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木凛快播

      等到许好接到助理导演的电话让去签合同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不过现在的许好已经不是之前的许好了,已经是有自信,有胆量的许好了。

      这期间,费元亮的那首歌的视频虽然男主角没找许好,但是许好投桃报李给了费元亮一首戏腔《关山酒》。

      费元亮拿到歌就进录音棚了,当天就把歌给录出来了,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能上架。

      许好算是转换了思路。

      自己不是全能的,但是自己周围全都是大神啊。抱大腿不香吗?

      而且都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宝藏留在自己手上不如放在别人那里发光发热。自己也能被光芒照耀啊。

      比如费元亮已经说了,到时候《关山酒》的收益直接七三分。这么一算,许好拿三,一把就能还个几百万。

      而且费元亮还说可以把歌卖给他们公司。只要这首成绩好,后续的价格肯定不会低。

      许好在这白日做梦,并且沉浸在拿到角色的喜悦中。好久不见的冯怡诗不仅击碎了许好的梦境,还拳拳到肉。

      “许好,你是不是给吴乐送饭了?我告诉你,你可以不跟我好。我陪着你单身。看咱俩谁熬得过谁。但是你要是背着我搞三搞四,那咱俩没完。”

      “我跟哪个女孩都清清白白。就是吴乐帮了我个小忙,我表示一下。”

      “清白?你跟我就不清不白。你不用解释,我现在对你说的这些话是一个字不信。”

      “冯大小姐,我服了成吗。我现在根本想不到这去。就想还钱。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管不着。但我也请你别把我当做你的所有物。我不是理所当然等着你骂的。”

      许好说完就捂着胸口走了。这位大小姐,估计为了演那个女拳击手的电影真的去练了,好疼。

      签了合同之后,许好直接就进组了。学校对于这种自己找活,不拉低就业率的事情还是很欢迎的,假批的很痛快。

      许好刚到剧组就看见一大帮保镖和助理围着一个女演员过去。

      听边上的人说才知道,这位是白羽。童星出身,一路摸爬滚打有了今天的地位。算是一线女星中最年轻的演技咖。

      但是人家更厉害的是另一重身份,仙羽娱乐的老总。

      白羽通过对赌协议,成功在二十郎当岁的时候就变成了资本。现在仍旧兢兢业业的奋斗在一线,只是选片严谨罢了。

      袁成言早就打好招呼了,和许好哥俩一个房间。

      想着今天白羽过来,袁成言又开始滔滔不绝:“白羽真漂亮,一点看不出三十多了。听说今年富豪榜排名前十了都。

      之前不是投资有缺口吗?白羽直接分了一杯羹。立即女一的角色就拿到了。虽然这部剧女性角色戏份不重,但是出彩啊。哎,就是演你老婆。”

