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X影音下载

      接下来的谈判就简单了,矮黑人说回去禀报他们的酋长,尽快和汉臣公司达成联盟之事,而吕子番则同意不再往矮黑人的地盘焚烧草原,并且愿意卖给矮黑人一些武器,以提高矮黑人的战斗力。

      等矮黑人离开之后,罗长生马上就询问请来的天竺翻译,询问那个姆内基人的情况。

      原来矮黑人是当地的原生土著,姆内基人是北部高原上的部落,几百年中不断的向南面侵略,矮黑人抵挡不过,不断的往更南面迁移。

      而且听天竺翻译的描述,姆内基人的酋长还拥有一支卫队,卫队装备的都是铁制武器,都是从葡萄牙人或者阿拉伯人那边交换过来的,甚至还有少量的火铳,不过因为那些高级货价格昂贵,自己也不能打造,所以装备的数量不是特别多。

      不过这一支人数不多的酋长卫队,对付草原上那些矮黑人部落简直是易于反掌,矮黑人面临的往往都是单方面被屠杀的结果。

      看来维持草原的均势也很重要啊,吕子番心里开始琢磨起来。

      不过眼前最重要的是,尽快让人学会因蒂马人和姆内基人的语言,以后在沟通交流的时候,不能老找天竺人翻译吧。

      吕子番于是高薪聘请这两个天竺人为汉臣公司的培训师,专门找了几个半大小子跟着他们学习,争取尽快把这两门外语搞懂。

      如今距离开始定居有两个月了,按照标准模式建造的定居点已经有模有样,寨子里规划了居住区、防御工事、公司总部、仓库区、茅厕等,也算井井有条。

      村外,沿着马贵斯河的一条支流开辟的农田如今也一块一块的连接在一起,农田里面的青苗已经窜起一尺多高,在阳光下闪着绿油油的光,村民们在紧张的构筑排水沟,为即将到来的雨季做准备。

      而姆内基人对汉臣公司的骚扰也暂停下来,估计他们的酋长是不是在酝酿一项大行动,亦或是酋长听到了什么风声,在酝酿什么应对措施。

      不过吕子番没有把姆内基人放在心上,他的胆气最近也壮了,因为,一个船队又给汉臣公司送来了一批移民。

      来的船队还是杨氏的海船,这一趟航行不但给汉臣公司带来六十户,大概三百三十人的移民,而且还带了大量的物资。

      随船的杨氏掌柜名叫杨明晋,同样是他们大老板杨天生的族人,吕子番见到他很高兴,请他好好的歇了两天。

      不过杨明晋听说最近汉臣公司和当地土著打了几次战,并且还俘虏了一些土著,便立时来了兴趣。

      “吕兄,你们俘虏了多少黑人啊?”再一次饭局上,杨明晋问起来正事。

      “不瞒杨兄,额们打了几次战,抓到了十二个黑人俘虏,这一段时间正把他们当牛马使唤呢。”吕子番疑惑的看着杨明晋。

      “吕兄,听说这些俘虏,兄弟我突然想到一桩买卖,最近南洋那边的亚齐素丹国正大量招收奴隶,要求招来的奴隶身强力壮,好象是军中的奥斯曼老爷要组建新军,给的价钱还比较诱人啊。”杨明晋说道。

      “那黑人也行吗?”吕子番顿时兴奋起来,隐约感到这是一个大好机会。

      “当然行啊,你想,亚齐那个地方热的要死,要是白人去,别说当兵,就是什么也不干,也受不了啊,马六甲和巴达维亚的白人人数始终上不来,而亚齐的奥斯曼老爷也不多。”杨明晋说道,“而黑人不怕热,还耐瘴疠,是当兵的好手。”

      “很奇怪,亚齐当兵为啥要用奴隶呢,当兵吃粮是好差事啊。”吕子番很奇怪。

      “吕兄有所不知,这天方教讲究教众平等,如果是天方教徒当兵,那都是少爷兵,没有什么战斗力的,所以,天方教的素丹干脆规定了当兵只能用奴隶,其实亚齐的奥斯曼老爷们以前都是奴隶,不过后来慢慢的晋升,成了天方教徒,就不是奴隶了,但是士兵必须是奴隶。”杨明晋解释道。

      “额明白了,这和朝廷那边不一样,朝廷的卫所兵都是世袭的,老子当指挥使那是可以传给儿子的,底下的士兵也是沾亲带故,这素丹如此规定,这当兵就不能世袭了,因为当官的儿子不能是奴隶啊。”吕子番一下子就看到其中的妙处。

      这一番表现到让杨明晋对吕子番刮目相看,朝廷的卫所兵那副样子,哪里还像军队啊,当官的都是世袭,好好的指挥使后代竟然去考进士,考不上不要紧,还可以回来继承他老子的指挥使官职,实在让人无语。

