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app福引导网站

      “丑话说在前头,第二个boss有点难打。”

      陈乐山父母的最后一点幻影消失之后,秦铸终于又开口了。

      “怎么个难打法?”

      一身正装,难得帅气了一回的陈乐山问道。

      “梦境之蛇不是那种因为吞食了太多记忆而有点智力障碍的低能儿,它不会傻呆呆的站在原地和你拼个死活。”

      秦铸挠了挠头,然后接着说道。

      “你要进入梦境之蛇栖身的另一重空间,然后在那个虚幻的世界里把你师姐带出来,在她彻底迷失自我之前。”

      “这一回是有确定的时间限制的,记好,是十九个小时,如果没能在此之前成功,或者你在梦境中死亡,那就意味着她再也不可能摆脱梦境之蛇的蛊惑,到时候我会出现,然后解封你的神言。”

      “等一下,你要封印我的外挂?”

      听到秦铸的话,陈乐山不免有些惊讶。

      毕竟他可不是什么真的巫师猛男,没了外挂就和弱鸡一个档次了。

      “不然怎么入梦?放心好了,我会给你留一点能力的,但别指望太强。”

      秦铸摆摆手,安慰道。

      “能不能在我临走之前给点提示?不然我可能还要花不短的时间才能搞清楚状况。”

      看着秦铸走上前,似乎准备一巴掌把他拍晕,陈乐山连忙说道。

      “......行吧,提示是,不要把它当做物理问题去解决,能决定一切的关键不在你以为的地方。”

      犹豫了下,秦铸给了陈乐山一句乍听起来有些不明不白的话。

      而后,下个瞬间,原本还帅气的站着的小寿星突然闭上了眼睛,整个人直接向后倒在地上。

      过了好一会儿,秦铸才不急不缓的打了个响指,以示他对陈乐山的突然倒地有着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

      “加油哦。”

      随着秦铸的身影消失之后,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忽然,一直因为某种缘故被压制在亡者之国的另一层位面里的高等魔法生物们,终于回归了这片独属于贪食梦魇的领域空间。

      就像神代君主创造了旧日领主一样,这些被旧日领主创造的族裔虽然比不上自己的先祖强大,但对于人类而言,仍旧是难以抗衡的可怕存在。

      远非陈乐山之前随手消灭的那些低等魔法造物可比。

      当然,某位已经睡得像头猪一样的少年是它们唯一无法攻击的对象。

      ······

      阳光从窗户照进房间,床头柜上摆着的小型时钟所有指针都指向八点,恰好是再标准不过的早晨。

      陈乐山慢慢睁开眼睛,好一会儿才习惯了位于视线末端的陌生天花板,和房间里空气中弥漫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清香。

      “这里是哪里?”

      陈乐山在床上爬了起来,环顾四周一圈,略显迷茫的同时还有点惊讶。

      被仔细按高度和厚度排列好的书柜,没有任何杂物的电脑桌,以及像是昨天晚上才拖过的地面。

      如果说这就是他的房间,那未免有点太干净整洁了一些。

      咚咚!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陈乐山对于现状的思考。

      “请进。”

      陈乐山说道。

      虽然他并不确定这个世界里的自己有没有晚上锁门的习惯,但现实世界里是绝对没有的。

      “我要是能打开门,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敲门?”

      很快响起的女生的声音让陈乐山吃了一惊。

      虽然语气和他之前见过的有所出入,但听声音绝对是朱芷墨没错!

      不过问题来了,师姐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他的房门前?他两到底是啥关系?

      “等一下,我马上开门。”

      没有任何一点应该有的记忆的陈乐山连忙下床,跑去开了门。

      “我做了早餐,赶快起来刷牙洗脸。”

      房门打开之后,同样一身睡服的朱芷墨顶着有些凌乱,还没有打理过的发型,语气颇为不耐烦的说道。

      “呃.....好。”

      陈乐山下意识的迟疑了一瞬,不知为何,他总感觉眼前的朱芷墨和他在现实世界里的那个表妹有些微妙的相似之处。

      难道在这个梦境世界他两是姐弟?

      “你昨天晚上几点睡的?为什么一副还没睡醒的傻样?”

      正准备走回餐桌的朱芷墨多看了陈乐山一眼,然后停下脚步说道。

      “这个,也没多晚吧。”

      陈乐山有些心虚的说道,他今天早上八点才来这个世界,哪里会知道昨天晚上是什么时候睡得。

      “虽然我很不想这么说,但熬夜做那种事情对身体不好,你以后会吃苦头的。”

      朱芷墨看着明显在说假话的陈乐山,犹豫了一下,忍不住说道。

      “什么那种事情!师姐你不要乱猜好不好!”

      瞬间秒懂了朱芷墨的意思,陈乐山不禁有些燥上心头,所谓纯情小男生,正是如此。

      “师......姐?这是什么时候有的新称呼?”

      听着陈乐山的话,朱芷墨不禁皱起了眉头,一下从大清早赶起来做早餐的昏沉状态中醒了过来。

      “你难道喜欢这个调调?你有点不对劲啊。”

      “只是叫错了而已,你不要误会,哦对了,我没睡好,现在脑子里有点乱,请问一下,我一般都叫你什么?”

      陈乐山拍了拍脑袋,装出一副我现在有点神志不清的样子,试图蒙混过关,顺带再从朱芷墨口中套出一点有用的信息。

      “这不是脑子有点乱的人会问的问题,应该是需要去看神经科的人问的才对。”

      朱芷墨环抱着双手,不知为何,有点生气。

      “......”

      陈乐山呆呆的与朱芷墨对视着,一时间不知该做何语。

      虽说梦境世界和现实世界不太可能会是同一个性格,但这未免也相差太多了。

      这还是那个除了有点过于行动派之后几乎完美的好学姐吗?

      “好了,我认输,请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有关我失忆的事情待会再说,麻烦你先回答这个问题,以解我心头疑惑。”

      经过片刻的思考,陈乐山最终高举双手投降。

      他从来就不是那种能在电视剧或者小说里跟人家拼智谋,大杀四方的角色。

      老实说以他的智略值只适合当那种出场三个镜头就要扑街领盒饭的自大狂龙套。

      台词总共加起来不会超过十句,甚至其中有一半的露脸时间都在发表让人生厌的言论。

      以方便他被反派或者主角干掉时,观众不会产生不必要的怜悯情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