      哦,楚侯的第二任夫人。许好想了想自己演的角色年龄跨度,估计是碰不上了。

      这第二任夫人是楚侯快四十才娶的。许好就演到楚侯十八岁之前,也占了四集多的戏份。

      许好也不多想,反正自己现在有了这《天下》的资源,就好好演。别的不说,毕业作品稳了。

      之前说的老爹投钱拍一部虽然没了,但是这部剧完全可以替代,甚至更好。

      戏剧学院对于表演系的学生毕业作品要求并不高。

      如果有已经参演的作品,无论是大几的都可以使用。如果没有,那最好就是大四一整年找机会找资源去拍。

      只要最后有作品,不是差到群情激奋,都能毕业。

      可是就是这演一部片子,不知道难倒了多少学生。先前还是要求一定要播出,现在把这条都删了。

      这娱乐圈啊,竞争太激烈。激烈到有无数人,熬了十年二十年,美人迟暮一场空。

      许好在《天下》剧组的拍摄很顺利。只要眼神不是许好自己的傻白甜,而是往老银币上靠,基本上都没什么问题。

      而且许好年轻,体力好肯吃苦。导演怎么说怎么做,动作不打折扣,台词背的滚瓜烂熟。态度上是不让人挑出毛病的。

      再说演技本身,吴刚都觉得许好是个有灵性的演员。一点就透,还能举一反三。

      台词功底许好是沾了原主的光,各种声线信手拈来,气也稳定。现场收音是一点压力没有。

      如果一定要说缺点,只能是和老戏骨们对戏的时候,在某些情况下高下立见。

      好在跟许好对戏的老戏骨主要是魏迪,饰演的是少年楚侯的师傅。

      魏迪是粤省人,但是普通话一点口音没有,京腔说来就来。

      早年一直在港圈混,是黄金配角。后来内陆发展迅猛,很早就回流,算是业务能力非常能打的实力派中年演员了。

      可是最近几年,魏迪是越来越看不惯这些年轻人。倒也不是说他们不努力,他们很努力的在挣钱。可是演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但是魏迪也不愿意招惹这些是非,总要赚钱养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管好自己就行了。

      遇到许好这个后生仔,魏迪是非常欣赏的。

      少见的肯下功夫研读剧本的年轻演员。

      不带那么些个助理,就自己一个人老老实实、安安份份的演戏。

      有不懂的地方能虚心求教,还知道经常帮助演职人员。

      嗨,魏迪老大哥是真想多了。

      许好不带助理是因为穷。

      虚心求教是吴刚爱屋及乌的辅助光辉。许好这小伙子,吴刚是越看越喜欢,做女婿,合适。踏实肯干,还有点聪明劲。

      至于帮助演职人员主要就是帮助袁成言。比如袁成言在派盒饭,那么许好肯定在旁边维持秩序,顺便捞个多出来的酸奶。

      比如袁成言在搬道具,那么许好肯定在后边帮着搬,顺便跟着学点小技巧。

      许好入了魏迪的眼,那魏迪也愿意点化点化许好的演技。

      不能说点石成金,但也经常有神来之笔。更关键的是不会在很多场景故意压着许好演。这就很舒服。

      许好自然承情,和魏迪这位老大哥的关系很快就拉近了。还能跟着魏迪说几句白话。

      这天许好刚拍完自己的戏份下来,一看手机二十几个未接来电,全都是费元亮。这哥们,凉了?

      “耗子!你可算接电话了!快看天海音乐榜单!《关山酒》第一!咱们超顶流了!”

      许好倒是不惊讶,在原时空那么火的曲子,在这里也不能够小打小闹啊。

      “狒狒,淡定。这才哪到哪啊。等我看看销量再说。”

      一查,许好也不淡定了。销量一亿。

      按照这个世界的版权法,音乐试听免费,下载和重听就要支付1到15元不等的费用。

      唱片公司可以在规定范围内按照市场规律定价,但已经定价的乐曲原则上不允许二次定价。

      《关山酒》定价3元,对于费元亮这种咖位的网红歌手是比较普遍的。

      而15元的单价歌曲有价无市,这种高价几乎不存在,只是理论上法律允许而已。

      最红的歌手或者顶流,定价差不多在10元左右。

      这么算下来,定价3元的《关山酒》现在已经挣了3亿。按照七三分成,许好没再继续想。

      “狒狒,我就问一句,咱什么时候分钱!”

      “哈哈哈,刚才谁让我稳一把?我告诉你,就为了这销量,公司法务部已经准备去总局备案调价了。你不是老说格局吗?你格局大点!”

      “我没法大格局啊哥,我是真的着急还钱啊!”

      “明白明白,你呀把心放回肚子里。公司说了,一周之后先发奖金。这就是笔不少的钱。至于本身的销售额,按照规定是每季度结算一次。估计你还得等等。”

      “成,我这。嗨,太激动了,真的。今晚上搓一顿呗。”

      “必须的,老板特别想见你。估计就是约歌的事儿。

      市场价,销量这么好的词曲作者,基本上都不买断,全分成。七三分有,还有八二分的。你心里有个数。”

      “明白。那地址你待会发我,我晚上准时到。”

      约的地方是燕京特色餐馆,全聚德。想想待会就能吃烤鸭,许好馋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