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番工口资源站3d

      ……

      海风阵阵,碧浪翻滚,世界的清晨由此开始。对渔民们来说,今天无疑会是个心情好的日子,因为——

      “有未知船只出没?!——”有人大喊道。

      “……”

      爱兰德以六个点表达自己想要跳楼的心情。

      定睛望去,一块根本不能称之为船只的残骸缓缓漂来,上面瘫着一个人,也不知是死是活……

      渔民们纷纷造出鱼枪,谨慎地接近——管他是死是活,反正按流程来办事就对了。

      ……果然,美好的一天会从清晨的美好开始啊……

      ……

      众人处理完“突发事件”后又重新回到了岸边,正式开始今天的工作。

      这里是世界大陆的边境,涡德海岸一线。这一地带分布了大大小小的渔村——不过这些渔民们并非只会劳作、说着蛮语的“荒民”。他们来自沿海的运者王廷,最高位的村长甚至可以凭一己之力写出整个图书馆的文字知识,连最差的村童都能画出精致的、结实的绳索。

      这里是世界大陆与无尽海的交界处!是文明与隐秘的重要节点!村民们不仅仅是在此修习知识,更是大陆对于未知海洋的第一道防线!——而在这个世界,了解的越多,拥有的知识越多,便能“创生”出越多——

      “下午好,先生。”

      旁边的侍者咽了口唾沫,看着来自王廷的戴着金纹面具的判决人坐下。

      这里是收容所唯一能空出来的大房间了。海那边时不时就会有奇怪的人或东西漂来,然后在此等待判决人的“审核”及安排。

      虽然破旧,但隔音效果却意外地不错——这应该是为了防止路过的人听到什么不该听的或是突然被诅咒吧……侍者一边想着,一边看向了坐在判决人对面的家伙。

      “我听说你是从海上漂来的……”判决人语气温和地用大陆语说着,“先生,还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见那人没反应,判决人又用古大陆语问了一遍。

      “哈……”那人动了动,镣铐发出的声响在空旷中回荡着。

      判决人继续问道:“你已经回到大陆了,无论你之前遇到了什么现在都可以放心了,这里是安全的。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你……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那人说完似乎感到了寒冷,往风衣里缩了缩。

      已经神智不清了吗……判决人在心中默默评估着,依旧语气温和地说道:“我一直在这里。而你,已经回到大陆了。”

      “是吗……”

      侍者突然一阵战栗,冷汗直冒。

      判决人叹了口气,缓缓起身,打算接下来就去整理相关文件把他转移到王廷去。但一转头,却发现门和窗户等都不见了。

      ?!

      “是你自己说的哦……”那人歪了歪头,“于是我说,【你一直在这里出现】,有效。”

      判决人看了看侍者,发现他依旧面色不变地站着,仿佛没有发现门窗不见的异常,也没有听到刚才那人说的话。

      原来如此……他用我自己诅咒了我自己……

      “看来不用别的程序了,”判决人已经语气温和地说着,“判决如下——”

      【死刑】。

      “哈……”那人笑道,“爱兰德……拜——”

      咚咚咚!

      判决人一愣,门窗又回来了,有人正重重地敲着门。判决人瞥了眼被判死刑的某人,见他毫发无伤地坐着,面色如常。

      见鬼了,不会吧……

      判决人:“请进。”

      村长闻言飞速开门冲到判决人面前:“今天早上见过——啊,就是您现在审核的这个人。早上见过他的一名少年——”

      判决人面具下的眉头一挑:“死了?”

      “呃……不是。”村长面色古怪,“他出海回来后一直不对劲。开始是四处打量别人,跟他说话他不是不理就是回答一推莫名其妙的东西,然后就在村子里四处乱逛等等……呃,就是,感觉他简直就像新来这里的异地旅客一样,但是无论怎么检查都没问题。现在暂时让他待在家里禁止外出了。”

      判决人:“……他叫什么名字?”

      村长:“爱兰德·拜克,我推荐的明年进城的人选之一……”

      好家伙还顺便帮我编了个去看看的理由……

      判决人看了看那个一副事不关己般地坐着的家伙,突然就感觉很想抽他……不对!我在想什么……

      “唉,”判决人继续故作镇定并温和地说道,“我去看看吧。”

      村长闻言当即笑容满面地带头。

      房门缓缓关上,只剩那家伙和侍卫对坐视。不知为何,没人想起这位侍卫的存在,仿佛他从来没有在判决人和村长面前出现过。不仅如此,世界上所有人都在判决人和村长出门的那一刻忘记了他——他,一直只在这里出现过!

      “唉。”那人叹了口气。

      侍卫:“……”门窗为什么不见了?判决人大人没发现吗?

      那人突然说道:“我说,【无效】。”

      侍卫一愣,发现门窗突然回来,但只剩自己和那家伙,于是立马要开门跑路,却发现门被锁了……

      “还真是缺德啊……居然反手就锁了门。”那人翻了翻白眼,随即笑道,“看来在他们两个想起你之前,你就只能陪我聊天了。”

      侍卫小心翼翼地回头看向了风轻云淡地坐着的某人——还是第一次听见这家伙正常说话……见鬼我怎么突然想抽他……

      ……

      爱兰德的家中。

      好不容易把村长和看起来很好像牛逼的判决人忽悠走了,爱兰德躺回床上,看似随便地翻看起了一本书。

      还好还好……多亏这家伙之前应该也在学习或者深入研究语言,有不少详细的书籍资料,不然我第一天就得栽在新手村了……

      不过,这里算个屁的新手村啊?!

      说来神奇。他,是一台会思考机器。思考速度被各种强制方法调至了人类思考速度的两倍,是人类计算的好帮手。然后一次关机后再醒来,就成为了海边小村的优秀少年爱兰德……

      好,穿越这么不科学的事情是吧,我忍,我接受。但是穿就穿吧,为什么不带原主记忆的?!

      好,这我也接受,毕竟语言什么的可以学,世界什么的可以慢慢去了解……但是这个世界的规则简直是把“科学”两个字剁碎搅拌还告诉你这两个字真的是“科学”。

      怎么说呢……虽然现在还不了解,但是爱兰德在刚掌握不少语言的几个小时里看见了村民一脸平静地凭空造渔网,并且听到那位村民一本正经地跟其他人说明这种渔网是由什么什么合成塑料制成的,有什么什么好功能,然后别的村民们也当场造出了这种渔网,且跟他讨论起了塑料的构成……

      ……精彩,精彩……

      我已经开始好奇你们的教科书里是什么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