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瑶墨凌渊免费阅读

      派出迎战吕布的部队被杀得大败,袁术见吕布这三千骑兵竟如此能打,一时竟心生怯意。

      不是他袁术不想和吕布再打下去,只是吕布背后可是刘坚,孙策那愣头小子刚杀了沮授,自己总不能再把吕布弄死彻底和刘坚交恶吧?

      吕布这次带三千人马来扬州折腾,肯定不是刘坚授意,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小心翼翼的从荆州绕远。

      韩胤觉得这也是个机会,刘坚和袁术的关系虽然闹得很僵,但也不是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如今吕布正是契机。

      刘坚是个讲理的实在人,忠厚老实,一向是非分明,先前他打自己,也就是因为曹操这厮折腾一出尊皇讨逆出来。

      如今并州军在这大败一场,曹操和自家那不入流的兄弟满意了,也不提这事了,但他俩的关系也跟刘坚闹得剑拔弩张。

      虽然他袁术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曹操和袁绍往与刘坚势力接壤的前线地区增派大量兵马可天下皆知。

      看刘坚如今四面树敌,袁术又觉得自己行了,有总比没有强,刘坚现在急需一个盟友,他袁术兵强马壮,扬州又富庶,他并州穷酸一片,能跟袁术做盟友,想必刘坚也不可能不愿意,如今不声不响,一定也是碍于手下不满刘坚不向扬州复仇的态度。

      要不然怎么说他袁术是当皇帝的料呢,什么样的人什么心态,他都猜的八九不离十。

      当然,既然刘坚的手下不满意刘坚现在不温不火的态度,那自己就屈尊一下,主动服个软就完了,想必刘坚得到自己服软道歉的书信一定感恩戴德,当场遣人来与自己结盟,他刘坚和自己强强联手,先打曹操再打袁绍,剩下那帮废物东西,自然不值一提。

      到时候自己君临天下,封他刘坚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行,这位置他早就许诺给自己的心腹谋士杨弘了,不过,这杨弘也不行啊,不如阎象听话好用,但阎象说话不中听,才能不如袁涣,可这袁涣又太直了,什么事都上纲上线,跟他打交道太累。

      “陛下!吕布有书信与陛下。”

      袁术正在那做美梦,纪灵和乔蕤便火急火燎带着书信到大殿中,袁术这大殿装金缀玉,好不奢华,每次一开殿门,阳光照射进来便是闪闪的珠光。

      “吕布把我军士卒放回来,还带了封书信要我等交于陛下。”

      “信?”

      微微皱起眉头,袁术赶紧坐正身子,故作威严。

      “呈上与我!”

      想必吕布也是撒野够了,知道自己那是高抬贵手没跟他吕奉先一般见识,但也得有个台阶下,既然面子上跟军士们不好放下,那就背地里给自己写道歉信,我袁术何等胸怀?

      想到这,袁术微微挑起嘴角,把信打开,当着众将的面开口念出来,让这些个大小将军好好听听,什么叫以德服人。

      “袁术小儿……”

      信一张开,袁术脱口而出,大殿之内一片寂静,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袁术于殿上错愕了半晌,瞪圆双目皱眉细读起来。

      吕布这封信确实是道歉信,但其内含义跟袁术所想全然不同,简直是在羞辱他袁术!

      大概意思就是,袁术你吹嘘自己兵马威武善战,好似神兵天降,我吕布居然天真如此,无谋寡断不知你是自吹自擂,今日我吕布不远千里来这跟你这些什么神兵啦,天将啦交手。

      虽然我吕布也是一介凡夫俗子,也没什么能耐,武力也不入流,但今日和袁术你这天兵天将比起来,好像也显得我挺能打的,谢谢袁公你也让我体验了一把当初我家刘公在长社之战的感受,实在过瘾。

      跟袁术你这么较真,还真是我吕布的不对,还真不好意思杀了你这么多兵马,毕竟您还得靠他们做美梦呢。

      “吕布小儿!”

      他袁术哪禁得起吕布这般嘲弄,气得暴起,将木浆纸撕得粉碎。

      “我不生吞这厮!他吕布不死我!我袁术誓不为人!”

      “吕布兵马于庐江,可叫韩暹、杨奉迎击,吕布军中多骑,难敌严阵之军,再使杨奉领骠骑迎战,自可溃敌千里!”

      见袁术大怒,乔蕤、纪灵两人生怕袁术再一冲动,调动大军,使天下误以为袁术将有大动作,于是赶紧上前。

      “他吕布纵使有万夫不挡之勇,也必然败于此地,若他吕布不战而退,陛下自可书信一封嘲讽他吕布。”

      “好计……”

      皱起眉头,袁术思索一阵,开口道。

      “乔蕤,你也跟着,杨奉、韩暹才投我,若今日只使其独战,恐其心有不服。”

      如此布置下去,乔蕤也没觉得什么,虽然杨奉、韩暹肯定不能一心一意给袁术卖命,但毕竟吕布才三千兵马,袁术一挥手就拨给自己两万,算上韩暹等人战死扬州修养这么久拉起的七八千人,吕布就真是项羽再世,也教他认此地为乌江。

      面对袁术大军,吕布骑兵与自愿追随刘坚的扬州民兵渡江于对岸驻扎,乔蕤军与韩暹、杨奉军分两营左右与吕布对峙。

      说服吕布继续进军的陈珪如今也得兑现诺言。

      于是,按照陈珪计策,吕布分写书信遣人送给韩暹军和乔蕤军。

      给韩暹的书信大概意思就是,韩暹、杨奉护天子归雒阳有功,乃是汉之忠臣,今天子尚在,怎能另起帝位,一国岂有二君乎?

      若二位将军念我等皆为大汉,便弃暗投明,与我吕布共征袁术逆党,此战终,扬州所得尽由将军索取。

      再者,袁术使二位将军征伐于我,却又使乔蕤大军来此,名为共战,实则监军,若明日公不攻我,乔蕤自引兵,但其目的非我,而乃是二位将军。

      面对如此说辞,别说韩暹,就是吕布自己都信不过。

      但偏偏这事就这么胡闹,吕布随后又给乔蕤写信,信中大肆嘲讽乔蕤不过名过其实,是个只会躲在士卒后面的胆小鬼。

      如今领军两万又找来帮手还不敢攻区区三千兵马,若你真有能耐,明日我渡江列阵,你敢不敢接站?

      乔蕤见信,大怒,第二日果与吕布叫战,而吕布渡江列阵于乔蕤与韩暹大营之间。

      韩暹见乔蕤果未通知自己便动兵,不由得信了信中所说。

      吕布军扎了不少草人趁布阵时埋在密林之中,乔蕤就见杂草丛中人影错杂,不敢轻攻。

      韩暹领兵从侧翼杀来,袁军一时没反应过来被杀得大败,而吕布亦骑兵出击,三千折冲骑好比压路机一般将所见之敌都踏得粉碎。

      乔蕤本人更是被吕布活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