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漫图解

      “好吧!”赵静不知道是缓兵之计,闻言开心的笑了。

      眼见爷爷悄声无息的又朝她靠近了,连忙撒腿就跑。

      “丫头,你慢点。”赵村长头疼的不行。

      “哼!我知道你要抢走我的猪肉,这是我的。”赵静气呼呼的回道。

      说完这话后,只是眨眼间她就跑的无影无踪。

      赵村长没有办法,只得追了过去。

      毕竟他家没有其他人,这要是不看好赵静,要是遇到了意外可是不好。

      刘星目送爷孙俩走远,也没有去多管,而是转头看向了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你们谁还要买肉赶紧的,等下天黑了我可就不伺候了。”

      没有办法,剩下的猪肉有些多。

      哪怕是烘腊肉,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处理完,所以还是卖掉一部分的好。

      这样既满足了大家的需求,也减轻了他的负担,正确的说是减轻了他姐的负担。

      而这话一出,顿时有不下二十个村民一窝蜂的围了上来,那些身上没带钱的则是连忙往家的方向跑去。

      毕竟一块钱一斤不需要肉票的猪肉,这在平时根本就买不到。

      张进德见情况不妙,连忙将一大块至少有十多斤的五花肉递给刘星:“这个你拿回厨房让你姐去处理,别到时候肉卖了,折腾了半天,自己连猪肉都没有吃到。”

      至于赚钱,买来五毛八一斤,卖出去一块钱一斤。

      这去头去内脏,只怕根本就赚不到。

      所以还是先顾着自己的好。

      对于张进德这个屠夫的好意,刘星欣然接受,拎着五花肉就往厨房走。

      实际上张进德是想多了,因为卖肉的村民,一个个都要肥肉。

      至于后腿上的瘦肉,他们根本就不想要。

      而且也没有开口。

      不一会的功夫。

      在田军、丁兰、牛连芳的帮助下。

      所有带肥肉的猪肉就卖完了。

      剩下两大块至少三十斤的后腿瘦肉没人要。

      当然了,排骨、筒子骨、猪蹄也没人买。

      但这些早就被刘星收进了厨房中,毕竟这些对于他这个重生而来的人是美味,而不是没人吃的糟糠货。

      负责收钱的丁兰跟牛连芳见看热闹的村民在买到猪肉后都走了,那些没有买到肥肉的因为天快黑了的缘故,也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当下连将数好的四十二块五毛三分钱递给了刘星。

      之所以有三分钱,肯定是有村民在里面耍了巧。

      要不然凭借张进德的刀工。

      还有丁兰、牛连芳的大方,不可能收到三分钱的。

      就是有,也绝对被抹掉了。

      刘星对于这一现象,没有多问直接忽略了。

      在接过钱后,就笑着去屋里搬桌椅来大门口的空地上摆席了。

      之所以笑的出来,那是因为买下王寡妇的大肥猪,除了得到了十几斤五花肉,还有二三十斤瘦肉外,更有四个大猪蹄、十多斤排骨等等猪身上的东西。

      这跟卖出的猪肉,获得的近五十块钱加在一起,只怕早就超过了一百块。

      也就是说,他赚了。

      而且为以后鞋店的开张还博得了好名声,何乐而不为呢!

      厨房中,炒菜的香味传了出来。

      赵东魁带着瓜子、小不点拿着碗筷摆在了木桌上。

      见周围没走的亲戚有些多,当下又让赵彪去借了一张木桌摆在了柚子树下。

      丁兰跟牛连芳可不想吃闲饭,连忙跑到厨房中去打下手去了。

      赵亮带着赵建中,则是跑回家里面拿来了珍藏已久的好酒。

      对于他们来说,可不能白吃赵东魁家的饭菜。

      街道上,赵村长抱着赵静也回来了。

      手上也拎着两瓶好酒。

      本来他们爷孙俩不想来的。

      但一想到要是不来,刘星肯定会让人来请。

      所以最后还是来了。

      毕竟对于他们爷孙俩来说。

      不需要跟赵东魁还有刘星讲客气。

      “大家都上桌啊!要不然等下天黑了可不好吃饭。”刘冬菊淡笑端着一大碗辣椒菜肉从厨房中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同样端着菜肴的丁兰跟牛连芳,还有赵家的其他几位婶婶。

      田军见刘冬菊这样说,带着刘星跟其他干警等人就坐在了柚子树下的那一桌。

      赵虎、赵彪、赵建中、赵村长、赵静等人自然也是不会在客套,笑着就随意的坐在了一起。

      也就一两分钟的功夫,两个大木桌旁就坐满了人。

      刘星见木匠聂泉跟组长聂笋还没有来,连看向了赵东魁:“姐夫,你要不要去喊一下聂泉跟聂笋啊!”

