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雪花三级

      那七个人看着秦瀚诡异的笑脸,都觉得有点瘆人,就把他当成了半个神经病,也没多管他,继续进行洗漱。

      此时的秦瀚只求一死,求死者无畏,所以他什么也不害怕了。秦瀚见刀疤男正在刷牙,他迈步走到洗脸池跟前,沉着冷静的对刀疤男说:

      “今天中午的肉我给你吃。”

      刀疤男牙刷在嘴里不方便说话,他觉得这小子肯定是服软了,于是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秦瀚继续说道;

      “肉给你吃可以,但有个条件!”

      刀疤男瞟了秦瀚一眼,嘴里乌拉不清地问了一句:

      “什……么……条……件?”

      “你把我弄死!”

      秦瀚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这句话,刀疤男听了,一口吐掉口中的牙膏沫,瞪了秦瀚一眼。

      “你神经病吧!是不是真的活腻了,老子被吓大的吗?你来吓唬我?”

      秦瀚接着说道:

      “我是认真的,我犯了重罪,杀了别人全家,活不了了,我不想这样煎熬下去,早死早脱生。你可以想个办法弄死我,不被摄像头发现就行了,就当帮个忙还不行吗?”

      其余众人一听秦瀚是个杀人犯,,顿时都立目相看。开始还觉得他可能在吹牛,但看他认真严肃的表情又担心这是真的,谁都知道死刑犯是什么都不怕的,包括再杀人。

      于是那几个想欺负秦瀚的人,多了几分对他的畏惧,心里想尽量不要惹他,离他远点。

      刀疤男虽然大小世面都见过,但也摸不透秦瀚的底了,也懒得理他,于是就继续去洗脸。

      秦瀚见刀疤男并没理会自己,便想故意激怒刀疤男,他抬起一脚正好跺在刀疤男的背后,刀疤男往水池边一趴,脚底一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下刀疤男怒了,露出了满脸恶相,手一撑地站了起来,毛巾往地下一甩,本能地向秦瀚怼了上去,一阵拳打脚踢把他干翻在地,秦瀚顿时被打的嘴角流出了鲜血,他虽然觉得很疼,但脸上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让刀疤男越打越生气。

      不一会儿拘室的智能警报响了,通过网络也传到了值班室,立马就有三名值班警员,握着手枪来到了拘室,进来后正看到刀疤男在愤怒地踢秦瀚,拦都拦不住。

      秦瀚已经被打晕了过去,一名警员用枪指着刀疤男的头,才让他停了下来,另一名警员给他铐上手铐并带出拘室,处理结果是刀疤男被关24小时禁闭。

      而秦瀚紧急被送进医务室,他有两条肋骨被打断,经过接骨治疗后,直到夜里才从昏迷中醒来,修养了一天后,又被送回了之前的拘室。

      警员在锁门之前警告所有人,谁再打架关一个星期禁闭,然后便离开了。

      秦瀚踉跄地走向他之前睡的地铺,突然炕床上站起一名瘦脸男把他拦住,并说道:

      “你今天就睡在铺上吧,地下凉!”

      说着并帮秦瀚抱起地下的被子,放在了铺上的一个空位处,秦瀚用感谢的目光看了瘦脸男一眼。

      刀疤男对瘦脸男“哼”了一声,准备过来要问责瘦脸男为什么要另站别队,秦瀚上前一伸手拦住了刀疤男,他俩怒目相对,就这样僵持了好几秒,秦瀚先开口说了话:

      “你动他,先过我这一关。”

      刀疤男顿时怒火万丈,用手指着秦瀚的鼻子。

      “你他娘的,你真的想死吗?”

      “对呢!我是真的想死,你也太怂了,上次给你打你都打不死我,你就是个废物。”

      此时的刀疤男已被他的话气的咬牙切齿,他举起拳头做出要打秦瀚的姿势,拳头被攥的“嘎嘣”直响。

      然后挥拳就要打下去,可拳头落下到一半就突然停止了,他想起关禁闭的滋味,又黑又湿又狭窄,腿都伸不直,真不是人呆的地方,想到这里,他又看了看摄像头,并吐槽了一句:

      “真是他娘的神经病,脑子有问题呢吧!”

