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精品无播放器在线播放

      张德明却飞速的浏览着公开的任务信息,记下了关键信息,并且没让自己的身份卡出现任何的浏览记录。

      随即,张德明道:“哦,那换12405任务吧。”

      这个师姐见此,点头道:“好的,12405和之前的任务在同一个县城,相邻不远的镇子,属于低危险度的祈雨任务。

      任务奖励一个贡献点,同样因为地理位置,补贴一点。

      总计两个贡献点,请问师弟你需要接取么?”

      张德明点了点头,道:“确定。”

      言罢张德明将身份卡,对着前面的光屏一刷,然后转身就走。

      柜台里飞速操作的师姐也没在意,跑任务的弟子,性格怪异的她也没少见。

      这种性冷淡的,装酷的,和见过的奇葩比起来,已经算再正常不过了。

      张德明接到任务后,不再迟疑,根据了解到的资料,陆则一行人,已经出发了大半天了。

      唯一让张德明放心的就是,对方一行三人,只有一个学会了敏捷术。

      而且,作为外门弟子外出做任务,可没有什么公交地铁的。

      有钱的倒是有坐骑赶路,可惜陆则一行三人,并不属于这个奢华的等级。

      张德明飞速的离开了天灵门,来到山门外。

      回头看着天灵门那连绵的群山,当初入门前,谁成想到,他竟然一入门就种地十年,并且是在小青山蜗居十年。

      如今是十年来,他第一次离开天灵门。

      脚跟光翼微微浮现,轻轻的颤动,张德明飞速的奔跑了起来。

      一百码的极快速度,张德明飞速的远离了天灵门范围。

      根据任务信息,这次的任务地点,属于偏远的任务地区。

      离宗门很远,没有敏捷术的外门弟子,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赶路。

      而学会了敏捷术的弟子,大多都已经是高级学徒,喜欢回报更丰厚的任务。

      因此,这样的任务,在天灵门周边并不少。

      但是常常堆积着,到了一定程度,根据宗门程序性规定,做派发任务安排下去。

      因此这些偏远小镇,小城,有时间是很不幸运的,生活过得很艰苦。

      甚至,有时间会因为拖延,被一个初级或者中级妖兽,造成不小的伤亡。

      这些,对于一个大宗门来说,算是常见现象,并不会引起多少的关注。

      除非出现灭城级灾难,宗门才会立马的重视起来,给与高度的关注。

      飞奔的一路上,随着远离天灵门,周围百姓的生活水平,以可见的速度降低,并且向着原始化退步。

      在天灵门生活久了,张德明都快忘记了,这是一个颇为残酷的仙侠类古代世界了。

      这里妖兽横行,还是因为天灵门,作为横断山脉的屏障,挡下了绝大部分妖兽的情况下。

      要不然,普通人根本生存不下去,别说繁衍生息了。

      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者,张德明虽然比较同情这些人,但是也就同情而已。

      要想要张德明牺牲自己的利益来帮忙?还是算了吧,那是理想主义人该操心的事情。

      正常人或者说秩序侧三大观念,在不损害自己利益情况下,做一个良好的正常人,这是现实主义。

      以天下为己任,或者心系苍生,或者卑微点的帮助弱小,但凡极致牺牲自我利益来做一个好人的,这是理想主义。

      最后,以机会为先,以一切利益,为了机会可以违背一定原则,本质上还稍微有点人性的,为机会主义。

      这三种人,张德明自我定位是现实主义,对于理想主义,保持敬佩态度,却敬而远之。

      对机会主义的投机者,保持不批判不审视的适当可合作态度。

      这是张德明人生观中的三种正常人,非正常的人,反社会人格,精神病人格这些不说。

      ......

      张德明赶了半天的路,在灵气还有五分之一的剩余时,停了下来。

      在宗门外,张德明可不会将做,将灵气耗光这种蠢事情来找死。

      要是在后山,也不是只剩五分之一了才回气。

      寻了一处颇高的山崖,张德明脚步在峭壁上轻点,如一个绝世的轻功高手,几个起落就跳上了山崖。

      张德明坐到一块巨石上,喝了点水,稍微吃了点干粮,直接盘腿而坐,开始恢复消耗的灵力。

      随着离山门越发的远,这里灵气有些稀薄,恢复灵力需要消耗更多的时间。

      随着张德明的入定,天上的太阳开始逐渐的西沉。

      片刻就到了傍晚,太阳西沉,残阳如血,染红了漫天的晚霞,在这山谷中,显得凄凉,萧瑟。

      当张德明灵气还差小半成就恢复满时,张德明神情一动,停下了修炼,睁开了眼。

      随着张德明睁眼,山崖下方传来了马车的仓皇奔跑声。

      一辆被砍得有些残破的马车,被仓皇的马夫拼命的驱赶着,身后不远处,数个满脸络腮胡的凶横男子骑马追赶着。

      看着这一幕,张德明不由得摇了摇头,嘀咕道:“这世道要不要这么艰难?这才半天,一路走来就见了三伙的劫道了。”

      张德明依躺在山崖的巨石上,悠闲的看着下方的劫道。

      马车是单马拉着,很快就被追了上来。

      瞬间被几个凶恶的大汉围着,颇为瘦弱的马夫身体抖如糠簺。

      面色苍白,声音颤抖的道:“各位爷,各位好汉,你们行行好,饶了小的吧。”

      “谁要你这没二两肉的东西,不想死,赶紧滚蛋吧。”几人中,领头的汉子开口道,声音雄厚而低沉,带着几分生涩的方言。

      马夫略微一迟疑,瞬间连滚带爬的跳下了马车,匆匆的跑了。

      这时让张德明诧异的是,马夫跑后,大汉还没开口,马车内,飞出了一个包裹,一个颇为镇定的清脆女声传了出来。

      “银子和值钱的首饰,全都在里面了,还请各位好汉给小女子一条生路。”

      “嘿嘿,大郡城的妇人,哥几个可还没尝过那滋味呢,而且,听闻钱家母女花,貌若天仙,乃人间绝色。

      难道遇见了,不尝尝滋味,岂不遗憾?”

      随着领头的话语,几个劫匪猥琐的笑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