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记杂文>

      这一天,师兄鸿祖均有事离开了,傲无双也离开了,晚上,我看到师尊的侍女冬韵也鬼鬼祟祟的离开了,我感到了气氛有一丝的不对,师尊所在的宫殿不断的冒出黑气,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要前去查看,却见师尊一身诡异的出现在了上空,他浑身冒着黑气,眼神冰冷,我大声的喊着师尊,他好似置若罔闻。他难道走火入魔了,为何突然散发出强烈的杀气?

      突然他的手中出现一把令人心神惊惧的刀,刀上的黑气更浓了,这个黑气到底是什么,我突然想到我曾经看过一本古书,是关于魔的记载,他们的身上会散发黑气,难道师尊他......?师尊身上的气息竟然引动了天变,天上乌云滚滚,雷光闪动,父皇和皇宫数十个高手来到这里,将我护在了身后,戒备的看着师尊,只见师尊凝聚了庞大的能量,将手中的刀挥出,我看到了一股毁灭的力量席卷而来,父皇和众高手奋力抵挡,不过一瞬,他们便被毁灭之力碾碎了,在我惊愕之下,师尊送我的玉佩发出了光芒!

      感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疼的睁开了眼,四周都是残檐断壁,我的身体?我的下半身竟然不见了,我痛苦的哀嚎着,一个老者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只青鸟站在他的肩头,直勾勾的看着我,他说别人都叫他酒疯子醉老头,他将手放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肢体重新生长了出来,伤势转瞬便恢复了,他带我升上了天空,看着都城的一切,我的心好痛!

      一个巨大的刀痕贯穿了整个都城,到处都是哀嚎声,皇宫已经被那一刀摧毁了,整个都城都陷入绝望之中,都城之外的远方,无数的火光闪动。我想到了父皇,亲眼看着他被师尊的刀气碾碎,我想到了云娘,她不过是个凡人她是不是也......这一切都是师尊做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到底怎么了?他到底做了什么?我捂着头痛苦着。

      这时,我旁边的醉老头却对我说云娘还在,不过躯体已经消失了,他已经将云娘的魂魄转移到了青鸟的身体里,我看着醉老头肩头的青鸟,它是云娘?

      醉老头告诉我,他会帮助我,只要我听他的话,他会指导我修炼,让我成为天地间最强的存在,只要我能击败厉苍茫,击败天道,他就会帮助我让云娘复生。仇恨和云娘让我立即下定了决心,此刻开始,厉苍茫便不再是我的师尊,而只是我的仇人,不死不休之仇。

      醉老头将我带到了一处秘境当中,他知道我的体制殊异,功效堪比神玉石乳之体,这里有数十条巨大的灵脉,还有一柄可以开天辟地的巨斧,我在秘境中苦修不知多少岁月,我突破了合神期,突破了圣境,最后突破了神境终于成就了创道之境,在我出关之时,天道世界却只过了数年,原来我所处于的秘境当中时间流速跟外界不同,我只知道,我在秘境当中苦苦修炼了好多好多年,在秘境中唯一支撑着我的信念便是云娘。

      此时天道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自我闭关之后,厉苍茫因为入魔被五宗通缉,星痕皇朝被月澜国攻破,四域皇朝覆灭,五大宗门几近全灭,但是厉苍茫出现力挽狂澜,然后又被世人接纳了,我很愤怒,他对星痕皇朝所造成的伤害就可以这样一笔带过吗?接着又逢神境之乱,魔界入侵,厉苍茫俨然成为了天道大陆的领袖。我笑了,这些又与我何干,他跟我的血海深仇只能有一方倒下才能结束,魔族已经退回了魔界,但是灾难还没有结束,现在我便是你的灾难,我最恨的人!

      我并没有马上动手,我想让他回忆起那段不堪的过往,我要让他在忏悔中死去,他要做的事我都会阻止,比如,他要去救他的父母,被妖天帝囚禁了上万年的神灵?在我了解了神灵可以施展时光法术之后我并没有对他的存在感到太大的惊讶。

      我在必经之路拦住了他,我看得出他的表情很复杂,可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前方有他不得不去的目的地,选择只有一个,唯有战!

      他不过神境而已,他的剑很强大,但我最恨的却是他的刀,我要斩断它!他身体中有着圣魔合一之力,一只手握魔刀,一只手握圣剑,施展着惊世骇俗的招式,元素之力他已经运用的得心应手了,并且还能操控一部分时间和空间的能力,但是,我却比他高了整整一个大境界,我有一柄巨斧,在无数岁月中悟出了三斧之力,一斧威能无匹,一斧隔断空间,一斧斩乱时间。在我的三斧之下,他无能抵挡,他也保护了他手中的刀,他并未放弃,他不停的倒下,不停的站起,是我出手不够重吗?我一拳拳打在他的身上,发泄着愤怒的情绪,他虚弱的对我说:“我欠你的,我会还给你,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狂笑着,他欠我的,怎么还?拿什么还?他欠我的一切永远都还不了,唯一能还的也只有这条命。

      他突破了,他突破到了跟我一样的境界,创道境,我与他又战到了一起,我们浑身沐浴着鲜血,他有他的坚持,我有我的坚定,他必须死,因为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要复活云娘。我们不停的以伤换伤,他伤的比我更重,在即将决出胜负的关键时刻,一只青鸟不知从何出飞了过来,在我惊愕的目光下,被我身上散发的神威碾碎,她不是在醉老头身边吗?为什么会......我瞬间明白了,我被醉老头算计了,他并不是让我打败厉苍茫,而是利用我助他破境。没了,什么都没了,云娘没了,我的信念粉碎了,我的战意已失,心内死灰一片。

      他并没有对我下手,但是我已无求存意志,我的身体在兵解,迷迷糊糊中我隐约听到了他在对我说:“坚持住,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徒儿!”

      如果可以,我想忘记这一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