      “对呀!他们两兄弟还没有来呢!”赵东魁一拍额头,在跟身边的人赔笑说了一声后,就连忙骑着自行车跑了。

      田军见还有人来,当下只得放下了手中的碗筷。

      毕竟入乡随俗,他得守规矩。

      然而赵村长却是举杯对他说道:“田所长,我知道你事多,所以聂笋、聂泉他们你还是不要等了,先吃再说。”

      “是啊!厨房里菜多着呢!等他们来了我在做也不迟。”刘冬菊跟着说了一句。

      “那行。”田军的确也急着回去,他见赵村长跟刘冬菊这样善解人意,当下跟身边的干警还有工商局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声,就拿起碗筷大口吃了饭菜。

      见刘冬菊的厨艺很不错,那是赞不绝口。

      至于酒,他没喝。

      这是原则问题,可不能逾越。

      赵村长跟刘星也没有多劝,而是拿起了碗筷一边闲聊一边吃起了酒菜。

      在吃吃喝喝的气氛下,场面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好多桌前的赵家后辈,在吃饱喝足后纷纷拿起酒杯给赵村长敬酒,赵亮也不例外,但他更加敬佩的是刘星,喝了几杯白酒后,就激动了哭了出来。

      也许别人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哭。

      但是赵村长等赵家人却是知道内幕。

      因为赵亮之前因为犯浑被抓进去关过好几次。

      每次都是他母亲托熟人找关系将他给赎回来的。

      虽然每次都是一些鸡皮小事才被关进去的,但赵亮的母亲因为担心,整个人的头发都变白了。要是这次因为买卖猪肉在被关进去,那他真的是不敢相信他母亲会怎么样。

      所以在喝了酒之后,他压抑的情感就再也绷不住了。

      当然了,哭的原因更多是因为感激刘星。

      要是没有刘星,这次只怕是在劫难逃了。

      田军看着赵亮这个样子,那是淡笑直摇头:“你小子还有脸哭,我告诉你,今天要不是有刘星帮你说话,你这牢坐定了。”

      “不错,供销社的那几个领导,点名道姓要将你关起来。”牛连芳跟着说了一句。

      这话可不是吓唬赵亮,而是说的事实。

      按照供销社那几个领导话中的意思,就是要拿赵亮杀鸡儆猴,将那些想闹事的村民给镇住。这样的事情在以往每年都会出现几个,也都被送进了牢里。

      只是这次……

      却是有些出人意料。

      肖阳不但镇压不住刘星,还灰溜溜的跑了。

      虽然有刘星懂法守法的原因在里面,但事情的苗头还是有些不对劲。

      赵亮见田军跟牛连芳这样说,那是连忙举起了酒杯对刘星说道:“兄弟,做哥哥的谢谢你了,真的太谢谢你了,这杯酒算是我的诚意,先干为敬,你随意就行。”

      说完,仰头就将杯中的白酒给一饮而尽。

      因为开心,眼泪又出来了。

      刘星看着直摇头。

      其实他也只是举手之劳。

      真要遇到了大事,他肯定不会去多管的。

      毕竟身在八十年代初期,好多法律是很严格的。

      赵村长知道赵亮这个样子是喝醉了,连叫赵彪扶着回去休息。

      田军见天色已黑,在浅浅的喝了一口茶水后,对刘星道:“今天就谢谢你的招待了,以后你的鞋店要是在集市上遇到什么事情,直接来东河派出所找我就是,我一定会帮忙处理的。”

      这话看似公事公办,其实是在给刘星卖人情。

      刘星哪有不知道的道理,连感激的回道:“那我就先谢谢田所长了。”

      “哈哈哈……好说。”田军笑着伸手拍了拍刘星的肩膀,起身带着东河派出所的干警就走了。

      牛连芳第一时间没有跟上,而是拉着刘星来到了柚子树下:“你最近几天可要老实点啊!供销社那帮人可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我知道。”刘星笑了笑,同时也很感激。

      毕竟这话换做其他人,可不会跟他说。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只要吴局找到买卖假冒农药化肥的证据,那供销社的人就不敢乱来了,而且还会有牢狱之灾,搞不好还会吃枪子。”牛连芳又小声的透露了一些信息。

      “不是,我之前给的假磷肥收据还不足够啊?”刘星闻言那是吃惊的很。

      “不够,毕竟制作假冒农药化肥的源头没有找到。”牛连芳轻叹一声:“只要找不到源头,那肖道德的罪就不重,最多就是销售几袋假冒的农药化肥,你应该也知道,供销社的人脉在HY市很大。”

      “这倒是。”刘星点头。

      在沉吟了一下后,他突然间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姐,其实我感觉吴局长走进死胡同了,要想通过肖道德找到制作假冒农药化肥的源头,其实不应该从供销的相关人员下手。”

      “你的意思是?”牛连芳屏息听着。

      刘星谨慎的看了一眼四周,见只有丁兰在一旁笑看着他,当下压低了声音回道:“我的意思很简单,制作假冒农药化肥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那需要很专业的机械设备,还需要很专业的技术人员,而HY市就这样大,总共就几家化肥厂跟农药厂,这转换思维一调查,不就什么结果都出来了吗?”

      “咦……对啊!”牛连芳迟疑了一下,接着连赞同的点头。

      刘星笑了笑没有再多说,而是转身回桌前继续吃饭了。

      “这小子……”牛连芳在回味了一下刘星话中的意思后,招手带着丁兰便朝停在路边的吉普车走去。

      ——

      求推荐票,收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