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三个一起要你好吗

      不管是大毒贩还是小毒贩,只要涉嫌贩毒就要抓。

      杨千里虽然有些失望,但跟刘海鹏商量了一番,还是决定成立“联合侦办专班”。

      韩昕担任班长,汪宗义和王伟担任副班长,组员只有一个连案情分析会都没资格参加的李菜鸟。

      汪、王两个办案民警,一个要继续盘问潘劲松,一个要赶紧去查询物流信息。

      杨千里则忙着准备材料,申请查询嫌疑人绑定QQ所用的身份证和银行账号。

      刘海鹏和蓝豆豆很想帮忙,但他俩太忙真抽不开身,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基本情况搞清楚之后,帮着请市局禁毒支队与山城方面协调。

      搜查嫌疑人家的工作,自然落到了韩昕这个“人形搜毒犬”身上。

      给小妈送了一只盐水鸭,把剩下的两只送回家,刚给表妹打了个电话,提醒她别忘了吃,李菜鸟就打电话说搜查证申请下来了,正在跟社区民警王一娟去潘劲松家的路上。

      韩昕不敢再耽误,赶紧带上行头赶到潘家跟他们汇合。

      不知道因为正在侦办的是毒案,还是因为他这个“表哥”变成了韩队,李菜鸟不敢再嬉皮笑脸,连话都没之前多了,突然变得很老实很听话。

      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搜了一遍,没搜出毒品,反倒搜出了两部卡被拔掉的手机,并且藏的很隐秘。

      李亦军激动地说:“韩哥,肯定是他偷的!”

      想到潘劲松这段时间一直泡在麻将馆,韩昕回头道:“王姐,我们先把手机带回去,麻烦你去他常去的那家麻将馆问问,近期有没有人丢失手机。”

      王一娟笑道:“好的,我这就去问。”

      “要不要拍个照片?”

      “不用了,我刚才拍过。”

      “那我们先走了。”

      “你们忙你们的,需要我做什么直接打电话。”

      回到城南派出所治安队办公室,李菜鸟就举着手机道:“韩哥,我师傅请你接电话。”

      “知道了。”

      韩昕接过他的手机,指指刚从潘劲松家搜出的那两部手机:“你先把这两部手机交给汪队,请汪队问问潘劲松这两部手机到底从哪儿来的。”

      能参与侦办真正的毒案,李亦军别提有多兴奋,应了一声“是”,赶紧拿上手机跑了出去。

      韩昕正准备问王伟查询到什么,王伟就在电话里说:“韩队,查清楚了,麻将馆老板娘的快递不多,从山城市发过来的只有四个。一个是她儿媳妇从网上买的腊肉,一个是她儿媳妇从网上买的酸辣粉。”

      “剩下的两个就是潘劲松的?”

      “潘劲松没撒谎,剩下的两个都是他的,并且物流信息显示都是小面调料。”

      韩昕坐下来找了支笔:“发货人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王伟坐在警车里,看着刚做的笔记说:“发货人姓林,叫林丽红,我刚查询过她的基本情况。她今年二十九岁,山城市桂梁区人,离异,有一个五岁的女儿,因为吸毒多次被处理过,但没有贩毒前科。”

      “发货地址呢?”

      “发货地址不在桂梁区,而是在山城市的主城区,我把她的手机号、身份证号和发货地址发到小李的手机上,你看看就知道了。”

      “好的,我等会儿看看。”

      “你那边怎么样,有没有搜出什么。”

      “没搜到毒品,只搜出两部手机,其中一部看着很新,我已经请王一娟去麻将馆问了。”

      ……

      抽检真抽出了一条线索,张宇航接到刘海鹏的汇报很高兴,走到阳台上,举着手机道:“他们想跟我们打时间差,我们就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老刘,我认为抽检还要继续,我倒要看看谁敢再跟我们耍小聪明。”

      “你放心,我们不会半途而废的。”

      “等嫌疑人的情况搞清楚,小韩就要带队去抓捕,你和豆豆忙的过来吗?”

      “张大,我正准备跟你汇报呢,小韩不打算去。”

      “为什么?”

      刘海鹏解释道:“小韩认为卖毒品给潘劲松的嫌疑人,很可能只是个以贩养吸的小毒贩,层级很低,城南派出所完全能搞定。他认为与其带队去山城抓捕,不如留在家里把基础工作做好。”

      张宇航有些意外,下意识问:“老刘,他是不是看不上这样的小案子。”

      “这倒不是,对接下来的工作,他有他的想法。”

      “什么想法?”

