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丑闻

      叶轩使足劲道准备抗衡,不过,这个时候,春苗姐与春芽听着声音也冲到了这边,春苗姐没敢近前,只是张着嘴巴不停的看着,倒是春芽拉着罗拐子的手:“姐夫,千万别拉去呀,玉兰嫂子肯定没有偷水。”

      “你个臭不要脸的!”罗拐子气得骂了一句。

      叶轩与春芽两个人三下五除二就拆开了罗拐子与玉兰嫂子。

      “老罗,我怎么会偷水呢,你说过是让我家今天早上接水的,我玉兰可不是那偷鸡摸狗的人呀!”

      “玉兰,水在地里这是事实,啊?要让老子不把这事情告诉杜村长,那就把昨晚我给叶轩的合同签了!”罗拐子一把拿了铁锹朝着玉兰指着。

      小天赶紧扑到玉兰嫂子的怀抱里放声大哭。

      “签合同?老罗,杜村长都同意不让收我们家的,你怎么?”玉兰嫂子扑嗵一声跪到了地上,抱着小天,样子特别可怜。

      叶轩急呀,他赶紧冲到跟前搀扶,但是玉兰嫂子死活不起来。

      “罗哥,玉兰嫂子的房子没有了,大棚再没有,你让她们娘儿两住什么,吃什么?”

      “是啊?姐夫,玉兰嫂子已经很可怜了!”

      “娘的,滚一边去,吃什么住什么老子不管,反正玉兰昨晚偷了咱家的水,要处理就得签合同,叶轩,你小子家里的也得签!”

      “我,我们家的绝对不签,我虽然有房子,可是大棚里有菜卖呀,绝对不签!”叶轩的态度非常坚决。

      “娘的,老子铲死你们!”罗拐子是被气坏了,有点要发疯的样子,拿了铁锹朝着玉兰嫂子娘儿两就铲了过来。

      “嫂子!”叶轩急叫了一声,一个猛子扑到了玉兰嫂子跟小天的前面,用自己的背挡了道。而就在此同时,春芽扑到了罗拐子的跟前,两手紧紧地抱着,那铁锹瞬间落地,“姐夫,水不是玉兰嫂子偷的,是我给弄了个豁口放过去的!”

      “什么?”罗拐子气呀,本来可以依着偷水逼玉兰签合同,但没有想到竟然不是玉兰,而是自己的小姨子春芽干的,罗拐子义愤填膺的揪住了春芽的领口,然后强势的往着房子里拉去,“妈的,老子管你吃,管你住,你竟然向着外人。”

      玉兰嫂子大棚里蓄水的事情暂告一段落,接下来的声音就是春芽痛苦的叫唤了,叶轩看得真切,罗拐子一进房子就拿了鞭子抽起春芽来,春芽痛哭流泣,叶轩本想说这是自己偷的水,但是春苗姐推着叶轩:“别多事呀,打几下就没事了,你若再乱说,我与春芽的命会更苦!”

      春苗姐的手很白净,玉腕上浸透着红色的瘀血痕迹,叶轩点了点头赶紧拉着玉兰嫂子与小天到了房间里。

      “嫂子,擦把泪痕吧!”叶轩拿了毛巾递了过去。

      “叶轩,要不,咱们把大棚签出去吧,总不能让春芽为咱们受苦。”

      “可是嫂子,我们签出去春芽就不受苦了吗?罗拐子自打当了春苗姐的上门女婿,她们姐妹两哪天不受苦呀!”

      “可是,今天的事情春芽是为了我呀!”

      “我知道,嫂子,你也看出来了,罗拐子不会让咱们两家轻易的浇到水,他是死活要把大棚收回去,我们坚决不能让他得逞!”

      “嗯。”玉兰嫂子擦着泪水,抚着小天,“我去做饭,你陪小天吧。”

      玉兰嫂子拎了围裙冲到了厨间,小天拿着一本书走到叶轩的跟前让叶轩讲。

      外面春芽的哭声虽然不断,但似乎还能听到春苗的哭声,大概过了半个钟头之后渐趋没有了,叶轩心里很不舒服,不免抬了眼皮朝着罗拐子家的土房房看了一眼,这个时候的罗拐子气得干瞪眼,手里拿着一瓶酒正在喝,春苗姐正在端饭,春芽被打得遍体是伤,她一边哭一边收拾房间里装菜的箩筐。

      玉兰嫂子弄得早餐很快就端上了桌,两根绿嫩的黄瓜,外加烙的锅盔。

      吃完了饭,叶轩回到房间里把门收拾好,然后骑了摩托进了村子,这会的杜鹃正在门口扫地,叶轩冲到跟前叫道:“杜鹃,想我了吧!已经提亲了,等着把房子盖好,我就娶你。”

      杜鹃穿一件淡青色的裙子:“想得美,人家可没有答应。”

      “杜鹃,我可特别想你,晚上,还是那个山洞,有东西要给你!”

      “你,滚一边去,我才不要你的什么破东西。”

      “杜鹃,你若不来,我今晚就跳你房子里跟你一起睡觉!”

      “你,我走了。”杜鹃瞪着叶轩,拿了工具扫了起来。

      叶轩大老远的看着杜鹃,心里乐滋滋的。

      叶轩骑了摩托停到了爹叶文化的家门口,这会的叶文化正坐在门口抽烟,叶芳呢,手里拎着个脂粉盒子,不停的描着。

      “汪汪!”

      门口的大黑仔朝着摩托车叫了起来,叶芳赶紧冲到了门口,一看是叶轩,朝着屋子里叫了一声:“妈,叶轩又来咱家了!”

      叶轩朝着小胖妹叶芳看了一眼,而厨间的女人刘月娥冲了出来:“叶轩,你小子想怎么样,都已经不是叶家的人了,黑仔,咬呀!”

      “咬!”

      两个女人一吆喝,黑仔立即朝着叶轩冲了过去。

      叶轩也不动弹,瞪了眼睛怒看着黑仔,这东西上一次被叶轩惊吓过,这一次冲到半截闷叫了两声,自动退了回去。

      “行了,这事情我来处理!”叶文化看着架势不怎么对劲,喝了一声,那叶芳赶紧拉着黑仔退到了后面,而刘月娥娇滴滴的冲到了叶文化的跟前,“文化,看看这小子,是不是想着回来连累咱呀,我听说村上收大棚,他跟玉兰鬼混到了一起。”

      刘月娥的妖精气十分重,穿着个黑色的裙子故意不停的扭着,叶文化不晓得是被迷了心窍,还是着实喜欢这女妖精,两手抚着刘月娥的肩膀:“他的事情与我无关,老子的心里只有你娘儿两!”

      叶轩瞅着叶文化,心里有无穷的滋味,这就是那个倔强的父亲呀,不过,看着父亲的衣服有人洗,饭有人做,这些已经足够了。

      叶文化站到了叶轩的面前,刘月娥与叶芳钻进了房间里。

      “叶轩,你个龟孙子,做什么,这不是你的家了,少作狂!”

      “我,爹。”

      “我不是你爹,你不是我儿子,叫我叶文化就成,如果要尊敬一点,叫叶老更好!”叶文化扔了烟头,又拿了一根,然后点着抽了起来。

      “叶老,我不是让你可怜的,老院子我想盖房。”

      “我没有钱,别指望我能给你盖房子,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谁跟你扯关系了,我是雇主,你是包工头,请摆正你的位置!”叶轩很平静的挪了个凳子坐到了叶文化的对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