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M

      那是类似储物袋的东西,沈默本以为凭着她天妖师的身份,里面会装有不少银两。

      谁曾想打开之后,一番搜索,并未寻到那所谓的黄白俗物。

      倒是肚兜,纱裙之类的女子贴身之物不少。

      李千芸又是浑身颤抖着,险些昏厥过去。

      ……

      “千芸师姐,那个人是……”

      “记住,此事切不可向任何人提起。”

      “若是师尊问起?”

      “师尊那边,也不准说。”

      见到李千芸,衣衫不整的从沈默的房间走出,顾雨,杨念悠二位斩妖司成员皆是不由张大了嘴巴。

      心说这可是她们斩妖司的天之娇女啊,年仅十五岁,便步入天武之境,成为大炎斩妖司最年轻的一位天妖师。

      何曾见过她这般狼狈过?

      至于李千芸,今日一败,并不服气,想着过些时日再找这沈默决斗,一定要将今日丢失的荣耀,重新找回来。

      第二天,沈默照常城中签到。

      偶然间,利用妖魂眼的他,察觉到春月楼附近,有妖气出现。

      从天耀街那边跑出来的?

      “莫非有妖跑到春月楼,想要吸食人族的阳气?”

      沈默想着春香楼那一众服务人员,怎么着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算是取财有道,不能因为那只妖,砸了人家的招牌。

      于是,沈默快速的穿过街道,进入春月楼。

      春月楼,可以进行每日签到,今日,算是收获较少的,连个滋补的丹药都没有。

      “沈公子,你怎么来了?”

      春月楼的老鸨,有些不解的望向沈默,心说她可是昨个才刚把租金交过去的,这个时间点过来……莫非是找姑娘?这沈家的十三公子转性了?

      也是,算算年龄,这十三公子,也快到行加冠礼了,提前学习下技巧也是好事。

      于是,对着沈默面带微笑,示意他看向旁边几位新招的姑娘。

      哪曾想,沈默直接越过她们上了楼。

      二楼包厢内,一秃了大半个头的男子,蒙着眼,笑嘻嘻的同含香姑娘玩着室内人体捉迷藏游戏。

      “沈公子,你这是……”

      含香姑娘披上外套,被沈默拉至一旁。

      那秃头男子眼见着游戏就要胜利,跟人家服务人员讨要奖品,结果被沈默破坏了这大好氛围。

      “小子,你是谁?找死啊?”

      秃头男子有些不悦,抬手对着沈默一巴掌扇过去,结果被其握住手腕,直痛的龇牙咧嘴,手臂处,竟不断有粘液滴落。

      “你说你一只鲶鱼妖,不好好在水里待着,跑到这种地方,你身上有银两吗?”

      “谁说来这里非得要银两的,我玩完之后,再把她宰了,不就不用付钱了。”

      那鲶鱼精狂笑一声跳至窗边:“先前有一女天妖师对着我一路追杀,没想到今天又遇到了你,坏本座好事,也罢,今日本座要大开杀戒!”

      当日他为了躲避李千芸追杀,逃入天耀街,借助那里其他妖族的气息隐匿自己,成功溜走,并未目睹沈默后来同李千芸发生的肢体冲突。

      在他看来,沈默还是一平平无奇的路人甲。

      说着,那鲶鱼精嘴角露出两簇长须,对着沈默袭来,准备刺穿他的胸膛,结果,人家一声低喝,对着自己一拳打出,他半截身子直接没了。

      然后,含香姑娘吓晕了,这间包厢也被毁了大半。

      “唉,又下手过重,还得花钱重修。”

      那鲶鱼精怎么也没有想到,凭借自己天武二重境修为,连那斩妖司的正牌天妖师都没能留下自己,今天居然栽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族小儿手里。

      而且,还是一拳要了自己的命。

      “不知道这玩意,还能不能拿到斩妖司兑换赏金。”

      沈默拖着鲶鱼精的下半截尸体跳到窗外,在那一滩肉泥中,摸出一枚紫红色妖丹来。

      人境妖丹,呈白色。

      玄境妖丹,呈青色。

      地境妖丹,呈黄色。

      天境妖丹,呈紫色。

      若是入了魔,或者杀了人,饮了血的妖,妖丹亦或是自身妖气,会呈现出一丝血色。

      所以这只鲶鱼精肯定是入了魔,或者害了人性命的恶妖,当斩之。

      “先看看刚刚斩杀的这只鲶鱼精拿到斩妖司,能兑换多少赏金,若是足够高的话,李千芸那边,欠条上的钱,不要也罢。”

