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年轻寡妇电影

      “公子的意思是?”此刻,苏翠丹微微将慵懒的神情收敛,红纱依旧亮眼。

      “苏掌柜刚才也听了我的回答,应该明白,这群米商背后有大问题。所以,我需要知晓他们背后,究竟是什么人。”李珩面色不变,冷静地说道。

      “公子呀,不是奴家多嘴,只是奴家很好奇,公子你这么相信奴家吗?”

      苏翠丹眨了眨媚眼,无形中射出一道电弧,倘若是换了一个男人,准得心头荡漾许久。

      然而李珩微皱了一下眉头,随即松开,“不是苏掌柜之前说过,会将提供帮助么。苏掌柜既然会说出这些话,想来是胸有成竹。”

      苏翠丹微愣了一下,低头瞅了瞅,随即展颜一笑,说道:“那么,奴家便是供公子驱使了。”

      而后,她朝着一旁静静带着的苏梦看去,“小梦,去吧。”

      “是。”苏梦白了一眼李珩以后,便是转身离去,身手很厉害。

      “公子,之前也有类似的米商,朝奴家这儿推销新米。奴家经过公子的提醒,可是进行了香料方面的严格训练,进步很大呢。他们的新米,奴家可是一闻就知道有问题。”

      “于是啊,奴家购买了一点儿这所谓的新米,然后……公子,你说然后怎么样了?”苏翠丹停顿了一下,开始卖起关子来。

      李珩摸了摸下巴,看着苏翠丹那妩媚的眼神,猜测道:“不会是苏掌柜,当众拆穿了那人,然后将其打晕绑了起来吧?”

      “咯咯咯,公子说笑了,哪怕他是卖的假新米,奴家也不可能在店里做这种事吧。”苏翠丹轻掩嘴唇,嬉笑道。

      不可能在店里做这种事,那就是说,等人走了,半道截回来咯。

      苏梦的手脚很麻利,这不就单手提着一个麻袋回来了,而后毫不客气的将其丢在地上。

      如果麻袋里确实是人,那这一丢,李珩估摸着此人的屁股应该会被摔成七八瓣儿,反正很疼就是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麻袋里昏睡的人,此刻呜呜呜地开始叫了起来,同时麻袋倒在地上,蠕动了起来。

      李珩用余光瞅了一眼苏梦,嘴角微微抽了抽,这姑娘下手挺重的啊,估摸着麻袋里的人,应该受过好几次这样的大礼了。

      “公子,你想要问的问题,应该能从他身上得到答案。”苏翠丹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都这个时候了,说与不说,自然是无伤大雅。

      李珩轻点了一下头,随即便是轻松将麻袋解开,露出一个被捆绑得像朵花一样的男子来。

      李珩偏过头来,看了看苏翠丹,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公子,这可不是奴家绑的哦。”苏翠丹抛给李珩一个媚眼,解释道。

      李珩闻言,忍不住以异样的眼光看了看这个蒙着细纱的素锦女子,看不出来呀,年纪轻轻,竟是有如此手艺。

      很快,李珩就错开了视线,没有去看苏梦的白眼。他看了看这个男子的眼神,瞳孔紧缩,应该是刚才苏梦那一摔,让其现在都还没有缓过劲来。

      “呜呜呜......”当男子瞧见了苏翠丹那身材时,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可当他看到了苏梦之时,整个人像是见到了鬼一样,顾不得屁股火辣辣的疼,连忙往后退,一脸的惧意。

      “什么情况?”李珩再次看了一下苏梦,见其满眼的不屑,心里不由得嘀咕两句,莫非这个看起来冷淡的苏梦,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不成?

      李珩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一下,随即便是没管了,反正不关他的事。大不了问出点儿情报以后,让孙大夫给苏梦瞧一瞧,有没有什么心理疾病。

      不对,莫非这几天,正好是女子每个月中,总会无端生气的那几天?

      李珩轻摇了摇头,便是看向这个害怕得不得了的男子,恐吓道:“待会儿我问你几个问题,好好回答。”

      此话一出,那男子没有半点儿反应,眼里似乎只有苏梦的影子。

      李珩眼睛微微转了转,这样一来,倘若问出来的情报真实性,应该会比较好。

      “那个苏掌柜啊,能不能请你们暂时回避一下,很快的。”李珩朝着苏翠丹看了一眼,提议道。

      “小梦,咱们先回避一下吧。”苏翠丹轻掩着面,拉过苏梦的素手,便是去了前面店铺,那里此刻是由那个副掌柜在负责。

      待两人身影消失后,李珩这才来到了惊慌失措的男子身旁,“好了,人已经走了,不用这么惊慌了。”

      男子像是在确认一样,视线始终在苏翠丹和苏梦离开的转角处停留。

      “呜呜呜......”

      呵,忘了还堵着嘴的。

      李珩面色不变,伸手让其嘴巴解放。

      “你们,你们这是绑架!”男子大口呼吸了一会儿,这才红着眼睛瞪着李珩吼道。

      李珩掏了掏耳朵,等这家伙情绪稍稍平复一下,这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卖的都是哪里来的新米?”

      “我要报官!”男子依旧自顾自地低吼道。

      “报官抓你自己吗?”李珩笑了,看来这家伙应该是之前就被绑起来的,不然不可能没听见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假新米事件。

      要知道,自他们来到这金钗首饰,途中就听见了不少风声,那些购买了新米的人,验证了一下,均开始投入到了声讨、寻人的行列中。

      而这行列里带头的,自然是已经得到了一点儿消息的范家主他们了,已经提着棍棒愤怒赶去。

      “什么?”男子一愣,没反应过来。

      “你们卖的新米,已经被拆穿了,接下来你们就等着迎接那些被坑了的人的愤怒吧。”李珩没有说太多,只是告诉这个家伙一个事实,他们干的事情已经拆穿了,没必要死咬嘴巴不说话。

      “这么快……”男子彻底愣住了,下意识地说道。

      李珩微眯了一下眼睛,这家伙此话一出,就已经算是承认了这群卖新米的商人,是知情者,亦是共犯了。

      “把你知道的事情好生交代完,我想你应该也不想一直待在麻袋里吧。”李珩轻轻拍了拍男子的肩膀,指着那半人高的麻袋,平淡地说道。

      男子顺着看过去,盯着那麻袋看了一会儿,身子不由得一抖。

      “我,我叫吴元山。如果,如果我说了,你真的有做主的资格,放我离开吗?”

      ……

      ……

      ps:我,我回来了~冷静了两天,我还是舍不得(疯狂暗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