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破解版app官网下载

      当我们还沉溺在孩子的喜悦里他们就老了

      树枝头开了一簇春日该有的花,地上落了散散的白梨瓣,和冬天没扫干净的秋叶。早冬写了一封没寄出去的信,里面写满了对亲人的想念,留到冬天才明白,沉浸在孩子的喜悦里,他们就老了,没来得及说的:我爱你。恐怕再也听不到了。在2021年大家偷偷的拜访,街头挂起的灯笼也逐渐增加了丰厚的年味。一年里开头的喜悦在人潮来往中互相传递。

      路过老电影院门口的时候,段恩赐探着头望了许久,院子不大,中间是一颗柏树一棵桐树纠缠绵延,一条水泥路直通马路,门口两只敦厚的石狮子,两排银杏列在路旁,在过年时,段恩赐父亲到县城买东西时常带他来,段恩赐骑在石狮子上,父亲给他拍过不少照片,这些照片也随着时间,散落在找不到的角落里

      初二

      段恩赐回月河的时候去了他八妈家拜访,小的时候父母忙,就把他放在八妈家,十二岁前的小部分时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

      开门见到段恩赐的时候八妈愣了一下。

      :“真是稀客,恩赐你咋来了呀!”

      段恩赐当然喜悦,好久不见,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嗯,我哥呢?”

      :“上桐柏了,和你大洋哥一起,你瘦了”

      八妈招呼他去院子里坐,一切还是老样子,花没到开的季节,骨朵也不见长,地里绿油油的不知道是什么菜,推开门一眼就能见到山,雾蓝色,迷蒙又清晰。

      下午来了不少电话,段恩赐一直在接,在回消息,八妈就闭着眼睛晒着太阳,他想:这样真好,时间过得真慢。八妈头发上白丝丝也被阳光照成灿黄灿黄的。八妈让段恩赐睡一晚再走,他开始嗯了一声。

      段恩赐回月河的时候是妹妹妹夫和弟弟一起来的,妹夫开着车,下午妹夫要回开封,吃过午饭就来拜访大姨,段恩赐想着来都来了,顺便看看八妈,下午的阳光真好,还有些刺眼,趁着大家闲聊,他眯着眼不说一句话骑着大姨的三轮跑掉了。

      随后段恩赐表妹喊他回去,他说:我坐公交。

      他弟又打来,让他回去,他告诉弟弟妹妹你们先走,我坐公交就好。

      八妈望着他说:是瘦了。

      段恩赐本来就是顺便拜访,也没拿什么东西,想起来包里有盒点心,有块拼图,他一股脑的塞给八妈,段恩赐真想留在这吃顿晚饭,八妈做饭他最喜欢吃了。

      弟弟妹妹等他回去一起走,他应好,出门的时候八妈说别那么急,睡一晚再走也行,段恩赐不怕打扰她,他更怕没招呼好弟弟妹妹。

      段恩赐说

      “我和他们说好了,这就走了,我去找他俩。”

      八妈说行,一起往外走,他俩说着话,她抬头望着段恩赐,笑笑,八妈她一笑眼睛都眯没有了

      “你长高了呀,现在八妈还得抬头看住你。”

      段恩赐不知道怎么了,鼻头一酸,压了下情绪。

      “哎呀,一直都很高的奥”

      随后也笑了笑,不知道当时想哭的他笑的难看不难看。

      出了大门,八妈看着他,她一笑皱纹就堆满了眼角边边

      “你瘦了呀,现在你越长越高,八妈越长越缩水了”

      段恩赐看着八妈,没说话了,一转头,眼泪就出来了。

      “没”

      他骑着车挥了挥手,看也没多看一眼,他怕让八妈看到他哭。他怕常人不解他的难过,他爱哭,一向如此,伤春悲秋,他爱哭,但他始终不再是那个哭起来就有人哄的孩子了。

      春天很好,夏天也很好,秋天很好,冬天也很好,只是年岁更迭中,爱人纠缠里,我们早已经不是孩子了,只有春天里的某几天,在大人们的怀抱里,沉浸在当小孩的喜悦里,当我们从喜悦里醒来,他们就老了。

      今天风挺暖和,看日记的时候段恩赐睡了一觉,梦里回到了16年,某天看到一束光,追逐着这束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