      没想到的是,秦瀚就在刀疤男话还没说完的同时,往他脸上吐了一口痰。这下刀疤男忍不住了,他本能地将秦瀚推翻在地,准备上去再用脚跺他。

      这时和刀疤男比较亲近的几个人过来,一把拦住了刀疤男,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一顿打下去,一个星期的禁闭,不值得。

      刀疤男在众人的劝说下擦了擦脸上的痰,也只好作罢,恼火的不知所措!

      智能摄像头的判定机制是:身体过多接触才算打架,一两下不算数。

      到了饭点,当每个人捧起饭盒时,秦瀚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饭,然后放下饭盒,一个跨步跃到刀疤男跟前,一记侧踹腿将刀疤男又干翻在地,米饭菜撒了他一身,狼狈不堪。

      还没等刀疤男起来,秦瀚又是一波回旋踢,把高个男的饭盒踢出了好几米远,把他端饭盒的手踢的生疼。

      这时刀疤男坐起身来,但并未站起来,只是坐在地上看着秦瀚,他拨了拨脸上的菜叶和米粒,无奈地笑了。

      “唉!他就是个傻子,我们跟个傻子计较个啥!”

      秦瀚一边向刀疤男走去一边说道:

      “你个垃圾,你才是傻子!没看过你这么怂的人,你那个刀疤是你自己割的吧!”

      刀疤男见秦瀚过来,本能地用屁股往后挪了两步,没想到他已经发自内心的畏惧秦瀚,真是验证了那句话,恨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秦瀚停住脚步,并狠狠地说道:

      “从今天开始,除了瘦脸男,其他人都给我睡到地下去,不然你们连一顿饭也吃不上了,如果想干架的话,不是我死就是你们关禁闭,不信来试试!”

      众人听了,都被他视死如归的态度给折服了,陆续把被子铺到了地上,刀疤男也是无奈地恼的直喘粗气,但也没办法,把被子也铺到了地上,唯一给自己的安慰就是,好人不跟傻子斗。

      结果到了晚上,秦瀚和瘦脸男睡在铺上,其余六个人都睡在地上!一旦下面有人打呼噜,秦瀚就往那个方向吐痰,旁边的人就把那个打呼噜的人推醒,结果弄的下面的人,都不敢睡觉了,各个都提心吊胆的。

      秦瀚先睡着了,便也听不到谁再打呼噜了,这是他近几天睡的最安稳的一夜。

      第二天中午吃午饭的时候,秦瀚命令刀疤男把他的那份肉给自己吃,不然踢翻饭盒,刀疤男被秦瀚已经整的没脾气了,彻底驯服了,也只好照做。

      秦瀚把得来的肉又拔给了瘦脸男并说道:

      “你的脸怎么这么瘦,多吃点,圆润点好看!”

      瘦脸男一边吃一边点头表示感谢。

      “我,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就叫你两肋哥吧!有句话怎么说的?什么为兄弟两肋插刀,你正好断了两根肋骨!”

      瘦脸男说着自己都笑了,把秦瀚也听笑了,瘦脸男继续说道:

      “谢谢了!两肋哥,其实我早就看不惯刀疤坨子了,我永远支持你。”

      瘦脸男的话把刀疤男气的直瞪眼,但也束手无策。

      秦瀚指着刀疤男呵斥道:

      “你瞪什么瞪,如果以后有人敢欺负我这位兄弟,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其余的人继续吃饭,秦瀚只吃了两口便放下了饭盒,因为他还是很郁闷,仇虽然报了,人也整了,刀疤男的气焰也灭了,但根本性问题还没有解决。