      想着,沈默直接离开春月楼,丝毫不顾楼下老鸨的叫嚷。

      小爷费力为你们的姑娘除妖,赔什么钱?直接从下个月房租里扣,自己先修着。

      包租公,就是这么的硬气。

      怀里揣着那只妖丹,沈默乘着狮鹫兽,前往斩妖司。

      京都斩妖司,离着江月城,并不算远。

      斩妖司,负责接待沈默的是一位名叫陈子沫的年轻男子,对着沈默开口问道:“这位公子,你先前所说,自己手中有一枚妖丹,不知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不知斩杀这只妖,斩妖司会奖励多少赏金?”沈默说着,将那枚鲶鱼精的妖丹递了过去。

      陈子沫定睛一看,不由的发出一声惊叹:“这枚妖丹可是由一只天武之境的大妖所化,而且这只鲶鱼精已然入了魔,妖丹之上蕴涵一丝魔气。”

      说着,那陈子沫还拿出一种类似于放大镜的物件,来回摆弄着。

      沈默笑了笑,心说相关部门,专业人士,这些专业术语,咱也听不懂,礼貌而不失尴尬的笑笑,也就罢了。

      “不知这赏金怎么算?”

      “敢问公子,此妖由何人斩杀?”

      “这其中莫非还有什么门道不成?”

      “是这样子的,若是咱们斩杀司内部成员除妖,程序就简化了许多,若是外人所为,虽说提点没那么高,可毕竟是只天境的大妖,赏金也是有三万两左右的,是公子亲手斩的这只妖?”

      陈子沫说的时候,对着沈默,语气又恭敬了几分。

      “是我沈家的门客所为。”

      “关于此事,我们斩妖司是要进行实名登记的。”

      “记我的名字就好。”

      接着,沈默看到陈子沫提笔挥字。

      写道:江月城沈默,率领沈家门客,成功斩杀一天境大妖,并将妖丹及时上交斩妖司。

      对于沈默沈公子这等行侠仗义,为民除害的大无畏精神,我大炎斩妖司给予充分的表扬与肯定。

      然后,下面是日期落款,盖的是斩妖司的红果印章。

      “那个赏金?”

      沈默看着那封表扬信,搓了搓手,心说这玩意拿到爷爷那里,又能拉到不少赞助。

      当然,是经济方面的。

      “沈公子稍等下,在下这就为你取。”

      陈子沫起身,到库房取银两,结果在半路上遇到了李千芸师姐。

      “千芸师姐好。”陈子沫对着李千芸点了点头,向前走了几步,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折了回来,对着李千芸拱手行了个礼:“千芸师姐,前些日子你所追杀的那只鲶鱼精,已经被江月城的一位沈公子,带领着其门客,将其斩杀,妖丹刚送到我这边。”

      “江月城?沈公子?哪位沈公子?”李千芸微微皱眉,心说没这么巧吧。

      “那位公子叫沈默,一看就是那种侠肝义胆,心系天下苍生之人,实乃吾辈楷模,若是……”

      “沈十三!”

      李千芸咬着牙,紧握双拳:“带我去见见那位沈公子。”

      “可是赏金还没有取。”

      “不必了。”

      “啊?”

      沈默手里捧着那封表扬信,越看越觉得喜欢,心说那陈子沫长得不咋地,文采还挺不错的,字写的也板正。

      “沈公子?”

      耳边传来一阵悦耳女声,只是语气极度冰冷。

      “李姑娘?”

      沈默回头,看到那张面带寒霜的脸,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只是望向身后的陈子沫,依旧面带笑意:“陈先生,这么快就取来了?”

      陈子沫看了眼自己的师姐,只好尴尬一笑。

      “沈公子,关于那枚妖丹,因为你不是我斩妖司的成员,所以赏金是不能发放给你的。”

      李千芸对着沈默上前一步,微微挺胸,一副就不给你,你能奈我何的嚣张表情。

      “刚刚不是还说白银三万两,怎么这会就……”

      “那是陈师弟记错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反正就不给你。”

      “李千芸,你不要太过分,你这是公报私仇。”

      “你能奈我何?”

      “你……好,大不了赏金不要了,这妖丹我带回去好吧,不信除了你斩妖司,其他地方还卖不出去了!”

      “这个随你,不过这只妖丹已然沾染魔气,不能在寻常市面上流通,沈公子若是执意私藏这枚妖丹,那我只能将其如实禀告大理寺,要其彻查此事。到时,只怕会影响你沈家的生意啊。”

      “最毒不过妇人心,果然唯女人小人难养也。”

      “沈十三,你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什么也不说了,还钱!”

      说着,沈默直接对着李千芸掏出那张欠条。

      李千芸淡淡瞥了一眼:“上面说是七日内归还,到现在才过了一天而已。另外,我身上就算有银两,也不想现在就还于你。”

      “女孩子家家的,居然这般泼皮无赖,当心嫁不出去!”

      “要你管!”

      ……

      一旁的陈子沫彻底傻眼,只见千芸师姐双手叉腰,语言组织能力超强,思维还贼清晰,跟平日所见,那位冰清玉洁,不苟言笑,高高在上的天才师姐,简直是判若两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