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描写很细致的黄文

      当然,对于宫本武藏的求婚,凤栖是直接拒绝的,然后某个七老八十的大叔就直接在村子里借住下了,不时来骚扰一下她们,偶尔还会直接打上一架,从各种意义上来说神乐的生活都很精彩的样子。

      “神乐大人,请到大厅去一趟,宫野拓马昏迷在了村口被刀牙鬼背回来了。”

      正在冥想的神乐微微皱眉,快步走了出去,拓马昏迷在自家门口是什么情况?

      大厅中,凤栖已经对宫野拓马做了紧急处理,不过那紧皱的眉头显然情况并不乐观。

      “这种情况还是去请七宫来一趟吧。”尽了自己最大努力后,凤栖叹了一口气做出了最后的定论。

      就在这时,拓马逐渐清醒过来,第一眼就看见了两姐妹,当即立马坐起身来。

      凤栖把拓马重新按了下去,“现在不要乱动。”

      “赶紧逃!”

      拓马大喊一声,结果牵动伤势猛咳起来。

      神乐蹲下来,用灵力暂时稳住了拓马的伤势,让他慢慢说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几天前,两个人到了千叶山城,一来就到处打听九舞家的情况,父亲大人知道后就准备动手问出他们的意图,结果古市叔被打成重伤,他们的目的好像是……”

      说到这里,宫野拓马脸色一红,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九尾妖狐……所以,快逃!”

      还不等神乐和凤栖有什么反应,略微耳熟的声音响起。

      “逃?很抱歉已经没机会了,谢谢你帮忙带路,不然要找到这里还真有点麻烦。”身披黑色羽织脸上带着轻笑的俊逸男子走了进来的,身后还跟着一位阴阳师打扮的中年人,脸上的伤疤让他充满了凶悍之气。

      “你是……”看着这张让她忍不住一拳砸上去的脸,神乐立马想了起来,领头的就是兵俑事件时出现过的黑崎狩,当时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私自侵入九舞神社,如果没有理由的话,希望你们有付出足够代价的准备。”凤栖站起身来挡在神乐面前,身上散发着一股强大到让人根本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九舞家现任家主么,失礼了,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插手……”黑崎狩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的男人就直接打断道。

      “啰啰嗦嗦什么?就九舞家现在的实力难道还能阻止我们吗,赶紧动手结束这次无聊的任务!”

      对于自己的话被打断,黑崎狩也不恼怒,冲着两人耸了耸肩,一副我已经尽力了的模样。

      “让这种家族继续存在,阴阳九家的名头都要被贬低到什么地步了?”四宫平都手一挥,灵力翻涌袖子中飞出几条锁链瞬间缠住神乐,完全忽视了一旁的凤栖。

      神乐感觉到体内一切力量都被完全压制,甚至刚才被这条锁链锁定的时候连躲避都做不到,就像这条锁链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对付她一样,给神乐这种感觉。

      “哼!”

      在自己面前动了神乐,凤栖的怒气直接爆棚,手一虚握,羽狐丸穿透房间的墙壁直接暴力的来到了凤栖的手中。

      “交给你了,上面等着呢,我就直接把九尾狐带走了。”说完,四宫平都转身看也不看凤栖直接拖拽着神乐就打算离开,黑崎狩无奈的笑了笑,手上折扇一挥,一阵大风吹起,阻止了准备斩断锁链的凤栖。

      黑色的冰晶凝聚,雪樱忽然出现在黑崎狩身后,手上握着一把黑色的冰锥刺了出去。

      白色结界挡下这一击,黑崎狩躲到一边,心有余悸道:“好险好险,差点就被得手了呢。”

      下一刻,刀牙鬼突然砸穿房顶从天而降,一刀斩开了锁链,神乐感觉浑身力量再次回归,双手结印饿鬼道秘术使出。

      黑洞直接将断了的锁链吞噬分解,将这件克制她或者说克制她体内九尾狐力量的咒具破坏掉。

      “很遗憾,我生气了。”接过刀牙鬼丢过来的灵刀·炎彻,神乐浑身都燃烧起了熊熊烈火。

      一时大意让神乐脱困,四宫平都也就微微惊讶一下,甚至都没有第一时间出去,好整以暇的等着神乐准备完成。

      “说完了吗?那就闭嘴老老实实跟我回去吧!”露出狰狞笑容,四宫平都双手结印就准备施展阴阳术,神乐当然不会傻站着,与刀牙鬼一左一右冲了上去。

      此时黑崎狩召唤出了山神,庞大的身躯直接将房屋破坏掉,正面拖住了凤栖,黑崎狩本人则一只游走与雪樱打成一片。

      四宫平都身周突然涌出黑色的河水,其中散发着强烈的腐蚀性,只是溅到了一点,刀牙鬼的盔甲就被溶解出几个小洞。

      黑水仿佛拥有生命一样,不用四宫平都控制就自主攻击神乐,而四宫平都本人则异常悠闲的施展出了阴阳术。

      “九幽通冥之术!”

      一拍地面,原本的木质地板好像在纬度上向内坍塌,连通了另一个世界,无尽奔涌的黑色河水喷薄而出,直接冲击了上来。

      “小心,这是黄泉水,四宫家祖传的通冥之术。”

      耳边响起玉子的声音,也许她也察觉到对方是冲着她来的,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神乐帮助。

      当然她本人更想直接占据神乐的身体,那样的话凭借她的实力,面前的家伙只是一帮杂鱼而已,不过神乐显然不会同意。

      “六道秘术·饿鬼道。”

      最大化催动饿鬼道秘术,黑洞化为吞噬一切的大嘴将黄泉水直接吃掉,不过同样的神乐身上的咒纹开始蔓延上来。

      黄泉水中充满了怨恨的情感冲击着神乐的精神,如果长时间处于黄泉水中的话会对神智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比如变得更加黑暗。

      没有料到神乐竟然能够用这种等级的阴阳术吞掉黄泉水,四宫平都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对于他来说将冥界的黄泉水召唤出来也是一种巨大的消耗,只是没想到百试百灵的黄泉水会在这里遇到能够克制它的阴阳术。

      “堕落吧,黄泉水!”一声大吼,黄泉水沸腾起来,其中一道拥有灵智的水流操控着黄泉水打算绕开黑洞从侧面攻击神乐。

      黄泉水中有一个生命体,就是刚才挡住神乐的那道水流,应该是独特的式神,最起码不是属于阳间的生物,要不然根本不可能在黄泉水中生存甚至操控黄泉水。

      “冰天镜!”

      雪樱忽然冲了上来,挡在神乐面前,身周凝聚着黑色冰晶竟然将黄泉之水冻结,不过同时也将雪樱自己冰封在黄泉之冰中。

      四宫平都脸色一变,扭头看见已经躲到很远的黑崎狩,只见他神色中的淡然不见,浑身异常狼狈,一半的身体都被直接冻住,脸色有些痛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