      “可能是受侦办2.12案时被调回研判组的启发,也可能是对禁毒工作有了更透彻的理解,他觉得作为一个禁毒民警,首先要做的是扫清自己辖区内的毒品。”

      刘海鹏顿了顿,接着道:“他打算先协助豆豆做好抽检工作,等抽检结束之后天气也暖和了,春暖花开,各种植物都长起来了。

      到时候就按照之前计划的那样,调用无人机对全区进行一次航空踏查,并利用这个机会摸摸全区只要与化学品沾边的那些企业的底。”

      张宇航反应过来:“他是想先巩固住根据地,然后再往外打?”

      “巩固根据地和往外打不影响,他可以通过视频远程指导。”

      “杨千里不是想让他带队吗,他如果不去,就意味着我们一个人都不出,这叫什么联合侦办,杨千里会不会有意见?”

      “杨千里那边好说,他如果因为这个不跟我们联合侦办,那将来有其它线索,我们就不带他玩了。”

      张宇航不禁笑道:“这倒是,毕竟我们现在跟以前不一样。”

      刘海鹏翻翻笔记本,话锋一转:“张大,你上次不是让我们想想今年的禁毒工作能不能搞点创新吗,我和豆豆有个大胆的设想。”

      “什么设想?”

      “禁毒委领导带头,参加毛发检测。然后对全区党员干部、公职人员展开全覆盖检测,如果有可能再动员一些企事业单位参加。我们不是怀疑他们吸毒,我们是想通过这种方式造出影响,提升干部队伍的防毒、拒毒意识。”

      “老刘,你们这个设想真够大胆的。”

      “所以说只是个设想。”

      领导说了,“继续保持”。

      想“继续保持”,必须营造出点影响,必须有点大动作,也必须搞出点新花样。

      张宇航权衡了一番,毅然道:“老刘,你和豆豆赶紧拿出个方案,等遇到合适机会我就向黄书记和张区长汇报,领导们应该会支持。”

      刘海鹏笑道:“行,我们争取三天内拿出方案。”

      ……

      与此同时,姜成贵正坐在明道小学门卫室里跟老伴打电话。

      姜妈是洋港社区的临时环卫工,社区需要清理卫生死角的时候就来,八十块钱一天,没活儿的时候不用上班也没钱拿。

      她把扫帚放到三轮车上,举着手机问:“到底什么事,我正忙着呢!”

      “刚才老杨打电话说,小悦跟昕昕去我们所里了。”

      “那个新新?”

      “韩昕啊,除了韩昕还能有哪个昕昕。”

      姜妈将信将疑:“她不是不喜欢昕昕吗,怎么会跟昕昕一起去你们所里?”

      姜成贵点上支烟,嘿嘿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俩一起去的,她是坐昕昕的车去的!老杨说两个人说说笑笑,处的挺好。”

      “真的假的?”

      “我开始也不相信,专门打电话问了下老方,老方说是真的,两个人一起去的,两个人一起走的,他还问我什么时候有喜酒喝。”

      姜妈乐了,坐在路牙笑道:“这丫头到底怎么想的,我们给她介绍,她说不喜欢。这才过去几天,她就……就又跟昕昕好上了。”

      姜成贵比老伴更希望这事能成,连忙道:“有件事忘了跟你说,昕昕做上副中队长了,刚提拔的。老方说他现在去我们所里,连徐所都叫他韩队。”

      “昕昕才调回来几天,就提拔了?”

      “我打电话问过姑妈,姑妈说是真的。”

      “我就知道昕昕有出息,小时候调皮的孩子都有出息!”

      “出不出息放一边,你说现在这事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我们上次不是回了人家吗,把东西都给人家给退回去了!韩如松和葛素兰都是要面子的人,他们要是知道了,到时候怎么跟他们开口,怎么跟他们说这事。”

      吃一堑长一智。

      姜妈不想再空欢喜一场,揉着腿道:“老姜,上次那个亲相的是有点突然,孩子大了,有自个儿的主意。同样的一件事,我们说她不一定会同意。我们不说,她说不定自个儿就拿主意了。”

      姜成贵若有所思地问:“你是说我们装作不知道,不问她的事?”

      “不问,问了她反而不好意思,明明喜欢又说不喜欢。”

      “可这么大事……”

      “路到桥头自然直,让她跟昕昕先谈着,等谈到一定程度,她自然会跟我们说的。”

      “我是担心韩如松和葛素兰。”

      “他们有什么好担心的?”姜妈反问了一句,胸有成竹地说:“孩子大了,我们说了不算,要听孩子的,他们还不是一样!”

      姜成贵觉得是这个道理,不禁笑道:“行,既然她不喜欢介绍,喜欢自谈,那就让她自谈。只要是跟昕昕谈,怎么谈都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