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秘史邱淑贞未删减在线

      汉斯离开不久,北堂峙就收到罗杰的通讯。

      罗杰在通讯器里极尽所能的夸着午餐的美味,更是不忘称赞贾马尔和他的家人是如何的周到,说自己这还是头一次受到这样的款待。

      北堂峙却回了一句,“人家款待的是布拉德商会的梅丽莎,你在他们的眼里,说不定还不如那个梅丽莎的宠物。”

      “你嫉妒了。”通讯器里传来罗杰的笑声。

      “可笑。”北堂峙冷冷的说。

      “他正后悔没能和我们共进午餐呢。”罗杰在通讯器里的声音显然是在对别人说的。

      接着他又对北堂峙说:“我现在就去和你会合。”

      “不用了。”北堂峙说,“你跟着梅丽莎,我这里不需要你。”

      这时,梅丽莎拿过罗杰的通讯器,说道:“我们不是该一起调查吗?说好了我协助你调查的。”

      “你记错了。”北堂峙说,“来之前说好的是,你会听从我的安排。”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调查。”

      “我不喜欢有人碍手碍脚。”

      梅丽莎回道:“你这样说,我可是会生气的。”

      “那就生气好了。”北堂峙不等她再继续说,便结束了通讯。

      从白菜苔镇到南支角的路比北堂峙想象的更糟,不只是年久失修,行道树的枝杈更是交错在路面的上方,这对于悬浮摩托来说非常不便。

      北堂峙从电子地图上查到奈若河的下游正巧离案发地不远,他于是选择驾驶悬浮摩托沿着河道上方向南前行行。

      离开TGM农业公司种植区的范围,曾经的农业用地上,所有的种植与养殖设施都已拆除,就连设备仓库都已不复存在,一切都已被回收得一干二净。土地是露天的,并且没有种植作物。

      继续向前行,很大一片范围就连杂草的生长状况都不理想,许多灌木树种也显出病态。

      北堂峙猜测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才造成了种植区的荒废。但对于一直生活在中城区的他而言,却从未听说任何有关粮食短缺的消息。

      不仅如此,中城区农产品的物价也始终保持着稳定。这一点他非常清楚,因为北堂薰一贯的乱消费,但凡生活必需品有所涨价,那个家庭于此会非常敏感。

      在进入南支角时,已然可以看见高耸的外围城墙,在这种并不明朗的天气里,远远望去,就像是云雾中的远山。

      那道屹立多年的黑色城墙,如今依然是城邦的第一道屏障。

      和其他城邦外围城墙一样,这是一道环形城墙,城墙高七十米,墙体布置着防御机关和自主武器。

      曾经、在城墙的下方沿着周长每隔五十公里还设有一个军营,每个军营与中城区之间都有一条轨道运输线。但随着来自墙外的威胁逐渐减少,外城区的军营已被撤销,轨道运输线也已停止使用。

      北堂峙在到达南支角之后,发现奈落河的两岸密集的分布着简陋的民房。

      要驾驶悬浮摩托在这样的巷陌中行进并不容易,随时都有可能剐蹭、甚至撞上什么东西。

      他将摩托停在那片民房北面的边缘,沿着河岸向着聚居地走去。

      远处一座木头搭建的小码头上,一个蹲坐在临水边缘的小女孩儿侧着脸朝他看了很久。

      小女孩儿尽管生了一副可人的面孔,却是面无表情,看上去还有些木讷,一双眼睛也像是随时都在发呆。

      直到北堂峙走近时,她看见他制服上的天平徽章,这才蓦地站起身来,脚下一块腐朽的木板猛地一沉,她险些摔倒。

      可她完全没有顾及,缩着一双手本能的跳了一步,走向北堂峙问道:“你是调查官吗?”

      “是的。”

      小女孩儿半信半疑地说:“可你的制服好像不一样,之前来的调查官也不是你。”

      “之前那个调查官已经死了,我是中城区派来的调查官。”北堂峙说。

      “中城区的调查官为什么到这里来?”

      “我没有义务向你解释。”

      小女孩儿一副认真思索的摸样,“说谎的人害怕被揭穿,通常都会这样说。”

      北堂峙一脸厌恶的表情,“小孩子还真是让人讨厌的生物。”

      小女孩儿又说道:“骗子遇到不好骗的小孩子,通常都会这样说。”

      北堂峙无心这种幼稚的拌嘴,转而问道:“这里的治安官在哪里?”

      小女孩儿摇了摇头,“这里没有治安官。”

      “说谎不是小孩子的权利。”

      “我没有说谎。”小女孩儿说,“这里早就没有治安官了。”

      “为什么?”

      “我只是个小孩子,怎么可能知道为什么。”小女孩儿说。

      “那这里的治安由谁负责?”北堂峙一面问着,一面四下望了一眼。

      这里的房屋分布虽然很密集,但近处的巷子里却几乎看不到行人,河边倒是聚集了不少孩子,一个个守着河畔各自的位置,面前插着鱼竿,可一双双眼睛却不时的向着上游顾盼。

      “我们这里住的都是穷人,没什么可偷的。”小女孩儿看着东张西望的北堂峙,“你在看什么?”

