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0lu

      真是抱歉,她看不透,甚至还很疑惑。

      她向来对人心感知敏感。

      这位气运子从一开始就对她没有恶意。明明一个带着目的接近她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带上些许恶意……

      而他遇见池歌等人时,虽带着善意,但那只是外皮,她能清楚感受到他内里的冷漠。

      按照收集得来的信息,言笠是天妖阁里最关注妖物动乱的成员,甚至还成为了阻拦妖物大军的主力之一。

      每一个天妖阁成员都很敬佩言笠,也称言笠是个挂念天下的好人。

      好人?

      她的直觉告诉她,言笠和好人一点联系都没有。

      所以,很奇怪。

      这样的人成了气运子,而且这样的人还真的是一副好人模样……

      太矛盾了,她想不通。

      这个世界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言珞默默低头看了眼自己脖颈上的妖宠圈。

      而她又因为灵魂封禁,无法置身事外……

      也只能一步步往下走了。

      很快言笠出了门。

      而言珞看着言笠身上那和昨日一般无二的制式衣袍,有些同情。

      就像这身衣袍一般,这位气运子演了一生好人的戏码。

      “怎么了?”言笠侧头见言珞那同情的眼神,眉头一挑,问道。

      “没什么。”言珞摇头道。

      就是有些同情某人罢了。

      “没想到你还有心思同情我……”言笠嘴毒道。

      然后言笠还意味深长地扫了言珞一眼,意思很明显……“妖宠还不配同情他”。

      言珞:……

      她是傻了才会去同情这位。

      两人一前一后,出门。

      刚出门,就遇上了一同前行的池歌和楚林城。

      “嘿!言笠。”池歌隔着老远就挥着手,打招呼道。

      “看你这样子,昨晚睡得……”

      走近后,池歌还没把话说完,一晃眼见言珞额头上那枚金色的水晶,直接就炸了。

      “金色?!竟然是金色!言笠你这妖宠是跑去源滚了一圈……”

      然后池歌瞬间收声,震惊地看了看言珞,再瞅了瞅言笠。

      “我就说,你怎么突然主动收妖宠?敢情这位是个天外来客?!”

      震惊过后,池歌十分开心地拍了拍言笠的肩膀,油腔滑调地大声说道:“兄弟,可以啊,把天外来客拐成了妖宠……没想到,你这心还焉坏。”

      言珞:……

      这位池歌兄弟敢不敢给她再小声点!!!

      不过……

      言珞从池歌的发言里抓住了重点。

      源是什么?

      还有他怎么能一眼确定她是天外来客?!

      靠,气愤。

      被这个世界耍得团团转的暴躁言珞此时真的想把池歌抓过来,直接审问!

      然后一只毛茸茸的脑袋打断了她的思考。

      上次那只护家兽来到她身边,用脑袋蹭蹭蹭,讨好她。

      唔,还是好乖。

      有此机会,言珞毫不犹豫地上手撸毛。

      撸着护家兽的软毛,言珞的的暴躁立马烟消云散。

      唉,她怎么就成了妖宠……不然她也收只像护家兽这么软萌的妖宠。现在的她和护家兽同地位,QAQ。

      “走吧,时间快到了。”一旁的楚林城出声提醒道。

      池歌一边拉着言笠一同往前走,一边说道:“楚哥,你竟然不惊讶?”

      “大约猜到了。”楚林城回道。

      “啊……楚哥真是太闷了!”池歌抱着头,抓狂道。

      “是你太聒噪。”言笠冷不丁地说道。

      “言笠,过分了啊,咱俩绝交!”

      “挺好,绝交吧。”

      “啊啊啊!”

      ……

      看着池歌被言笠毒舌打击的言珞:……

      欢脱的池歌兄弟找言笠这种人做朋友不就是找虐。

      后来在某个世界被某位套牢的某人回想起这句吐槽时,只觉得自己是个比池歌还傻的傻白甜。

      护家兽用脑袋拱了拱言珞,让言珞险些站立不稳。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立马走……”言珞止不住抱怨道。

      不过她正打算抬脚的时候,就见护家兽趴下它巨大的身躯,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里写着“邀请”两字。

      以为护家兽让自己跟上的言珞愣了一下,随后立马双翼启动,飞上了护家兽的背。

      便宜不占白不占。

      出发!

      言珞手指朝前一指,无声地自演自嗨,而她身下的护家兽很是配合地小跑起来。

      不久,一行人来到中央大殿。

      一进门,他们就收到了大殿里所有人的注目礼,然后一片吸气声响起。

      “金色?!”

      “灵魂纯净程度接近源?!”

      “天外来客!”

      ……

      见此情此景,池歌就像是打了胜仗的将军一般,跟言笠说道:“看看!大家和我一样的反应。”

      “言外之意,你是个正常人,林城不是。”言笠撇了一眼池歌,道。

      后知后觉的池歌经过言笠的提醒才发觉到自己言语中的漏洞……

      “啊啊啊,言笠,你曲解我意思!”

      ……

      不知道是不是言珞的错觉,她感觉言笠似乎有些不高兴。

      言珞一歪小脑袋,表示疑惑。

      至于这大殿里的其他人……她晃眼看了一下他们的制式衣袍,确定他们都是和言笠一样的二等人员,再看看武器,就不再关注了。

      反倒是那些形形色色的妖宠让言珞好奇了好一会儿。

      上千人造成的眼神压迫,对于只把气运子放在眼里的言珞,没有丝毫作用。

      她坦然自若地骑在护家兽的背上,无视了整个大殿的围观。

      只是每个人腰侧的那把物质无打造的武器让言珞心里发虚。

      掉天敌窝里了……

      “下来。”

      一心关注着言笠的言珞,一闻言,立马翻身下来,来到言笠身侧。

      言珞的迅速反应似乎取悦了言笠,言笠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道:“等会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嗯,明白了。”言珞乖巧地点头道。

      看来等会会有重要人物登场?皇帝?

      能让一群二等人员在此等待的人物,除了皇帝,言珞想不到其他人了。

      不过……

      言珞悄悄抬头,看了一眼言笠,随后在言笠发现之前,目不斜视。

      这位大哥好像心情又变好了……

      奇奇怪怪。

      难道睡眠不足人士的性子都这么难以捉摸???

      这时,殿外一声“皇上驾到”响起。

      随后,一身着明黄色衣袍的中年男子入殿。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哗啦啦,大殿里的所有人和所有妖宠都跪下,整齐划一道。

      言珞自然也是其中一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