      他有点着急了,一心求死的他终于想出了个极端的办法——撞墙而亡,他越想越冲动,一声大吼,迈步冲向硬生生的墙面。

      只听“咚”的一声,秦瀚立马倒地,失去了知觉,鲜红的血液顺着耳根流到了地面,这下把那几个人吓蒙了,等他们反应过来后,立马有两个人假装打架,触发报警,不到十几秒来了三名警员……

      秦瀚的眼皮颤抖了好几下,才睁开了双眼,眼球上充满了红血丝,她感到眼睛肿胀,头很晕乎。

      他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才发现,这是在上次呆过的医务室的病床上,而且双手被铐在床边,动弹不得。

      他意识到这次撞墙寻死又失败了,他很绝望,头突然变得更昏沉起来,忍不住又晕睡了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间禁闭室里面,那是一间防自杀的禁闭室,四面墙及地面,还有马桶都是软胶做的,想机械性自杀很难。

      前两天被打的老伤还没好,这次头又严重受伤,精力已损过半。但他还得继续想办法去死,而且要快,这太难煎熬了。也没别的办法,能想到的就是绝食不吃不喝,每到饭点从门洞里送进来的餐水,他都背着摄像头倒进了马桶里。

      就这样他坚持了两天,极度饥饿和干渴就像魔鬼一样折磨着他,嘴唇干裂到流血。想喝一口水,最后咬紧牙关还是忍住了,终于在第三天早上他精力耗尽大脑缺氧,晕倒了。

      他在晕睡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有一个呲牙咧嘴的人,不停的在他耳边念叨着:

      “你的罪还没有赎完,想死没那么容易!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瀚连忙追问:

      “我有什么罪?我到底有什么罪要赎?”

      那个呲牙咧嘴的人并没有回答他,便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里。当秦瀚再次醒来后,发现自己又来到了医务室的床上,手脚都被铐住,手腕上打着吊针,正在给他补充营养和水分。

      旁边还有一位警员专门在看守着他。秦瀚彻底绝望了,想不出可以死的办法了,他身体的受伤加上机能的消耗,现在已经非常憔悴了,思维时常模糊不清。

      有些回忆便浮现在了他的眼前,小时候秦瀚就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面,有妈妈一手带大,他特别爱他妈妈,但他又是一个叛逆调皮的孩子,惹的妈妈经常气得直哭……

      他又想起和晓宇结婚的场景,东海城蜜月游,夫妻二人在海滩上嬉戏打闹的画面,都历历在目,真是验证了那句话,有爱的旅行哪都是风景,秦瀚觉得他们小两口点点滴滴的浪漫,就像发生在昨天。

      他现在好想她们,不禁眼泪涌出眼眶,模糊了他的视线,脑子里面各种回忆就像过电影一般。

      突然一副画面定格在他的脑海里,在以前的影视剧里面看过这样的情节,叫咬舌自尽,失血而亡,这可能也是他唯一的办法了。

      他先试了试,咬了一口,那可是钻心的疼!不知如何继续,但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狠下决心使劲的咬下去……

      咬破就会流血,血流多了自然就会死,为了不让旁边的看护警员发现,流出来的血直接往肚子里咽。

      其实如果一刀切断也就罢了,像这样跟嚼肉似的,一点一点递增的疼痛,如同万箭穿心。秦瀚顿时额头汗珠直冒,舌头上的血管很丰富,血流如泉涌一般,秦瀚不停地往下咽。

      过了一会,血流的速度变慢了,可能是伤口开始凝结了,于是他用身体的最后一点精力再次咬自己的舌头,舌头都咬烂了,只是某些地方还有一点点筋连接着。

      他已经疼到快要晕厥过去,就凭着一股毅力硬撑着,血再次汹涌而出,大口大口往肚子咽,就这样重复了三次。

      秦瀚终于因为血流过多撑不住了,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产生了幻觉,在他远处出现了一道白光,尽头是一道门。

      从门外面过来了刚才那个呲牙咧嘴的人,手里拿着一把钩子,这人手臂一摇,钩子飞甩过来,正好勾住秦瀚的肩膀,接着把秦瀚的身体使劲往门外拉去……,随之他的意识也消失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