      “这里的大人呢?”北堂峙问。

      “都去地里了。”

      “现在才收割?”

      “是的,因为我们得错开授粉的时间,所以只能推迟播种,收割的时间也得推迟。”

      “为什么要错开授粉的时间?”

      “我们种的东西得避免接触TGM农业公司那些作物散在空气中的花粉。”小女孩儿说,“否则,收的种子到明年就种不出东西了,要花很多钱向TGM公司买种子。而且,如果没用使用TGM公司的种子,种出了转基因的作物还会被控诉。之前很多人就是这样破产的。”

      北堂峙大概已经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并且他察觉到,面前这个小女孩儿的心智和她的年龄似乎有些不相符。

      “你叫什么名字?”北堂峙问。

      “卡珞儿。”小女孩儿回答。

      “这里最近有人失踪,你知道吗?”

      “知道。”卡珞儿回答,“但不只是最近,这里一直都有人失踪。”

      “一直?”北堂峙问,“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记不清了。”

      “不是说谎?”

      卡珞儿摇了摇头。

      北堂峙又试探地说:“听说失踪的人也有回来的。”

      卡珞儿点了点头,“你说的是我爸爸吗?”

      “他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北堂峙问。

      “两年前。”卡珞儿说。

      “最近回来的?”北堂峙问。

      “是的。”

      “能带我去见他吗?”

      “你真的是调查官吗?”卡珞儿问。

      北堂峙露出手腕处的执法护腕。

      卡珞儿却显得并不在意,她只是问道:“你是尽职的调查官,还是那种不尽职的调查官?”

      “我当然是尽职的调查官。”北堂峙说。

      “不尽职的调查官通常都会这么说。”

      尽管卡珞儿这么说,但却拉住了北堂峙的一只手,领着他沿河边走了一段,又进入一条狭窄的巷子,这才把手松开。

      北堂峙走在狭窄的巷子里,巷子并不是笔直的,甚至有很多拐角。

      通风不良令巷子在雨后变得有些潮湿,发黑的青苔和白色的菌丝在墙根的黑色木板上随处可见,空气中弥漫着滋生的真菌与苔藓散发出来的味道。

      “你们为什么你们要挤在这里?”北堂峙问,“不是应该分散在各自的种植区附近才对吗?”

      “因为水。”小女孩儿回头望了一眼,又立刻转过头去,低头看着泥泞的路面,就像跳房子一样,踏着一块块突起的石头向前走着,“如果离奈若河太远,就得花上很多时间来河边取水。到了夏季,雨水少的时候就更麻烦了。”

      “这里的自来水厂关闭了?”北堂峙问。

      卡珞儿微张着双臂,在地面铺垫的大小不一的石块上跳跃着,“不只是自来水厂,还有引水渠也废弃了。我们挖了更深的水渠在夏季引水,每到汛期快到的时候,再把入水口堵住。”

      “什么时候的事?”北堂峙说,“我是说自来水厂关闭和引水渠被废弃。”

      “记不清了。”卡珞儿两只脚踮着站在一块石头上,左右伸着双臂保持着平衡,像个不倒翁一样左右来回地摇晃着转过身来,催促道,“你得走快一点儿,如果我总是停下来等你,就没法保持走路的节奏了。”

      北堂峙踏着脚下的泥泞中凸起的石块加快了脚步,“还有多远?”

      “就在前边。”卡珞儿指着逶迤的小巷前方转角一所简陋的木屋,屋子的窗户甚至没有玻璃,几块参差不齐的木板钉在窗框上,一只小木片塞在窗框与窗台之间,令窗子微微地开启,保持屋内的通风。

      北堂峙注意到,两旁的房子临着巷子的外墙许多都被新加固过,铁钉的钉帽上大多是新起的红色锈迹,不是那种常年锈蚀积累的暗红色痕迹。

      他问卡珞儿,“这些房子是最近被加固的吗?”

      小女孩儿转过身来,左右望了一眼,点了点头,不经意地缩了缩肩膀,就像是忽然打了个寒颤,“因为不久前发生了可怕的事。”

      “是什么事?”

      卡珞儿摇了摇头,“不知道,之前有一天晚上,那边有一幢房子塌了,住在里边的人也全都不见了。我那晚怕得不得了,好在爸爸已经回来了。”

      “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吗?”

      卡珞儿摇了摇头,“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觉得害怕呀。”

      “你说的那幢被破坏的房子是谁的?”

      “是毛蛋的。”卡珞儿说,“他为回收商莫根工作,听说能赚很多钱,所以过得很不错,房子也是这里最好的。”

      北堂峙觉着眼前这个叫卡珞儿的小女孩儿很不简单,她似乎从一开始就在利用机会引导他了解这里的情况。而随着谈话的深入,他们的话题也越来越接近他调查的范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