅子上,害怕打扰弗雷的思索。

      弗雷思索了将近五分钟,突然眼窝中蓝色的火焰大放明亮,他走到书架前,在繁杂的书籍中一顿翻找。

      时间一点点过去,弗雷的动作愈发毛躁,整个书架上的书籍都被他挨个翻遍,不少书直接扔在地上,但他依旧没有找到想要的那本。

      林恩大开眼界,就是这个人,在十分钟前,还在教育他要理智,要冷静,要思考。

      突然间,容易冲动的死灵术士停下来了他手里的动作,然后一把掌重重地排在额头上。

      他蹲下身子,把枯瘦的手臂伸进书桌下面,取出了一本用来垫桌脚的书本。

      弗雷将书本放到书桌上,尴尬说道:“你应该知道,元素施法者和奥术施法者的关系并不友好。”

      书本约有两指厚,上面布满灰尘,中间部分是一个近一指厚的方形凹印。

      书本很旧,看纸张的颜色甚至有上百年的历史。

      抹去封页上的灰尘,书本的名字显露出来。

      《奥术图文集》

      没有作者署名,出版商的名字看上去也是一个数百年前的老作坊。

      因为书本中间被桌子腿长时间压制,方形的凹印让大部分书页都粘连在了一起。

      在拆书过程中,林恩也大致了解了这本书的内容。

      这本书里面收集的是一些奥术师的笔记和草稿图纸,并且是没有经过整理的原告。

      终于,林恩和弗雷一起拆开了二十多页后找到了他们想要的答案。

      一个和林恩所绘制的图形极为相似的圆环,单论画工来看,甚至还不如林恩画得好。

      整页上就只有这个一个扭曲的圆环,没有任何注解和解释。

      林恩把书页往回翻了两篇,这页上是后面几篇图文的汇总名称。

      “莫比乌斯手记。”

      林恩和弗雷双眼中的两团鬼火互相对视,两人同时摇了摇头。

      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