      “吕兄真是一针见血,就是这么个意思,最近也是南洋那边风云变幻,所以亚齐素丹国感觉有危险,便想极力扩军,从国内是不行了,国内全是天方教徒,这黑人是异教徒,正好用来当奴隶。”

      “杨兄是说维和部队攻打三宝垄之事?”吕子番问道。

      “是啊,马打蓝也是一个素丹国,被维和部队轻松攻破三宝垄,而亚齐素丹国想加入南洋业主委员会,却被葡萄牙人反对,现在看到维和部队的战力,那帮奥斯曼老爷可是惶惶不可终日。”杨明晋说道。

      “那杨兄琢磨看看,这贩卖奴隶的生意有赚头么?”吕子番说道。

      “这就看从汉臣公司装船什么价格了?从这里去亚齐并不是太远,还有,我还要看看那几个黑人俘虏长得如何,要是体弱那肯定不行。”杨明晋说道。

      “随后杨兄可以去看看,那些俘虏身材高大,体壮如牛,只是这一段时间干活干得有些消瘦,吃几顿就上膘了。”吕子番连忙把这些俘虏给包装一下。

      杨明晋点点头,“这样吧,等我从拉普拉塔回来,我就把那几个俘虏带着,去亚齐接洽一下,要是奥斯曼老爷认可,怎么也得大几千人啊。”

      吕子番心想,要是俘虏能卖钱,那就给汉臣公司解决大问题了,往后俘虏会越来越多,全部杀了有失天和,留着呢又是隐患,要是一股脑卖了,哪怕少卖点钱也中啊。

      “杨兄,我们公司现在拿着钱也没啥用,就你们那些便宜的兵器给我们一些就行,朝廷用的刀啊、弓箭、盔甲啥的,我这里都要,只要便宜就行。”吕子番说道。

      “啥,朝廷那些破烂玩意也能用,我没听错吧?”杨明晋很诧异的问道。

      “那有什么不能用的,这里的土著没什么见识,给他们那个,还当是上品呢。”吕子番说道。

      “你是说卖给土著,那怎么抓黑人奴隶啊?”杨明晋一头雾水。

      “这里的黑人分好多部落的,他们之间都有仇,卖给他们武器,然后让他们之间互相抓俘虏卖给我们呀。”吕子番笑着说道。

      “哈哈。。哈,吕兄你。。。真是睿智啊,”杨明晋目瞪口呆的说道,眼里露出浓浓的敬佩之意,“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鹬蚌相争,坐收渔人之利?”

      第二天,杨明晋亲自去验证俘虏的体格,看了之后不甚满意,主要是这几个俘虏最近被虐待,一天到晚被鞭打着使劲干活,给的吃还少,个个形销骨立,不过高大的骨架还在,吕子番连连训斥了一番看押俘虏的人,让他们尽快把俘虏们的膘养起来。

      看押的村民还很害怕,难不成吕大老板变态,想把俘虏们养肥了吃掉不成。

      送走杨明晋,吕子番开始紧锣密鼓的和因蒂马部落联系,提出了用姆内基人俘虏换武器和食品的计划。

      因蒂马人也是草原上渔猎的部落,虽然个子矮一点,但是要有好的武器的话,和姆内基人也能拼杀一番的,何况渔猎部落根本组织不了大型会战,大家你来我往搞狩猎战呗。

      眼看着大量的阴云从东方的海洋上飘过来,伴随而来的是磅礴的大雨,草原上的雨季终于来临了,十多天的功夫,马贵斯河的水位眼看着就起来了,原来干涸的水沟也灌满了水。

      得益于之前构筑的排水沟,汉臣公司新开垦的土地排水通畅,作物没有受涝,根据种地的老把式讲话,这些作物怎么也得是一个中上的收获。

      吕子番看着灌满河水的马贵斯河,突然之间就琢磨出一个想法,他匆忙找来罗长生,“长生,你看看河水,雨季一来,原来快要干涸的河沟都灌满了水,是不是额们可以搞一些行动了?”

      “三当家,您的意思是?”罗长生一时没有明白。

      “额们不是有八艘小艇嘛,正适合在小河沟里面航行,额们把小艇加上一个棚子,让他适合在雨天行驶,你说。。。”吕子番指着河流往最深处示意。

      “妙啊,三当家的意思是额们用小艇去偷袭姆内基人的老巢?妙啊,他们小股队伍走路来偷袭额们,额们就坐船舒舒服服的去干他们一家伙,何况草原下着大雨,他们都猫在家里,搞好了,准能一锅端。不过,他们的老巢不好找啊。”

      “不是有因蒂马人当向导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