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草莓在线观看

      话说大一开学那会,朱公子初入江大便带着满身光环,长得有点小帅,家里又有钱,为人风流潇洒有才气,还有比他更完美的白马王子吗?

      必须是没有!

      所以朱公子十分张扬地开着超跑降临江大,当天就引发全校热议。

      然后他便兴冲冲去参加班级见面会,准备迎接一众男生羡慕嫉妒的目光和广大女生爱慕倾心的眼神,这本来是很有可能实现的,只可惜他运气不好,遇上了号称帅遍江大难逢敌手的陆二哥,顷刻间将他比了下去,变成路人甲。

      朱公子心里自是不爽,不仅不爽而且很愤怒,那么多班,为何偏偏要把他俩分在一起。

      不久之后,朱公子从小道消息处得知新一届校草榜出炉,他华丽地落榜了,而陆瀚当然是毫无疑问出线,这让朱公子更加不爽了,长得帅有个屁用,能当饭吃吗?家中没有黄金万两,都不配本公子拿正眼瞧你。

      倘若只是如此,朱公子也不会将嫉妒明面化,顶多表面上不屑一顾,背地里说说坏话,毕竟,朱公子还是要风度的。

      但很快转折点来了,是因为一个女人,她叫柳轻语。

      要说这柳轻语,长得自是貌美如花,是管理学院公认的一枝花,更兼家世出众,比朱公子还要豪门,堪称男人眼中的完美情人,谁能娶到她起码少奋斗三十年。

      如此香喷喷诱惑人的姑娘,朱公子又怎会放过,当即展开猛烈攻势,按他的逻辑,这柳美女是万万逃不出掌心的,他朱公子可以财色兼收。

      只是天不遂人愿,朱公子纵横花丛多年的经验成了白搭,任他千般万般献殷勤,柳姑娘却根本不鸟他。

      不光不鸟他,反而还一心系在陆瀚身上,即使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亦无悔,这叫朱公子情何以堪,难道他朱英杰在柳轻语眼里竟然比不上陆瀚那面瘫?

      这……叫他如何能不怒?

      朱公子不敢把气撒在柳轻语身上,便新仇旧恨一股脑儿全算在陆二哥头上,处处找茬,处处针对。

      陆瀚脾气好性子淡,为人又不争,很多事情懒得跟他计较,一来二去就让朱公子以为他好欺负,更加肆无忌惮的变本加厉。

      那天朱公子在篮球场上耀武扬威,以十分花哨的姿势上篮得分,众狗腿立刻拍手叫好,朱公子心中不觉有些飘飘然。

      一回头正好瞧见陆瀚四人组打场外走过,陆二哥脸上万年不变的云淡风轻一下子把朱公子刺激到了。

      凭什么丫的能这么装逼,还装得一手好逼。

      朱公子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手一招接过篮球,瞄准陆瀚大力砸过去。

      这球劲道十足,但准头不行,没砸中陆瀚却砸到苏尘。

      好可惜,居然没砸中,朱公子抱怨一句,施施然踱过去,很没诚意说不好意思手滑了。

      那种距离那种力道,怎么可能是手滑,这王八蛋分明是故意找茬,陆瀚当即变了脸色。

      他为人是无争,但那是指对他自己,能忍就忍了,可这次是当面打他兄弟脸,这口气怎么能忍,于是陆二哥严肃地要朱英杰立刻向苏尘道歉。

      朱公子又怎会这般听话,自然是一顿嘲讽加谩骂。

      苏尘本来还在劝陆瀚算了,一点小摩擦不用太计较,一听朱英杰对二哥进行人身攻击,也开始火大。

      然后是孟乾坤魏青衣加入战团。

      然后……

      推来推去,不知谁先动了手,两边一下子打起来。

      朱公子心想己方都是球场常客运动好手,七打四还不是切菜砍瓜,这次一定要抓住机会将那面瘫痛扁成猪头,看丫的还能不能帅遍江大无敌手。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应证了那句老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先是孟乾坤爆发,一个打俩还占尽上风。

