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下载app污

      这个女人不寻常。

      第二次见面,刘贤已经不仅仅惊叹于黄夫人的美,更惊叹于此人的歹毒心肠和蛇蝎手段。

      碧莲的父母是黄家的佃户,胞弟是黄府的小奴,幕后主谋一定姓黄。

      黄驷郎是蛮横了一些,但是十年来与郡府相安无事,加之穿越前的自己不过是个纨绔子弟,对豪族毫无威胁,黄驷郎根本没必要逼迫碧莲毒杀自己。

      唯一有动机且会得利的,就是眼前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

      是她,逼迫碧莲窥探自己的行踪,在每次流连百凤楼后点燃天竺香,企图于无形中刺杀自己。将宦官灭口,不过是保护黄氏家族的一个添头。

      而这一切的原因,只不过是穿越前的自己不喜欢她成为父亲的续弦。

      尚未过门尚且如此,如果此妇真的成了刘府的新主母,那自己和弟弟妹妹,以及心念士夫人的刘安刘全等人……刘贤不敢想。

      但是这一切他都没有证据。况且从情分和道义上说,他作为儿子,难以指控父亲的旧情人。

      也许老刘度劝自己收手时,就已经想到这场纷争牵扯到了旧爱。

      “驷郎,不妨就如公子所说的办吧。”

      劝完黄驷郎,黄夫人转向刘贤道:“贤侄,我知道你素来不喜欢我进出郡府。我与令尊令堂年轻时都是雒阳故交,弄到这般天地,想必令堂在天之灵也不愿见到。不如各退一步,可好?”

      黄夫人的目含秋波,放在一般人,早已经被迷得神魂颠倒,唯命是从。唯独在刘贤眼中,就像一只狐狸在发骚,发出阵阵恶臭。

      “你退下!”黄驷郎喝道。

      但是黄夫人不为所动,甚至跪在地上哭泣起来。

      刘贤无动于衷。

      阳光的阴影渐渐迫近节点。黄驷郎必须做出选择。

      无数双眼睛盯着黄驷郎,这让他想起十年前的父亲,是战是降,家族兴亡,具在自己一念之间。

      “交。刘贤,你赢了。”他心有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

      “公子,我现在这背上还都是汗呢。夫人保佑啊,公子大胜归来,平安无恙……”

      直到进了家门,刘全才如释重负。他脱下铁甲,露出已经被汗水浸透的上衣。他在士夫人灵位前虔诚祷告一番,轻轻插上了三炷清香。

      刘贤捂着肚子躺在床上。他想放空一切,可是胃痉挛仍旧不能放过他。刚刚生死一线,回想起来他仍然心有余悸。

      刘敏帮着刘贤脱下外面的罩袍,边解贴身软甲边道:“公子胆识,小人今日方才领教。可是公子怎么就确信,黄驷郎不会鱼死网破呢?”

      “我他妈也是赌啊!”刘贤深呼吸,努力让恐惧感脱离自己。“我就赌他没儿子!这个死王八,死龟公,死太监,死男同!我就赌他不敢拼命!”

      刘贤使劲骂着黄驷郎,觉得府中的郁气稍稍舒缓,才让刘全为自己倒了一杯自酿的冰红茶解暑。

      “公子,刚刚为何不让我一箭杀了他……为何……要再去冒险?”

      刘敏语气沉郁,面容暗淡。

      生与死的情绪矛盾在他心中不停碰撞。

      有那么一刻,他想扣动悬刀,为表兄报仇。

      但理智按住了食指,告诉他不能拿刘贤的命冒险。

      那一夜,刘贤带着一群鸡鸣狗盗之徒来找自己,带着南鹰骑连夜抓获了豪族的下人,他就知道,会有短兵相接的这一刻。

      本来这一招同时制服三大家族,已经取得稳扎稳打的胜利,为何还要冒险前去黄府呢?

