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萝拉最新磁力链

      中午。

      苏和下班回到家,随手点了个外卖,便打开那本扶阳八十八方的小册子研究起来。

      这本小册子,明面上是李成兴家的传家宝。

      但实际上,乃是中医扶阳一派,从明朝起,至民国末期,数百名扶阳名医对扶阳派药方的整理与总结。

      这里面的每一个药方,都至少治好过数十万患者的病。

      每一张药方,都是扶阳派汤药学精华中的精华。

      苏和在针灸一道上,有鬼门十三针和雷火神针两大绝学,而在汤药一道上,只有医书上留下的100张偏方。

      虽然未曾实践过,但苏和对于这一百张偏方的治疗效果,丝毫不怀疑。问题在于,这些偏方所需的药材,太过偏门与珍贵,在日常治疗中很难用上。

      以这次治好龙清媛女儿的偏方为例,需要的药引居然是野生的新鲜雪莲花。

      若不是龙清媛身份特殊,这个药方苏和压根儿就不敢拿出来用。

      不过扶阳八十八方的药方就不一样了,这些药方都是扶阳派名医在日常治疗过程中总结出来的,所需的药材通常都是常见药,最夸张的不过于野人参、鹿茸之类的名贵药材,只要有钱就能买到。

      这八十八张药方到手,对于苏和汤药方面的短板,有非常大的补益!

      “诶!这张方子有点意思!”苏和翻阅到第二十三张药方时,突然眼睛一亮。

      “这两天忙着,都把白沐语给冷落了。”苏和低声道,“没想到这张药方,正好可以对症治疗她的病。之前只靠针灸治疗,预计要一年才能痊愈。但现在若是以针灸为主,再辅以汤药调理,她的病可能仅需四五个月就能痊愈了,时间缩短很多!”

      苏和高兴地打了个响指,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摇头一笑,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就是缘分啊。

      “喂?”

      “是我。”苏和应道。

      “你这两天在忙?”

      “是挺忙的,自打那天跟你在公园救了人,就没停下来过。”

      “那你今晚有空吗?”

      “没空。”

      苏和坏笑的答道,但是声音却掩饰得很好,充满了没法脱身的无奈。

      “哦。”白沐语的声音明显很失落。

      “不过。”苏和话锋一转,“为了你我会尽量腾出时间来的,你说,今晚几点?”

      “真的吗?”白沐语难得有小女生般的雀跃,“爷爷让你过来吃晚饭,然后还有治疗……也停了许多天了,你要不要——”

      “当然要,我6点钟过去吧。”苏和道,“对了,你能喝中药吗?”

      “什么叫能喝?”

      “就是你对喝中药抗不抗拒?”

      “还好吧,小时候爷爷就让我喝过。”

      “那应该没问题,我亲自熬出来的中药,比普通的中药好喝上百倍。”

      “嗯。”

      沉默了十几秒。

      “那你先忙,我挂电话了,记得过来吃晚饭。”

      “好的。”

      挂掉电话。

      白沐语双手捧着手机,放在胸口,心跳得十分厉害。

      白青石从边上探出头来,嘿嘿一笑:“乖孙女,第一次主动给别人打电话的感觉怎么样?”

      “爷爷!”

      白沐语嗔怒的瞪了这个老不正经的一眼,转身回房去。

      苏和挂掉白沐语的电话,开始研究药方,根据他自己的经验,针对白沐语的病情改了其中两味药。

      随后吃掉外卖,躺在沙发上休息了半小时,再去到医院上班。

      下午1点50分。

      苏和刚走进医院,这还没到上班的点,一楼的大厅居然挤满了人。

      他向旁边一个医生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今天各家报纸安排了对卫良教授和白青石的专访,申海市内其他几家有名的医院,也都派了代表过来参加专访会,美其名曰学习,实则也就过来捧场。

      所以一楼大厅才被堵了个水泄不通。

      “这些报社的专访倒是安排得很快啊,果然新闻都讲究个时效性。”苏和暗自笑了笑,径直走向办公室,然而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被一个记者给拦住了。

      “是你!?”

      苏和笑了笑,挥手打招呼。

      “伍立群。”记者答道,“苏医生可真是贵人多忘事。”

      “我算是个什么贵人?”苏和摇头,“我说过我不接受采访,卫良教授和白青石老爷子都在下面呢,麻烦你去采访他们行不?”

      “苏医生,今天这个采访,可真由不得你拒绝。”伍立群苦笑连连。

      “难道我连拒绝的基本权利都没有了?”苏和气笑道。

      “实话跟你说吧,我今天不是为了采访你救龙清媛女儿那事来的,而是为了你在滨海公园,救了市公安局副局长而来的。”伍立群道,“这是市团委、宣传部,亲自给我派发的采访任务。”

      “可我要是拒绝呢?”苏和反问。

      他不喜欢做的事,没人可以逼着他做。

      “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说两句话不行吗?”花欣云这鬼丫头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笑嘻嘻的盯着苏和。

      “你的面子,你那巴掌大的小脸蛋能有多大面子?”苏和调侃道。

      “哎呀,随便说两句嘛。”花欣云跑过来抱住苏和的手臂,旁若无人的撒起了娇。

      伍立群看着这一幕,低头轻咳了一声:“两位,你们能不能等会儿再进行甜蜜的恋爱,我的采访真的很急。”

      “谁谈恋爱了?”

      苏和跟花欣云双双转过头,异口同声。

      “我……我看你们这么亲密,还以为你们是恋爱关系。”伍立群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

      “切。就他?本姑娘完全是看你央求采访可怜,也顺便想听听他的采访,才出卖色相帮你一下。”

      花欣云松开手,甩了甩脑后的双马尾。

      “我看了很多电影电视剧,你们这种互相斗嘴,相爱相杀的小年轻,最后都会走到一起的。”伍立群看着花欣云,若有所思的说道。

      “大哥,你比我大几岁啊,管我叫小年轻?”花欣云翻了个白眼,问道。

      “你……你今年大概17,我可是已经26了,大你快10岁呢!”伍立群认真的答道。

      “原来如此。”花欣云噗呲一笑,“那你就当我17吧。”

      “我都看不出来你是真瞎还是会说话。”苏和哑然失笑,拍了拍伍记者的肩膀,“赶紧采访吧,我晚上还有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