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转世重生>

      “杀了我们云隐的人,还想跑?”

      “做梦!”

      雷影见到落荒而逃的岩隐,就想乘胜追击。

      但,大野木偏偏不如所愿,尘遁再次从天而降,阻止了雷影追击的步伐。

      雷影冷哼一声,再次轻而易举的躲过。

      只是他所处的位置,留下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

      坑中的泥土,已经被尘遁所泯灭。

      半空中大野木看着带头跑路的岩隐若有所思。

      石之意志就是不要找借口,不要逃避,意志要像顽石一样坚固。

      但,今天逃跑的岩隐,明显是找借口了。

      虽然逃跑被人所唾弃,但大野木突然觉得逃跑的岩隐说得不错。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成功了称为勇气,失败则是愚蠢至极。

      大野木也明白。

      他们留下来确实只会碍手碍脚,徒增伤亡,倒不如让他独自一人面对所有云隐。

      这样还能对云隐造成一丝伤害。

      毕竟面对雷影这变态,岩隐村目前这点人数,对于他来说,有跟没有一个样。

      除非有上万忍者,大概才能耗死他。

      “三代莽夫,你再前进一步试试!”大野木手中再次凝聚了一枚尘遁,对准了雷影身后的云隐,随时准备发射!

      “可恶!”见此,三代雷影前进的步伐一滞,不禁仰天长啸,他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怒视着空中的大野木。

      “土影矮子,你敢威胁我?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我狠话就撂在这了,识相的把我们云隐发现的锁尾法印交出来!”

      “否则,你们岩隐一个也别想离开涡之国!”

      “云隐莽夫,我也再说一遍,我们岩隐没拿锁尾法印!你再胡搅蛮缠!你们云隐除你之外,就永远留在涡之国吧!”大野木不甘示弱的威胁道。

      “你们没拿,是谁拿了!”三代雷影怒火中烧。

      “贼喊捉贼!”

      “如果我拿了,你以为你抢得回去?”大野木冷嘲热讽。

      “你......”三代雷影气的直发抖。

      他确实抢不回去。

      大野木这矮子在空中来去自如,他压根没办法!

      只能拿岩隐们出气。

      但,他敢拿岩隐出气。

      大野木就敢核平了云隐。

      这样互相伤害也不是办法!

      三代雷影深深吸了口气,试图让自己的怒火平静下来。

      “不是你,难道是雾隐?或者砂忍?总不会是木叶吧?”三代雷影冷哼一声。

      “这个......还真有可能是雾隐。”三代土影大野木想了想回道。

      “我们岩隐村忍者回来的时候,跟我禀报,说,从你们手中拿到的锁尾法印,被人给抢了!”

      “你现在一提,我还真怀疑是雾隐干的,目的就是栽赃我们岩隐,让两村鹬蚌相争,他雾隐好渔翁得利!”

      说话间,半空中的大野木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正常,下意识的往雾隐村驻地一看。

      然后,他愣住了。

      在他居高临下的视线中,雾隐村驻地正在拔营撤军,准备乘船离开涡之国。

      他们岩隐,云隐处于大陆,雾隐与涡之国在海上,又相邻。

      雾隐们占据着天然的地利。

      随时可以把兵力运送过来。

      按理说不会撤退那么快才对。

      他们没撤,雾隐却撤了,这明显不符合常理。

      除非这一趟,他们赚够了!

      大野木突然想起,雾隐村的三尾,六尾还处于野生状态。

      涡之国除了漩涡一族血脉外,就属封印术了。

      想让毗邻涡之国的雾隐村撤军,起码要让他们吃饱喝足。

      也就是说,雾隐村,要么捉到了漩涡一族的嫡系血脉,要么拿到了可以制衡尾兽的封印术。

      这两种无论哪种,都不是大野木想看到的!

      毕竟他的师傅二代目土影无,可是与第二代水影鬼灯幻月同归于尽了啊!

      这可是血海深仇!

      如果再让雾隐拿到涡之国的封印术和漩涡一族嫡系血脉掌握尾兽,那对以后的岩隐村来说,绝对是灭顶之灾。

      “糟糕!三代莽夫,我们中计了!”

      “锁尾法印,真有可能被雾隐拿到了!”

      “他们正准备撤退!”

      大野木见此,直接往雾隐村驻地飞了过去!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离去!”

      三代雷影见此,顿时怒不可遏。

      “三代矮子,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栽赃陷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岩隐与雾隐有着血海深仇,你休想借我的手除去雾隐!”

      三代雷影说话间,三代土影大野木已经朝雾隐阵地飞了过去。

      “你TM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有种别跑!”三代雷影说着也跟了上去。

      这时,云隐村的小泉急急忙忙跟了上来,喘着气出声道:“雷影大人,不好了!”

      “据前方密探来报!”

      “雾隐村正在大规模撤退!”

      “我想,岩忍村从我们手中夺走的尾兽法印,很有可能被雾隐村他们中途截胡,拿走了!”

      “我们很有可能中了雾隐的计!”

      “什么!?”雷影闻言大惊。

      打了半天,你跟我说打错人了?

      不过不要紧,谁让岩隐抢了他们云隐村找到的东西。

      活该他们有此一劫!

      不过,一想到他竟然被雾隐摆了一道。

      云忍在此次战斗中,还死了那么多人。

      雷影顿时暴跳如雷,眼里满是杀气。

      雾隐村!

      简直岂有此理!

      你竟敢耍我?

      简直找死!

      .......

      就在这时,准备撤退的三代水影目光一凝,寒声道:“不对,这不是锁尾法印。”

      “这只是普通的封印术。”

      “你们被耍了。”

      “真的,应该还在云隐,或者岩隐身上。”三代水影看向刚才两个忍者出声道。

      “怎么可能?我们明明看到这卷轴是岩隐从云影身上抢的。”

      “如果是假的,他们抢什么?”被怀疑的雾隐一脸不信。

      “除非.....这是岩隐针对我们雾隐的阴谋,或许真的还在岩隐身上!”元师出声道。

      “雾隐村?想跑,你能跑去哪?”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宏亮的声音响起。

      紧随而来的是一个圆柱形光柱。

      轰轰轰的几声炸响。

      雾隐村驻扎在涡之国港口的大船,全部被三代木土影的尘遁炸成了碎片,截断了退路!

      “大野木,你简直是在找死!”三代目水影睁开了眼睛。

      眼里满是杀气。

      被尘遁轰到的船只,甲板,直接泯灭了。

      一个个大洞形成,海水不停的灌进来。

      废了,这些战船全废了。

      不过,这还没完。

      突然,轰隆隆的电流声响起。

      雾隐村驻地,一阵雷鸣炸响。

      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横冲直撞。

      沿途所过,雾隐村的人无不筋骨断裂的倒飞了出去。

      眼看是活不成了。

      “雾隐村的混蛋,老夫一看就是你们截的胡。”

      “识相的把从我们云隐手中抢走的锁尾法印,交回来!”

      “否则,你们雾隐村的人,今天一个也跑不掉!!”沐浴在雷光中的三代雷影看着手中拿着封印卷轴的三代水影厉声喝道。

      “三代雷影,艾,你欺人太甚!真以为我雾隐无人?”元师看着死去的雾忍,目眦尽裂,没想到,云隐竟然公然撕毁盟约,对他们下手。

      “上,把云隐村的人给我杀了!”

      “既然你们想死,那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涡之国!”三代水影下令。

      一道道信号弹亮起。

      远在雾隐村的人,见此信号,各大家族的人纷纷集结,上船往涡之国赶去。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