      刘贤没有理会刘敏,而是先吩咐刘全:“先让后厨上面,就是我上次说的,用豆瓣酱和豆丁炸酱,拌上菠菜、豆芽还有鸡蛋的那种。”

      刘全答道:“知道,‘炸酱面’。”说罢,转身离去。

      刘贤注意到,老奴离去时,随手抹去了眼角的泪。

      又一次出生入死。又一次,为了主人胆战心惊。

      刘贤豪饮了一碗茶,努力做出淡定豁达的样子。

      “这次冒险,我也是被逼无奈,实在是襄阳的兵来得太过突然。”

      “突然?不是公子用了使君的官印,写信请来的援军吗?”刘敏不解的问。

      “是我请来的不假。可我只请了两千人,打算用刘景升的名号吓唬一下豪族们。可没成想,这老东西,派了两万人!”

      刘敏更加不解:“这人马不是多多益善?公子何忧?”

      刘贤道:“我给你打个比方吧。假设刘表在北边是个大国,咱们零陵在南边,是个附庸大国生存的小国,对吧?”

      刘敏点头,仍旧一脸雾水。

      “小国内斗,指望凭借大国拍几个使者出面,平息一下纷争。可是谁成想,北面大国突然派大军倾巢而出,你说这意味着什么?”

      刘敏问:“刘景升想来帮公子……”

      刘贤急道:“他是我爹吗!那么心疼我?!”

      “那他是……来打劫的!”刘敏恍然大悟。

      “对了。他一定是想趁乱袭取南国豪族的钱粮家底。如果我们等他到了再出手,他襄阳大军能真听我们的吗?坏人是咱们做了,好处全让他得了。你说,我能不冒这个险吗?”刘贤解释着。

      这番觉悟,来自他的亲身经历。当年穿越前,他所在的子公司好不容易要谈成一个大项目,结果快签约了,总公司突然派出一个团队接手了胜利果实,害得他几个礼拜的加班竹篮打水一场空。从那时起他就知道,总公司派出大部队来下面,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准没好事!

      但他终究没有细说,拼命夺回钱粮到底有什么重要意义。

      那番话,他要留给蒋琬。

      刘敏道:“刚刚听说景、陈、邓家已经派人送来了名册和拖欠的赋税,现在黄家的钱粮也入了府库,等襄阳兵来了,豪族就是闹也不怕了。可是公子,末将还是不明白,刚刚要是那黄驷郎只退半步,少交一半钱粮,公子作何打算呢?”

      “面来咯!”刘全端着两碗面摆在刘贤和刘敏面前,努力用欢快的语气放松二人紧绷的神经。

      刘贤挑起沾满酱汁的面条,满足的吞下一大口。

      “吃,大丈夫天塌下来都不耽误吃饭……至于你说还价啊?那没准也答应啊,可地主家的傻儿子没提啊!”

      ————————————————

      “你这娼妇,为何乱我军心?”

      黄驷郎瘫坐在地,如同战败的斗鸡。

      “乱你军心?莫非你还担心乱箭伤了我这个娼妇不成?”

      黄夫人斜依门边,望着夕阳余晖。身后的侄儿,每看一眼,都会让她想起那个肮脏的夜晚。

      “你为什么要我答应?半数家财,那是黄氏一族几代人积攒下来的!如今,全败了。”

      黄驷郎目光空洞。这是他第一次失败,败的如此突然,败的如此彻底。

      “你比你父亲差远了。不管是谋略,还是手段,甚至是……气魄。”黄夫人淡淡道。

      “你说什么!连你也配嘲笑我?”黄驷郎愤怒着跳起,一把抓过黄氏双臂,狠狠摇晃着:“看着我,你看着我!我哪里不如父亲!”

      黄夫人一把挣脱他。战败的黄驷郎,完全没有得意时的力气。

      女人道:“名册也好,钱粮也罢,归根到底都是充盈府库。你没想过,这竖子为何急不可待地充盈府库?”

      “急不可待?”黄驷郎恍然大悟。

      “这竖子要出兵,他要出兵!要么往北打武陵,要么往东打桂阳,总之,这竖子肯定要出兵,也许襄阳兵到之日,就是竖子出兵之时。”

      黄驷郎不可能预料到赤壁大战。在他看来,刘贤仍是一个竖子,只不过从玩弄女人的竖子,变成了玩弄刀枪的竖子。

      “只要他带兵出征,那时可以趁着城内空虚,彻底铲除……”黄驷郎狠狠纂拳,似乎刘贤就在他掌心,被他狠狠捏碎。

      “黄氏一怒,血染湘水。刘贤,我必定杀了你!”黄驷郎恨恨发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