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妖老ladybays

      “要不要阻止车贤秀?”

      压制住心中繁杂思绪,文炳勉强恢复清明。

      作为外来者,在车贤秀的梦境之中,除了自身的意识,文炳能够动用的力量也与车贤秀状态息息相关。

      眼下他积攒已久的怨气来了一个总爆发,同时给了文炳堪称磅礴的力量供应,让他有了动摇梦境的可能。

      “不对。”

      文炳摇摇头,迅速醒悟过来。

      车贤秀的症结源于这场车祸,但当下却还不是他的“心魔”营造出来,而是车贤秀自身回忆。

      有过相似经历,所以文炳明白另一个“车贤秀”如果想要蛊惑他,必然是编织虚构一个对方想要的美梦,使得入梦者沉浸其中不愿醒来。

      如果文炳在这里阻拦了车贤秀避免了车祸的发生,那么说不定车贤秀真得会选择躲在里面逃避现实,恰恰和文炳目的背道而驰。

      “闭嘴,车秀雅,你是不是觉得有我这样的哥哥在朋友面前很丢人,怕我连累到你对不对?!”

      车贤秀没有丝毫领情,满脸怒气道:“你和她们打电话的时候全部都被我听到了,不认识我是吧……”

      女孩一下子被戳中死穴,涨红了脸连续摆手,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哥,那个……”

      局面瞬间变化,这一回轮到全家来安抚车贤秀了,车贤秀母亲半转过身,“贤秀,冷静……”

      “妈,你也不一样。”

      车贤秀不为所动,声音异常冰冷,“先和爸提出那个建议的不就是你吗,以为我不知道?到了现在又来充什么好人?!”

      “贤秀……”

      女人貌似吓坏了,理亏地垂下头,捧着心口重重喘气,也不知是说给车贤秀听还是自己听,“我以为你们克服过去……”

      “克服不了!”

      最后一句抽空了车贤秀所有怒气忿恨,他又重新垂下头,喃喃自语,“那种事,你叫我怎么克服?”

      “怪物,怪物,都是怪物……”

      车贤秀使劲摇晃脑袋,陷入迷茫,双眼散开,没了焦距。

      文炳猛然抬头,从车贤秀视角看去,车内哪里还有正常人,无论是父亲、母亲还是妹妹,全部变异成了奇形怪状的怪物,正在用不怀好意的目光审视着自己。

      “真希望……”

      车贤秀端正坐姿,泪眼婆娑,嘴角却挂着解脱般的笑意,“你们能死光啊!”

      “车贤秀,你这混账!!!”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男人,一手继续掌握方向盘,另一只手往后伸,够着去揪车贤秀的衣领。

      “啊呀!”

      “爸!!!”

      太乱了,“刺啦”一声,侧前方横向冲过来来一辆大货车,对着玩具一样的小汽车直直撞开。

      玻璃碎裂声,惊叫,呼喊,骨骼断裂声,爆炸的轰鸣声,急救车,警笛声,交织一起。

      血光!

      视野暗下。

      然后……

      天地清静!

      落日的灿烂余晖,总是让人无语泪流。

      “原来,从鬼门关上回来是这么一回事。”

      一切,都不过只是场梦,看着周围景物重新恢复色彩,文炳却是有些意犹未尽,唇齿间似乎还残余着刚才的腥甜血气。

      托车贤秀之“福”,他也算是有了一场直面死亡的经历,不得不说感觉还是十分奇妙的。

      “呜,呜呜,呜呜呜……”

      文炳还在回味着那种血脉贲张,然后归于寂灭的虚无带来的强烈反差。一旁的车贤秀却是早已控制不住自己,双手抱头,痛哭流涕起来,“我错了,是我错了啊!!!”

      文炳轻叹口气,其实他想告诉车贤秀一句,车祸事故其实和他真没多少关系。

      进入车贤秀梦境之中的状态很是奇异,一方面文炳能够感受到车贤秀的每一分甚至他自己都不甚留意的细微情绪波动,对方所思所想也瞒不过他。

      另一方面,文炳意识又凌驾于上,有着近乎上帝一般的视角。

      虽然车贤秀一家在车内争吵得厉害,分散了注意力,但他们的车速远称不上快,也没有任何违规的地方,完全是因为那辆速度过快的大货车突然乱撞过来才会车毁人亡。

      就在汽车和大货车撞上的刹那,文炳清晰看到肇事司机早已趴伏在方向盘上不醒人事,鼻血汹涌流出。

      换而言之,对方也是名感染者,而且好巧不巧地,偏偏在行驶途中发病陷入昏厥,车贤秀一家纯粹是遭了无妄之灾。

      只不过人的记忆是很奇妙的,明明看到却总是习惯性遗漏很多细节,如果不是有文炳潜入了车贤秀梦境当中,重新复盘旁观了这场事故,恐怕车贤秀至死都不会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来这场灾难出现的时间比我先前预计的还要早啊。”

      文炳开始溯流推算时间,车贤秀在这场事故中伤到了腿,即使不重也需要个把月时间才能恢复,再加上料理后事,整理遗产保险这些。

      最起码在车贤秀搬进绿之家公寓两三个月之前就已经出现了感染者,比李恩赫展示的那名博客用户着手研究的时间还要早上许多。

      文炳此时也不知是不是应该夸赞一声新罗政府控制得力,居然能一直把消息压到彻底爆发之前。

      “对,现在活着也不晚,即便现在很让人绝望,但是毕竟还有希望……”

      哭了许久,直到嗓子都开始沙哑,车贤秀终于累了,落在文炳眼中则是心田死水尽去,开始有源头新水萌发生机。

      “谁说的来着?”

      车贤秀敲敲头,苦苦思索起来,“即使是最深沉的黑暗,也会因为最微弱的光亮而消失……”

      “就是现在!”

      感受着车贤秀心中想法,文炳双眼一亮。

      这里整个世界都是基于车贤秀记忆生成,虽然只是因为出于本能,并没有多少意念投入其中,故而运转起来有许多生硬不协调之处,但只要车贤秀这个主人自己认可,就不会有问题。

      车贤秀在这时候的记忆中是没有尹智秀的,但现在他自己开始回忆这句话的出处,只要文炳加一把力,就可以直接从内里戳破这个肥皂泡。

      心意微动,“瞬移”到车贤秀身前,文炳食中两指并拢抬起,拈起一簇小小火苗向车贤秀眉心点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