      然后陆瀚也不是弱茬,下手比较狠,几下子就干翻一个。

      再加上苏尘小时候没少打野架,深知快准狠打架三味,而且他只追着朱公子打,擒贼先擒王,只要干趴朱英杰,这敌军自然就溃了。

      最后是魏青衣,这宝宝打架经验少,开始见敌方人多准备招呼大家撒丫子开溜,但眼见已经开打了,他也只得硬着头皮上,好在他身形灵活动作迅速,学习能力又强,挨了两下后渐渐打出快感,成功逆袭。

      因此这一个篮球引发的血案竟是以朱公子微败惨淡收场!

      堂堂江大朱公子,以绝对优势七打四居然被人痛扁成猪头,简直是惊掉一地下巴,传出去后很是笑喷了一大群人,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陆校草之名再次传遍江大。

      然后事件升级,学校着手调查,四人军团忐忑不安地等着挨处分,哪知等来等去竟等到学校不痛不痒的口头警告,这让四人大喜过望。

      之后过了几天,陆二哥接到调令从三班调到一班,终于不用再和朱公子整日面对面,陆瀚心怀甚慰。

      只是这调令不只是让一班女生喜上眉梢,还让三班女生愁容满了面,搞得姑娘们对朱公子横眉冷对好一阵,把朱公子气得要吐血,对陆瀚更加恨之入骨了。

      这才有了双方每次见面或明讽或暗嘲,针尖对麦芒一般不可调和的矛盾。

      想到这些,不光陆瀚头痛,苏尘也很伤脑筋,那孙子就不能安分点,让二哥安安静静做他的美男子不好吗?非要整些幺蛾子,真是伤脑筋啊!

      放下杯子,苏尘惦记起篮球赛的事,便说:“大家说说星期六的篮球赛吧,我们怎么搞?”

      “这就是个坑,朱英杰那孙子挖的坑,可怜我们还傻不拉叽往里跳。”魏青衣一脸懊悔,不甘心叫道。

      “你现在才知道啊,晚了!我们已经跳进去了,没得选择,还是想想有什么办法能打赢比赛吧。”孟乾坤夹起一块香菇放进嘴里,却诧异地发现受情绪影响这香菇似乎都不怎么香了。

      陆瀚苦笑一声:“赢面太低!”

      苏尘接过话:“确实太低,就篮球而言,我是菜鸟,老四是技术宅,菜鸟中的菜鸟,二哥你比我好不了多少,老大球技最好,可篮球是集体运动,我们这样的残疾队伍上去,前景堪忧希望渺茫啊!”

      魏青衣不干了:“三哥,我就算是菜鸟也是菜鸟中的战斗鸟。”

      苏尘翻白眼:“战斗鸟不还是菜鸟,对大局又没什么帮助。”

      孟乾坤敲敲杯子:“你们说得都没错,这是个坑,我们也跳了,因为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往里跳,朱英杰正是因为算到这一点才敢正大光明用阳谋,而且以我对他的估计,这孙子肯定早就想好计策,说不定还会找校队的人上场,不给我们一点机会。”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岂不是九死一生输定了?”魏青衣苦着脸,十分不爽地和肥牛做斗争,看样子他今天是跟这玩意杠上了,非要吃尽而后快。

      孟乾坤沉着脸点头:“对,九死一生,除非有奇迹发生。”

      “老大,我本来就没有信心,你还危言耸听吓唬我,你是想让我当逃兵吗?”魏青衣悲愤欲绝,手也没闲着,又一块肥牛下肚。

      “我不是打击你们,我是想让你们知道现在的形势有多么严峻,说十死无生都不为过。”

      “老大别卖关子了,说说你的计划吧,不然老四今晚一定做噩梦。”苏尘看魏青衣专挑肥牛下手,吃得满嘴流油,大有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架势,忍不住打趣他。

      魏青衣满脸问号,奇怪道:“苏半仙,我为什么要做噩梦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