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无

      一切都如平常一样。只是晏飞回来的时候,发现桌上多了几张画稿。

      “爹爹你看,这是我画的。你看好不好看?”

      晏诗将画稿递到晏飞手里。眼睛看着他,一眨不眨。

      晏飞一张张看过,忽然顿住了。指着其中一张道,“嗯,不错。这张很有神韵。”

      晏诗顺着晏飞的手指望去,心中一沉。

      正是回身凝望的男子画像。

      晏诗盯着晏飞的神情,只见他又继续翻开其他画稿。

      “嗯,都不错。那张相当逼真。”晏飞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一如往常。

      晏诗却没想往常那样躲开,目光定在他脸上,生怕漏掉一丝可疑的神色。

      “你,认识他吗?”

      晏诗终于问出了这句话。

      “认识谁?噢,你说你画的这个?”晏飞低头凑近了烛光。

      晏诗看着晏飞皱成川字的额头,耳边响起了剧烈的心跳。

      “不认识。”晏飞摇了摇头,将画像递还给她。“怎么?是诗儿认识的人吗?”

      “他欺负你?”

      随着问话晏飞的气势为之一变,让晏诗想起刚开刃的刀锋。

      晏飞想拿过画稿再看看,却不料被晏诗一把拿开,晏诗展颜笑道,“没有,街上看到的,就随便问问。”

      “别聊了,吃饭啦。”姚珂朗声招呼着二人。

      晏诗顺势将画稿塞进灶台,端起了盘子。她的最后一点担忧,也随着画稿,被红红的炉火烧得一点不剩。

      “爹,吃肉。”晏诗含着歉意,把晏飞的碗堆成了食物小山。在姚珂的打趣声中,不好意思的把头埋进了碗里。

      饭后,晏诗帮姚珂收拾碗筷,冷不丁问了句,“爹,给你平安经的人,是谁?”

      如果她没看错,晏飞缝补渔网的手有几不可察的停顿。“怎么突然想要问这个?”

      晏诗在水池里放下碗筷,擦了擦手,坐到晏飞旁边,神秘兮兮道,“你认识他,对吧?”

      晏飞沉默了半晌,“平安经,不好么?”

      “不是不好,而是大大的有害。”

      “不可能!”

      “是真的!”

      “一听我就难受。”

      “你说什么?”晏飞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

      “诗儿,确实有些不对劲。”姚珂也停了手插话。

      晏飞突然抓起晏诗的手腕。

      “爹你干什……”

      “默念平安经的字句!”

      晏诗刚想说,“我怎么会记得”,脑海中却像按下了播放键,那些令她头疼脑热的字句行云流水般滑过心田。

      更令她惊讶的是,一股柔柔的力量因为字句的默念而逐渐升起,在四肢百骸流转不停。

      晏诗大骇,开口想问这是怎么回事。抬头却见晏飞双眸精光大亮,死死的盯着她,面容像是大惊,又像是大喜,竟变得有些狰狞。

      “阿飞,你怎么了?”姚珂过来揽住晏诗的肩膀。

      晏飞像是突然反应过来,急忙放开晏诗的手,“没事没事!我这是太高兴了,太高兴了!”他双拳紧握,在原地来回的转着圈。

      晏飞忽然握住晏诗的肩膀,蹲下视线与她平齐,极为郑重说道:“诗儿,想不想学武功?”

      “???”

      “这平安经其实是一部武学功法,原想着先念给你听,等你大些再教你。没想到,没想到……”

      晏诗只觉得被雷劈了一道。

      难怪每次运行无名功法时出现了冲突,如果这是一部功法,而且真气走向与无名功法有所不同,自然两相对抗。若不是平安经听得少,无名功法已成气候,两者相差悬殊,这一经碰撞之下,她就有爆体而亡的危险。

      天,她此时才知道,自己原来的行为是何等惊险。

      晏诗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现实。

      这特么为什么不早说!晏诗惊讶之后转而来的是浓浓的愤怒与憋屈。差点没把自己害死。

      “不学!”

      “听说真的很厉害的。”

      “不!”晏诗不知道则罢了,如今知道了,还明显与无名功法相冲突,这是万万不可玩笑的。

      “可是……”

      “阿飞,别太心急了。过阵子再说吧。”

      “可……好吧。已经很好,很好了。”晏飞又是激动的握了握拳,重新捡起了织网的梭。

      晏诗却有些不是滋味,闷闷道,“跟谁学啊?”

      晏飞的目光陡然灿若寒芒,“跟我。”

      晏诗诧异的看着他,此时她才注意到,晏飞憨厚的脸上,居然有一双刀锋般的眉毛。细望之下,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合着此时眼中的精芒,晏诗一时间竟有些怔忡。

      “阿飞,”姚珂忽然叫了一声。

      晏诗蓦的回过神来,面前老爹憨厚的笑容等待着她。定是昨晚没睡好,竟然生出了幻觉,晏诗甩了甩头。

      “爹你会功夫?我是说,那种……嗯就是那种能飞檐走壁的!”晏诗半信半疑。

      晏飞拍了拍胸脯,“当然了!”

      “真的?”晏诗反而因此生出疑惑,平时怎么没看出来。“那你露两手。”

      “那个……”晏飞犹豫起来,“好吧,我就学会了一点点。”

      眼看晏诗表情越来越垮,晏飞急忙解释,“但是那个高人讲解的我全记下来了,诗儿天资聪颖,肯定能学会的。毕竟人心险恶,万一我们不在……总之,技多不压身嘛。怎么样?”

      “试试?”晏诗后悔一时心软,寻思着怎样让老爹输得不太难看才好。

      “小心了。”话音未落,晏飞抽出一根筷子就朝晏诗肩头点去。

      一根筷子在晏飞手上平平无奇的挪来,慢得晏诗能清楚看到它的轨迹。

      可偏偏,没有躲开,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么一下。

      “怎么样?神奇吧?”

      晏诗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凝了凝神,“再来。”

      同样的姿势同样的动作同样的,结局。

      晏诗保证自己用遍了所有躲避的方式,都没能躲开这小小的筷子。

      “这是什么招式?”晏诗惊奇的叫道。

      “想学吧,”晏飞忍不住得意,宛如街边骗人上当的奸商。

      有意思。晏诗浑身的战意沸腾了起来,“那高人还教了你什么?”

      “没了。”

      “没了?”

      “嗯,”

      “就这个?”

      “看样子,已经够了。怎么样,要不要学?”

      晏诗咬了咬牙,“好!”

      于是又一筷子点在了晏诗的额头,留下一个可爱的红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