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记杂文>

      李燕歌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回想起那件事。

      要是没记错的话,巷口那孙家要不了多久就得倒大霉。他家在毛纺厂工作的小儿子,因为在厂里面操作不当的缘故,导致一整批的纺织品出现质量残次,之后被领导追责,不仅丢了工作,据说还赔了一大笔钱。

      一想到赔钱,李燕歌立马就想起这孙家好像发生这件事后,没多久就全家搬走了。具体搬到了那他不知道,也不关心,可是后来住进来另外一户人家,听他们说,老孙家是把房子卖给了他们。

      当时李燕歌听到这个消息,欢喜了好几天,总算是告别了那臭烘烘的巷口,再也不用每天进出都要捂鼻子冲进去了。

      现在仔细想想,看来是孙家那位应该是给厂里面造成了很大很大的损失,要赔偿的数目也是一笔天文数字,否则孙家也不可能选择把安身立命的房子给卖了!

      要知道毛纺厂是国企工厂,好与坏都有国家兜底,正常情况下,在你的岗位上出现了少量残次品,一般领导都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在厂里面上班的职工,都是正式职工,少说也有十几二十年了,有些更是从毛纺厂建立就进厂的老工人,只是因为学历或者其他的原因没有得到升职的机会罢了,论资历就算是现在的厂长都没法跟一些老职工比。

      而且就算有年轻人进厂,那也是父母辈把位置让出来的,在厂里面或多或少的都有那么点关系在,不会因为一点小毛病就被罚款或者开除。

      除非是给厂里面造成了大损失,还是那种无法挽回的大损失,严重的才会被开除职工岗位,要求赔偿。

      在如今这个年代,个人给国企单位造成了巨大损失,完全可以被定成损害国家利益这个大罪名,没钱赔偿的话,少说也得进去关个十来年,所以老孙家这回的祸事看来是真的不小啊。

      没记错的话,应该也没几天就要发生了……孙家要卖房子,那自己是不是可以想办法弄点钱,把孙家那套房子给买回来?

      李燕歌记得很清楚,1991年蓉城城改,当时给墨子巷定的拆迁方案,是按照每户的实际占地面积高于市场价进行赔付,或者是按照实际占地面积反还你等同面积的房产。不仅可以二选一,还可以两个都选。

      三十年后蓉城的房价,在全国虽然排不上多前,可市中心一平米两三万还是轻轻松松的,特别是李燕歌知道他们拆迁后被迁移的小区可选择的位置,其中之一就有日后的春熙路太古里广场附近。

      上辈子李燕歌的母亲,考虑到日后小孩读书方便,选择的小区是靠近第九中学,尽管哪里日后的房价也不错,可后来太古里广场项目启动,那一片的房价涨的是蓉城最快的。

      李燕歌知道自己重活一世,在金钱方面日后肯定是不缺的,所以他重生回来这几天也没去考虑赚钱的事情,可眼看赚钱机会近在咫尺,自然不可能白白错过。

      特别还是恶心巷里人十几二十年的老孙家,李燕歌当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发财机会。

      就当是老孙家赔偿自己从小到大都得捂鼻子进出巷口的损失了!

      从后座上下来的老爷子,正准备进家门,就看到孙子还坐在自行车座位上,傻乎乎的看着前方,他瞥了眼巷内,没什么东西啊,忍不住拿二胡在孙子面前晃悠了一下。

      “燕歌,在想些什么呢?到家门口了还不下来。”

      “哦哦,没什么爷爷。”回过神来,李燕歌赶忙下了车,推车自行车进了院门。

      此时父母还没有回来,奶奶一个人在厨房忙碌,李燕歌本想进去帮忙的,可一句“别捣乱”,又给整出来了。

      李燕歌无奈的回了自个房间,脱下白色条纹的运动体恤衫,躺在有点生硬的木床上,百无聊赖。

      习惯了几十年后,时不时的刷刷手机,看看新闻看看视频啥的,现如今没有了这个娱乐方式,加上家里面的电视机因为自己要高考,被母亲送给了乡下的舅舅,这无聊的傍晚就更加无聊了。

      虽说现在的黑白电视机也看不到什么好的节目,可看看《排球女将》也不错,小鹿纯子可是80年代年轻人的梦中情人。

      “血疑”这部电视剧,应该要到年底或者明天初才会播放,TVB的“霍元甲”现在应该已经在广东地区开播了,等到蓉城这边播放还得到今年年底……

      想着想着,李燕歌突然翻了个身。

      床板好硬!

      睡惯了席梦思床的他,再次回到十八岁睡这个木板床,明显感觉到了不适应。

      起身坐到了书桌边,李燕歌拿出之前藏好的写满字的白纸,这上面是他写的一些关于程芍君的事情,除了想办法让程芍君避开那次的慰问演出外,更多的是如何来想办法治疗她内心的抑郁症。

      后世抑郁症很普遍,这个年代想来应该也不少,只不过因为时代的局限性,很少会有抑郁患者认为是得病了,顶天了就是觉得自己心事比较重罢了。

      治疗抑郁症的药,现在肯定是没得卖的,国外就算有,一时半会也买不来。而且治疗抑郁症的药,好像就是类似镇定剂让人情绪无法提高跟兴奋剂是相反的药物,这种药吃多了肯定不好。

      凭借着后世在网上看到的一些相关文章,李燕歌倒是对怎么治疗抑郁症一点了解,无外乎就是想尽办法开导患者的情绪,避免情绪的消沉,打消其悲观厌世乃至有Z杀的想法与行为。

      按照程芍君目前的状态,李燕歌猜测她应该是患有抑郁症多年了,小时候被抄家的心理阴影,随着后来街坊邻居乃至亲朋好友的嫌弃与嘲讽的话语,令这个阴影被无限的放大。想来这么多年过去,程芍君压抑在内心的情绪,应该是很深很深,绝非只是开导那边简单。

      看来这份方案得重新推翻再写了。李燕歌撕了手上的白纸,从抽屉取出一张新的白纸,拿起钢笔在洁白的纸张上写下一行字:

      “抑郁治疗方案。

      1:趁着这几天带她四处玩玩,开阔一下心情。

      2:想办法写一点后世经典的柔和温暖系列的音乐,将其录制成一卷磁带,按照网上所说,这是音乐疗法。

      3:……”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