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在线视频apk

      “我们在说,教练这么大年纪了,还敢逆流复出,勇气可嘉!”

      艾羚先是被李森吓了一跳,随后转头看着他忿忿说到。

      “我年纪很大吗?”李森摸摸下巴上的胡茬,带着询问的眼神看了其余四人一圈。

      魏江和简清商见状都连连摇头,容淇岸和成非捷则非常实诚的点点头。

      “哈哈哈!”一旁靠在椅子上的艾羚捂着肚子笑出声来。

      后知后觉的成非捷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想了想还是开口回道:“应该这么说,教练今年二十八,年纪并不大,只是放在职业圈里,应该算偏大吧?毕竟我听说过职业选手年纪越小越好——”

      “又是门外汉的说法,”李森直接开口打断成非捷的话,“或者说,这是个被人刻意带偏的说法。”

      “啊?不是吗?不是说年纪越小,反应越快……”

      “世上就只有电竞比赛吃反应吗?”

      “……那倒不是。”

      “这么说吧,有几个传统体育项目是出了名的吃反应力,比如拳击,比如冰球,还有羽毛球,以及咱们的‘国粹’项目乒乓球。

      “你们什么时候听说过这几个项目的选手像国内电竞选手一样,过了二十四岁就纷纷宣布退役的?”

      “诶?是哦……”

      “别说过二十四岁退役,这里面很多项目的选手巅峰期都是二十四到三十岁之间,怎么人家从没嚷过自己反应下降了,打不了了呢?”

      看着除艾羚外的四人,李森表情渐渐严肃起来:“还有国内不温不火、但国外非常流行的FPS项目CSGO,同为射击游戏,人家选手的年纪可一点也不小吧?夺冠队伍里甚至常常可以见到三十岁左右的老将,怎么到国内就‘二十四岁,反应下降了,该退役了’?”

      “哼哼,你退役的时候不也这么说的?”旁边半天没吭声的艾羚白了他一眼,开口说到。

      “我为什么退役,你刚不是都告诉他们了吗?”

      李森瞥了对方一眼,见她吐吐舌头,倒也没多计较,回过头继续看着四人:“国内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激流勇退’,只要你们继续打下去,早晚也会领悟到,只希望你们到时候能记得自己踏入这一行的初心。”

      几人闻言都纷纷点头,艾羚则盯着他问道:“那你的初心呢?你这次复出,是为什么?”

      “为什么?”

      李森抬起头看了看偌大的训练室,数十名学员在各自的位置上埋头打着比赛,时不时传出各式各样的喊声。

      他就这样看着训练室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缓缓低下头,将手中的记事簿轻轻放在桌上。

      “只要打比赛,我的目标至始至终就只有那一个!”

      说着,他指向别墅东头墙上NPC训练营的宣传海报。

      这张铺满整个墙面的巨型海报中央,印着一口闪耀着金色光泽、象征吃鸡职业赛事最高荣誉的黄金平底锅。

      “是吗?”

      艾羚轻轻点头,随后从座位上站起身:“教练,你安排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那我就先回去咯?”

      李森闻言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见已经接近十点,开口道:“我送你回去吧。”

      和其余几人一一道别,李森拉开别墅大门,两人离开了训练室。

      ……

      上沪市丽兰湖,因为有着诸多别墅区存在,加之地处幽静的五环附近,租金并不高,是众多PCL俱乐部入驻上沪的首选位置。

      久而久之,甚至艾伦格Y城西部的湖也被圈内戏称为“丽兰湖”,最后更是在赛场上借由解说之口,破圈成为了许多普通玩家都知道的报点。

      除了NPC在这建立训练营,艾羚所在的M&M战队也在不远处另一别墅区驻扎。

      暑意未消的小区马路上,两人并排缓缓向出口走去,明亮的路灯将他们的身影拉长。

      艾羚走着走着,突然迈着奇怪的步伐,一步一跳地偏向道路内侧。

      李森从兜里摸出烟来,想了想还是夹在耳朵上,看着对方如同跳房子的行动方式,无奈地摇摇头。

      “多大的人了,还踩影子,真是……”

      对方闻言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他,清爽的面容上闪动着一双明眸:“教练,为什么这时候复出?当初不是说好——”

      李森把烟从耳朵上取下,叼在嘴里冲她摆摆手,含糊不清道:“今天和KK一起打,怎么样?”

      “KK吗?”艾羚转过身,抬头看着夜空,“枪法挺厉害的,对栓狙有种执着。”

      “过两天直播带他一起打几局?”

      “哦?”她闻言脚下缓了缓,“要我拉他一把吗?”

      “他有希望成为NPC出来的下一个S级,而且……他以前有点惨的。”

      李森叼着烟,没有点燃,缓缓将容淇岸之前被父母送进戒网瘾学校的事情说了一遍。

      艾羚一直没有吭声,直到李森说完,她才侧过脸看着李森:“我没什么问题,反正这段时间是我们的休赛期。”

      “这次基辅感觉怎么样?”

      “不好玩,基本都在酒店待着,没出事之前杨姐都不让我们出去,出了事之后就更不让了,什么地方也没去,无聊死了。”

      “杨教练管得严也是对的,你看,整个PCL就你们是正常开局不是吗?”

      “她也就只能管管纪律了,”艾羚闷闷不乐地叹了口气,转过身背着手,面朝李森倒退着走起路来,“教练,你复出了,那我们的路线分析就没时间再帮忙了吧?”

      李森沉默半晌,点点头。

      “哎,看来下个赛季我不必续选手合约了。”

      李森闻言眯起双眼:“不续约了?可你的‘艺人合约’……应该还没到期吧?”

      作为M&M的当家花旦,俱乐部当然是很希望能跟她签时间更长的“选手合约”,无奈联盟内部对此有规定,为了避免俱乐部恶意雪藏选手,选手合约的期限最高只能签订一年。

      但上有规则,下有对策,很多俱乐部见无法在选手约上做限制,便把目光投向了跟选手签订的“艺人合约”。

      在直播平台大热的今日,吃鸡这个流量巨大的职业赛事,出众的选手都是各个平台花大价钱用力抢夺的对象,俱乐部一般都会为选手们签下“艺人合约”,以此来分配他们直播的收入。

      这个“艺人合约”至少目前还不受联盟控制,可以签的更久一些。

      签下这份合约,作为M&M成员的艾羚,就只能在合约规定下,与指定的直播平台合作,同时直播的收益俱乐部也有权分成。

      即便她之后不在M&M打比赛,只要艺人合约还留在M&M,之后的直播收益,依旧会按照合约,分配一部分给M&M俱乐部。

      而她作为PCL目前顶级流量的存在,没有哪家俱乐部签她的时候会只把她当成一个打手,动辄上千万的直播分成是绝对大头。

      以李森对M&M的了解,此时听到她说自己不再续约,实质上等同于听到她宣布自己退役。

      憋了半天,此时李森终于忍不住把烟点上,吞下一口吸入肺中,看着对方说:“不再考虑考虑?”

      “算了,M&M,我已经呆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